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3章女神娇羞,玉面绯红
    正为妥善解决了今晚赵家设宴真正目的,而暗暗长出一口气的叶天,突然在这时,额头的“主”字灵纹,像波浪般流动起来,一闪而逝。!

    由于速度太快,现场三十多双眼睛,也只有距离最近的的赵铁铮,捕捉到一幕,心更是大惊。

    即便久经沙场,见多识广的他,此刻也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后不地远独后球接冷后最方

    而叶天却是心底一沉,一丝不详的预感涌心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,又一个灵奴,在这世陨落了,而且还是死于非命,挫骨扬灰!

    叶天作为灵主,与座下的十大灵王,一百零八灵奴,自从举行认主仪式那天起,他能感应到对方的生死存活。

    一场诸神之战,幽灵岛受到重大损失,元气大伤,在战后的几年之内,几乎每年叶天都能感应到灵奴消失在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距离一次的灵奴死亡,已经过去整整九个月。

    每一次都让叶天心神黯然,为当年贸然参与诸神之战,感到悔恨……

    坐在叶天另一边的张丽丽,心惊胆战的在叶天耳边,小声低唤着。

    叶天心神一凛,机灵灵打了个寒颤,回过神来,长出一口气,递给张丽丽一个宽慰的眼神,漫不经心的轻声道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看着叶天非常苍白的脸孔,张丽丽知道叶天肯定有事,只是不希望自己为他担心,才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张丽丽暗暗埋怨自己无能,不能为叶天排忧解难。

    这时,身穿一袭金色长裙的赵蓓,莲步轻移,娉婷袅娜的走入玉皇殿。

    高贵典雅,仪态大方的气质,从她身像流水般静静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像是九天仙女下凡,令人只能仰视。

    整个玉皇殿内的众人,屏气凝神,鸦雀无声的关注着赵蓓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叶天次见到赵蓓,是在巴黎餐厅,那时的赵蓓清纯素雅,活力四射,与此时的高贵优雅,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
    这一刻,连阅女无数的叶天也不由得感到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眼前盈盈走来的赵蓓太迷人了。

    举手投足间,无声的散发出天之骄女般的冷艳清绝,宛若从世纪古典画走出来的公主,泰然自若的接受着众人的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即便是身边的张丽丽,站在赵蓓面前,也是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在赵蓓出现的刹那间,玉皇殿内所有女人的魅力,全都被赵蓓的光芒掩盖住。

    叶天深吸一口气,现在的赵蓓才有十**岁的年纪,身材例还没有完全长开,要是再过两年,身体长开,以她不俗的容貌和冷艳的气质,绝对能秒杀无数活跃在银屏的众多小花女星。

    敌地地地独孙察战孤地秘科

    敌地地地独孙察战孤地秘科  叶天沉默着,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赵蓓。

    来到近前的赵蓓,跟赵铁铮和赵飞扬两人打了个招呼后,含羞带怯的目光,望了一眼叶天,柔声道:“叶先生,你刚才说的话,我都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赵铁铮不免老脸一红,他还以为这个宝贝孙女到来之后,会主动跟叶天套近乎,像玉皇殿的其她名媛那样,为了跟叶天拉近关系,不惜主动投怀送抱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若是赵蓓真的做出这种下贱的行为,那自己这张老脸还往哪儿放?

    堂堂京城赵家的尊严,也会因此而遭到践踏。

    丢不起那个人!

    叶天沉默着,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赵蓓。

    次在巴黎餐厅时,赵蓓给叶天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当赵铁铮说要把赵蓓许配给叶天时,赵蓓当即做出反对的回应。

    孙远地地酷敌术所孤艘独闹

    “这个女孩很有主见,与韩菲的软弱温柔性子,截然相反……”叶天心念电转,暗暗思忖着,又想起为振兴家族,不惜女扮男装的邢雨嘉,“我的未婚妻也是个独立自主的女孩,但是,与赵蓓一,还是略输一筹。”

    这时,赵蓓轻启朱唇,再次开口道:“叶先生之前的那番话,实在是深得我心。我也是这样认为的。”

    赵铁铮眼满是苦涩,无奈的轻声叹息着,他不得不承认,属于自己的时代早已过去,这是年轻人的时代!

    “赵小姐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孙科地远情孙学陌冷太吉远

    叶天很谦虚地回应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赵蓓给他的感觉,很舒服,丝毫没有半点天之骄女的骄纵跋扈。

    孙远远地酷艘察陌孤独星毫

    至于在其他人面前,是不是这样?

    叶天不得而知了!

    后不不远独后球所闹术术球

    江城境内各大家族的名媛公子,在见到赵蓓的真面目后,愈发感到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都意识到自己今夜应邀赴宴,已经达成了赵家的目的,再留下去,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,纷纷离座而起,心不在焉的跟赵铁铮打了个咋呼后,灰溜溜的离开了让他们五味杂陈,这辈子都再也不会忘记的大明宫词。

    顷刻间,三十多个名媛公子走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只剩下赵家祖孙三人,以及叶天和张丽丽,寥寥数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地远不方结球陌月闹通学

    因为看不惯玉皇殿内阿谀奉承的恶心现场,颜如雪阴沉着脸,拉扯着千年,匆匆离开了大明宫词,直奔车库而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坐在千面的法拉利跑车内。

    颜如雪红唇扬,黛眉倒竖,双手捂着小腹,眼流动着一抹郁闷无助的光芒。

    坐在驾驶位的千面,刚要启动车子,出于本能,扫了一眼身边颜如雪胸前那高耸挺拔,蔚为壮观的一对大白兔。

    这次她不仅看到颜如雪一双白兔露出的雪腻白皙风光。

    还有胸口位置,大片大片的肌肤全都映入她的眼帘。

    正当千面忍不住要欢呼出声时,她看到了颜如雪双手捂小腹的举动,不由得赶紧失声问道:“大凶姐,你……你怎么了?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古灵精怪的千面,转念一想,顿时醒悟过来,一手握着方向盘,一手搂着颜如雪的肩膀,手掌五指在颜如雪圆润香滑的肩头,或轻或重的揉*捏摩挲着,显得非常的流氓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第一次面对千面肢体的调戏,但这一次还是令她玉面绯红,感到非常的难为情,樱唇微张,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臭骂千面不要脸。

    娇躯轻轻一颤,稍作反抗后,不再挣扎。

    “大凶姐啊,干嘛呀,咱们都是女人,在我面前,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?

    不是因为亲戚光临嘛,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?”

    千面没心没肺笑嘻嘻的说道。“你是不是很疼呀?没关系的,我从叶天哥哥那里学习到一门独特的按摩手法。

    只要你让我给你按摩,保证能让你消灾止痛,心旷神怡。”

    口说着话,千面的一只咸猪手,已经从颜如雪的肩头,滑落到了颜如雪的胸前,修长的手指,白嫩的指尖,在一片凝脂般的肌肤萦绕摩挲起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