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0章你敢惹我,我必灭你(4000字大章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从孙昌硕的这番话中,叶天几乎完全可以确定。

    当初不可一世的颜华生,就是孙昌硕制造出来的产物。

    还有如今有死而复生的卖鱼强和林帅两人,也同样是出自孙昌硕之手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颜华生也是这么说的。“叶天平静如水的眼神,望着孙昌硕,轻声开口回应道,”事实证明,坚不可摧的颜华生,最终还是死在我的手上。

    而你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你三番五次想要置我于死地。

    我若是还能留你在这世上,老天都会惩罚我。

    我不去找你,而你却主动现身,今夜,你,必死!“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说完时,叶天的身形,已然化作一道流星闪电,无数道利刃在空气中闪烁,与叶天的身体迅速摩擦,爆发出绵密如水的霹雳。

    孙昌硕对玉皇殿内气机的压制,并没有对叶天的身体造成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下一秒,叶天骤然出现在孙昌硕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敢惹我,我必灭你!”

    叶天的声音,阴沉得像化不开的夜色,眼中暴起层层叠叠的汹涌杀气。

    孙昌硕却依旧渊渟岳峙般,站在原地,修长白~嫩的手指,依旧好整以暇的把~玩着高脚杯,轻晃着杯中的红酒,显得很有耐心,”狗一,你现在跪地磕头认错,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本尊对你青睐有加,已是格外开恩了,你别不识好歹。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本尊的手段,那你就应该有自知之明,以你的实力,根本不可能是本尊的对手。

    本尊只要一巴掌,就能拍死你。“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!”叶天眼中的杀气,在这一刻,又突然消失不见,眼神平静淡然。

    孙昌硕薄薄的嘴角,向上扬起,嗤笑道:“狗一,就连颜华生那样的废物,都差点逼得你拔~出识海内的封印功力的青铜钉,与本尊动手,你能够有多少胜算?

    想必你也收到消息了,本尊新收的狗三林帅,单枪匹马闯入林家地界,以一人之力打残钻石级境界的林振武。

    而你当初与林振武交手时,你又用了多少招。

    如果本尊没猜错的话,在不解除封印的情况下,你的实力,最多能跟狗二和狗三两人,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跟本尊动手,你还不够资格。

    臣服吧。“

    孙昌硕不遗余力的想要说服叶天。

    叶天静如止水的道:“绝不可能!我究竟还有多少底牌,连我自己都不清楚,而你作为局外人,就不可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我只能告诉你,今夜……

    你必死!“

    “遗憾啊,真是遗憾啊,毁掉你这样的绝顶高手,本尊还真是心疼呀。”孙昌硕目光一凝,手中停止摇晃酒杯的动作,面露慈悲之色,舌尖轻~舔~着嘴唇,发出女人般温柔深情的声音,“本尊这辈子要定你了,即便你死了,本尊也会用另一种方式,让你重生。

    只是那时候,你将不再是你,你会是一条彻彻底底臣服在本尊脚下的狗。

    狗一的称号,非你莫属。”

    叶天的眼眸再次睁开,精光爆~射,身形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“咣咣咣……”道道震耳欲聋的爆响声,像金铁猛烈撞击敲打在一起时发出的。

    叶天的一双拳头,左右开弓,连珠炮般迅疾狂暴的轰击在孙昌硕身上。

    而孙昌硕看似孱弱不堪,一阵风就能吹倒的身体,在叶天的狂轰猛锤下,却稳如泰山般,站在原地,竟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”咻!“

    叶天向后倒飞出七八米远,轻如树叶般飘落在地,神色愈发的淡定平静,从容不迫,温润如水的目光,平视着远处的孙昌硕,“金刚不坏之身!哼哼,也不过如此嘛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的赵铁铮,亲眼目睹了叶天出手狂轰孙昌硕的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虽然时间持续的并不长,赵铁铮也没有完全捕捉到叶天出拳的轨迹,但赵铁铮还是觉得叶天这话,未免太托大了。

    武道境界修炼到白银级,虽然也能达到金刚不坏之身的层次,但与真正凝练出金刚不坏之身的修为,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能够练出金刚不坏之身的武者,单是纯肉~身的躯体,就因为经过千锤百炼的打磨,已经达到坚逾金钢,牢不可摧的地步,更何况还有刚猛无敌的护体功力。

    不论是防御,还是进攻,都达到了武学的完美境界。

    近千年时间以来,其数量也没超过两位数,绝大多数都是白银级境界的金刚不坏之身。

    这样的修为,即便是至尊级的强者,也未必能有一战之力,战斗力直逼星空强者,已是举世无敌的超级存在。

    更何况,赵铁铮还看得出来,孙昌硕的手段,绝不仅仅只有金刚不坏之身这一项底牌……

    “但愿吉人天相,叶天小友能逃过今夜这一劫,今夜他若是不敌孙昌硕,连我,以及飞扬,也必然跟着遭殃……“赵铁铮心念电转,此时的他,真有种束手无策的无奈感。

    他从想过,有朝一日,自己竟会落得要考别人保护才能存活下来的悲惨地步。

    赵铁铮的这个想法,刚一出现,“哧……”一道轻响声,霎时传入他的耳中,不由得再次一惊,疑惑的目光循声望去……

    他赫然看到,孙昌硕的长袍,胸前的衣襟,在不绝于耳的道道轻响声中,裂成碎片,像灰蝴蝶般飘落在地。

    赵铁铮忍不住,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叶天刚才的拳力,竟然穿透了孙昌硕金刚不坏之身的防御功力。

    赵铁铮不断的让自己冷静下来,叶天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底牌?

    此时,赵铁铮突然觉得,或许叶天真有与孙昌硕一战的资本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而已。”孙昌硕端着红酒,眸光低垂,扫了一眼胸前,此时已经完全破碎的衣襟,毫不在意的作出评价,“能穿透本尊的防御之力,并不代表能打碎本尊的躯体。

    本尊得到了老祖宗超过两百年的传承,不仅是功力,还有各种阅历和经验,都远远超出了这个时代的最强者。

    而你虽然也很强大,但在本尊面前,真的太弱小了。

    大象要踩死一只蝼蚁,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,可怜的你,只是一直蚂蚁啊。“

    孙昌硕还是没有把叶天放在眼中,森寒的眼神,瞥了一眼叶天,“本尊爱惜你的智谋和修为,愿意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叶天抬手,打断孙昌硕的话头。

    而孙昌硕却继续开口补充道:“本尊给你一杯酒的时间来考虑,现在回头,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当本尊把杯中酒,用正常的速度喝完之时,就是你命丧黄泉之际。“

    叶天无所谓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,老东西,狗一成了本尊的狗后,你和你的孙子孙女,都将成为本尊庆功宴上的美食。

    本尊要一口一口的把你们三人吃掉。

    虽然你和你的废物孙子,肉质糟糕透顶,但介于你们赵家,当初对本尊的不敬行为,再难吃,本尊也要吃掉你们。

    至于赵蓓那样的天之骄女,味道一定非常好,现在想想,就让本尊忍不住食指大动,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,嘶嘶……“

    口中说着话,孙昌硕阴森的目光,望向赵铁铮,说到最后一句话时,他的嘴角,真的有晶莹剔透的口水,从嘴巴里滑落出来。

    赵铁铮强压住心头的震惊,满脸茫然,疑惑的问道:“我们赵家,与阁下往日无仇近日无冤,你干嘛非得要置老夫于死地不可?”

    “无冤无仇?”孙昌硕身形一颤,脸上泛起疯狂的笑容,“你敢说无冤无仇?老东西,反正明年的今夜就是你的忌日,本尊索性让你做个明白鬼,下辈子投胎为人时,也能记住你的仇人就是本尊……“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暗中。

    脚步声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最终,停顿在赵蓓的身边。

    惊骇欲绝的她,能真切清晰的听到对方嘭嘭巨跳的心跳声,还有无法掩饰的急促呼吸。

    赵蓓的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,但她也觉得很奇怪,明明自己才是毫无反抗之力的弱智,对方干嘛要紧张啊?

    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不祥的预感,本能的浮现在赵蓓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今晚的事,在她十八年的成长岁月中,还是第一次出现。

    但有些很羞人的事,身处二十一世纪的她,还是略知一二,尽管没有具体的实践经验,但足以让她此时的恐惧感,呈几何倍数的蹭蹭飙升。

    她预想到,对方不受控制的心跳和呼吸,是因为即将发生那种羞人的事,才发出的。

    曾经有个闺蜜,跟她说过,男人在即将把女人压倒在身下时,都会心跳加速,呼吸急促,肾上腺激素疯狂分泌……

    身为京城天字号家族赵家的天之骄女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赵蓓,贝齿艰难的张开,咬住舌头,只要对方敢侵犯自己,自己一定咬舌自尽,以死明志,哪怕是死,也绝不愿受到男人的侮辱。

    两行清泪,不由自主的沿着赵蓓的眼角滑落,她的心中满是悲痛和对这个世界的留恋,暗暗想到,“爷爷、爸爸、妈妈、哥哥、还有所有爱我的人,我死了,你们不要想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赵蓓甚至听到对方弯下~身子,膝盖弯曲,蹲在地上时,身上的关节处传出的清脆响声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死嘛,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”赵蓓绝望无助的暗忖着,上下两排贝齿猛地一用力,要向舌头,就在这时,“嘶”一声轻响,封在赵蓓嘴巴上的胶带,被人撕开。

    从嘴唇上传来的轻微疼痛,令得赵蓓贝齿一松,舌头下意识的向后缩去,万分惊讶的开口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字出口,其余的话还没说出,她又发现自己的嘴巴,被人捂住。

    惊慌失措的赵蓓一张嘴,一口要在对方的手指上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一声轻呼响起,紧接着一个同样也是惶恐不安的男声传入赵蓓的耳中,“你干嘛咬俺?俺是好人,大大的好人。”

    随着男声响起的瞬间,赵蓓的瑶鼻,还闻到了千丝万缕般的烤羊肉串的气味,尽管她一向对这种食物,很不感兴趣,但对于整整一个下午,滴水未进的她来说,一下子就勾起了她的食欲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如果是坏人的话,在面对着自己这种美女,肯定会一上来就对自己动手动脚,或者是言语上的调戏,然后在一步步侵犯自己,完全没有必要撕开自己嘴上的胶带。

    赵蓓单纯的觉得,与自己近在咫尺的这人,不是坏人。

    这话问出口后,赵蓓又小声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俺……俺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……”对方支支吾吾着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,沉默几秒钟后,压低声音,很固执的道,”你肯俺走就是了,俺是来救你的。“

    赵蓓定了定神,目光一转,多留了一个心眼儿,警觉的道:“我爷爷发现我失踪后,他一定会派护卫来救我的,我不能把性命交给一个自己完全不知道底细的人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喂,俺的姑奶奶哟,你要俺咋解释,你才能相信俺呢?按实话告诉你吧,你们家的护卫全都死了,爆体而死,十个死在仓库外的半空中,还有一个姓高的,死在不远处,路边的车子里。”男声的语气中浮现出掩饰不住的恐惧感,连声音都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赵蓓还是不能确定身边这人的来历,捂着嘴巴,睫毛轻~颤,脑海中思绪起伏,对方说的“姓高的”,她却知道应该是指护卫队长高平……

    ”啪“

    黑暗中的那人,一拍大~腿,沉声道:“妈了个个巴子的,俺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长出一口气后,像是下定了重大决心似的,一字一顿的道:“是叶天大人,命令我来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叶天?”赵蓓蹙着黛眉,疑惑的沉吟道。

    ”俺的姑奶奶哟,你赶紧跟俺走吧,俺真是来救你的。求你别捂着嘴了,赶紧走吧。“对方的语气中,带着哀求之意。

    赵蓓惊异不定的回应道:“你能看得见我?”

    因为现在的赵蓓,依旧是素手捂嘴,眼睛叽里咕噜的转动着。

    “是啊,俺天生夜眼,再不走的话,就真的来不及了,外面的人,实力太牛逼了,俺打不过他。”话音一落,赵蓓的嘴巴又被胶带封住,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她又觉得一双冰冷的手掌,一手环抱着自己的腰~肢,另一手则抱着自己双~腿,然后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