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6章再收一个小老婆
    叶天再次感到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刚才本想调戏颜如雪,没想到却被颜如雪将了一军,一个颜如雪让自己招架不住了,现在又加一个千面,叶天哭丧着脸,满面悲戚的哀声道:”两个女王,你们杀了我吧。“

    千面双手插在腰间,笑嘻嘻的站在叶天面前,“切,杀你?这世谁人能杀得了你?能杀你的人,还没出生呢?“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叶天无奈的摸着鼻子,苦笑道,“你们把我活活气死算了,免得活着受你们的压榨。”

    千面翕动着挺直玲珑的瑶鼻,鄙夷的哼了一声,撒娇道:”凭什么大凶姐能去,我不能去?我还是你的大老婆呢,大凶姐在我面前,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撬墙角的小三……”

    一看颜如雪满脸笼罩着冰霜,叶天知道颜如雪再次被千面这话给激怒了,脑海灵光一闪,双手抱头,做出投降状,赶紧说道:“我在外面等着你们,两位美女慢慢吵。“

    叶天脚底抹油,一溜烟离开了颜如雪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的走道时,果然不出叶天所料,清水出芙蓉般的江秋月还依旧在外面等着自己,面露焦急的神色。

    一看到叶天,江秋月赶紧走了过来,柔声道:“谢谢你,叶天。”

    叶天摸着鼻子,莞尔一笑,“谢我*干嘛,要谢的话,以身相许,再多收你这样一个小老婆,我还是能吃得消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江秋月早领教过叶天无耻下*流的作风,口无遮拦的调戏美女,更是叶天最擅长的事,但此时江秋月绝美的俏*脸还是很不自然地闪过一丝红晕,羞答答的低着头,手指揪着衣角,像个害羞得小女孩般,声若蚊蚋的小声道:“不论如何,我都要感谢你,要不是因为有你的说情,颜总裁肯定不会留下我。”

    看着羞涩难当的江秋月,叶天哈哈笑道:“别谢我,你这样说,我会很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江秋月揪着衣角的手指,愈发的用力,面红耳赤,连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,支支吾吾了老半天,却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叶天轻拍一下江秋月的手背,温声细语的安慰道:“秋月美人,别紧张啊,我在你这样的大美人面前都不紧张,你干嘛要紧张。

    有什么话说吧,你当我不存在,或者把我当成空气,你想说什么, 直接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……请你……吃饭……”江秋月深吸一口气,终于鼓足了勇气,扬起一张满是绯红色的俏*脸,嗫嚅着道。

    叶天一拍脑袋,恍然大悟,蹙着眉,笑道: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有时间?”江秋月的紧张感,直到这时才稍微减缓一些,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晚没有。”

    孙科远远情艘学接阳毫克术

    江秋月略显遗憾的“哦”了一声,“明天行吗?”

    “明天下午吧。”叶天点头道。

    从之前的几次接触,叶天看得出来江秋月是个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人,要是自己拒绝了她的要求,她会一直纠缠下去……

    两人又谈了一些琐碎小事之后,叶天突然想起江秋月父亲的病情,于是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后仇远不情艘术所闹不帆太

    后仇远不情艘术所闹不帆太  叶天严肃认真眼神,盯着千面,沉声道:“这个要求,你要是不答应,我不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天的问话,江秋月美丽的脸盘浮现出一抹由衷的谢意,“他的病情已经控制住了,要是没有你给我的那笔钱,我父亲肯定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好,这好。”叶天感慨道。

    把江秋月送走之后,叶天先是接到林振武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林振武在电话里,把一个小时前林帅复活,重返林家抢走龙象玉佩的事,巨细无遗的跟叶天汇报了一遍。

    海九回报的内容,也跟林振武说的,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对于林帅重复林家的事,叶天早有预料,只是他没想到林帅竟然能够打伤林振武。

    要知道,林振武那可是钻石级境界的武者,虽然只是初阶,但也足以秒杀世间的很多武道高手了。

    后科不仇鬼孙察战冷主情孙

    敌远远科酷孙恨由月仇术远

    与海九结束通话之后,叶天长长呼出一口浊气,大大的伸了懒腰,不料手掌却触碰到一团柔软如棉的东西。

    叶天一愣神,五指下意识的抓*捏了一下,触感极佳,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,但还是能让人感觉到一团东西,宛若温香*软玉般美妙。

    “千面宝宝,你这是故意引*诱我犯罪啊?”

    叶天停顿在身后千面胸前的手指,微微用力,再次捏了一下,有气无力的叹息道。

    敌不不仇独结察所闹孤地帆

    “切,什么叫我诱*惑你犯罪?明明是你的手很流氓哦!”

    千面身形一转,摆脱叶天手指对她胸前一座云峦的掌控,移形换位,快步来到叶天面前,黛眉倒竖,撅着红艳艳的嘴唇,翻了个白眼,很不高兴的反驳着。

    敌远远地酷敌恨由月科岗远

    叶天把抓*捏过千面兔兔的手指,放在鼻端前,故作夸张的深吸了一口气,很是无语的道:“你跟颜女神吵完了?”

    “吵什么?”千面娇小玲珑的身躯,带着千丝万缕般的香气,向着叶天靠近几步,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叶天知道千面故意装傻,也懒得说破,开口道:“今晚你要跟我去参加饭局,也不是不可以,但我只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你不许乱说话。”叶天一本正经的道,“那种场合,你要是说错话,会惹来大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千面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,嗤嗤笑道:“你少吓唬我,这世能让我感到束手无策人,还没出生,能让我感到束手无策的事,还没出现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。”叶天正色道。

    叶天严肃认真眼神,盯着千面,沉声道:“这个要求,你要是不答应,我不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千面水灵灵的眼睛叽里咕噜的转动着,她当然看得出来,叶天并没有开玩笑,不由得心神一凛,无奈的叹息了一声,有气无力的道:“行吧,我答应你。

    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资格跟我提条件!”叶天果断拒绝听到千面的条件。

    千面怯懦的扫了一眼叶天,然后又小声的问,“今晚的饭局,是谁做东?”

    叶天拗不过千面,只好把赵飞扬打电话给自己说的那番话,简略的跟千面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表面只是吃饭喝酒,实则恐怕还另有隐情呢……”千面秋水般盈盈闪烁的眼眸,掠过一丝深沉睿智的光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