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3章娇躯一颤,似有所悟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大明宫词。

    玉皇殿内。

    赵铁铮用非常简短的方式,把自己的决策,告诉给卓东来。

    卓东来听完后,连连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事实上,赵铁铮要隐瞒今晚发生在玉皇殿内的事,也完全在卓东来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卓东来也巴不得赵铁铮,把这件事完全封锁,而自己也能轻松一些,有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    即便赵铁铮没有说明原因,但卓东来也能完全领悟得到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吧,小卓。”赵铁铮端起茶杯,轻抿一口,意味深长的做出逐客令。

    卓东来跟赵铁铮打了个招呼后,退出玉皇殿。

    来到大明宫词外时,王渊率领的小队,还等候在一旁。

    一见到卓东来,王渊就立刻迎了上来,擦擦冷汗,还没开口,卓东来就率先出声,“老王,这件事到此为止,谁也不许追究,更不许暗中调查,就当今晚什么事,也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卓东来犀利锋锐的眼神,从王渊身后的八个警员脸上,一扫而过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王渊等人齐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卓东来满意的点点头,“收队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渊等人应了一声,立刻启动警车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大明宫词这一带,之前被封锁的交通,也恢复通畅。

    只有满地的废墟和坑洞,触目惊心的表明,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恶战。

    卓东来刚要上车,韩修德神色复杂的从一侧的行道树后面,迎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韩,你还没走?”

    虽然韩修德的职务,比卓东来略高,但以卓东来的性子,他根本就没把韩修德这种人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所以言辞之间,对韩修德的称谓,也是平级论交。

    满心惶恐不安的韩修德,此时也顾不得卓东来对自己的称谓,压低了自己的声音,跟卓东来套近乎,“卓兄弟,赵老爷子跟你说了啥?

    咱俩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,你能不能给我透漏一点?

    一点点就可以了。“

    “他什么都没说。”眯眼睥睨着低头哈腰的韩修德,卓东来心中暗笑,对韩修德愈发感到厌恶,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回应道,“我又不是老爷子身边的红人,他为什么要跟我说一些私~密的话?老韩,你太高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韩修德被卓东来一句话,呛得满脸通红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尴尬得要死,连连搓~着双手,嘴边带着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卓东来不再说话,钻进自己的车里,启动车子,离开了大明宫词。

    看着卓东来消失在自己视野中的韩修德,突然大张着嘴巴,双手猛拍着胸口,阵阵”呼呼呼……“宛若拉动破风箱的声音,从口中发出,脸上一片惨白,豆大的汗珠,像断线的珠子般,滴滴答答的地上坠落。

    满脸痛苦绝望的表情,手指颤抖着想要从口袋里,摸出速效救心丸,挣扎了半晌,好不容易摸出药瓶,打开一看,赫然发现,里面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韩修德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,他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脏快要从腔子里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也万万没想到,自己的心脏~病,竟然在这一刻发作。

    偏偏这个时候的大明宫词外,因为之前发生了惊天变故,一个行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韩修德眼前金星乱冒,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而后脑勺,却不偏不倚的砸落在地面的一块尖锐混凝土块上。

    连惨叫哀嚎声,都没有发出,顿时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皇殿内的赵铁铮、张朝华等人,当然不可能知道外面的事,更不可能知道韩修德已经死在人行道上的事。

    张朝华的脸色,显得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即便是面对着赵铁铮这种来自京城大家族的实权人物,他也没有半点惧色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赵铁铮设宴邀请江城各大家族名媛公子,才导致玉皇殿遭到毁灭。

    尽管后来,玉皇殿又自动恢复原状,但还是令得张朝华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重建后的玉皇殿,也跟之前一模一样,而张朝华心头却始终感到纠结。

    对于整个张家而言,玉皇殿就是张家所有人心中,最崇高的精神信仰。

    “赵老爷子,今晚的事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始终沉默着的嘴唇,直到这一刻,终于开口,打破了玉皇殿内的平静氛围。

    赵铁铮放下茶杯,炯炯有神的双眸,射向张朝华,冷声道:”你想怎么样?“

    “是啊,张先生,划出道儿来,赵家随时接招。”赵飞扬气势汹汹的往赵铁铮面前一站,沉声呵斥道,“放眼世界范围内,赵家还没有怕过任何一个家族。

    你们张家,在江城境内,或许很牛逼,但在赵家面前,不过是跳蚤而已,没有嚣张的资本。“

    张丽丽担心父亲跟赵家祖孙二人杠上,赶紧的轻轻扯了一下张朝华的衣角,示意张朝华注意分寸,别把赵家人彻底给得罪了。

    张朝华冲着女儿点了下头,平静温和的目光,望向赵家祖孙,轻声道:”赔偿。“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赵飞扬惊呼一声,然后哈哈大笑起来,捧着小腹,非常张狂的笑道:“张朝华,你胆子不小啊,敢叫赵家赔偿你的损失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在我的大明宫词内,举办晚宴,截止目前为止,十分之八*九的包房,全都化作了废墟。”张朝华灼灼闪烁的目光,凝望着赵铁铮,“这笔损失,只能由你们赵家来赔偿。”

    赵飞扬好不容易止住嘲讽的笑声,狡辩道:”张朝华,你哪只眼睛看见是我们赵家人,打坏你的大明宫词?有种的话,就去找孙昌硕要赔偿……“

    “住嘴!”赵飞扬的话,还没说完,就被一旁的赵铁铮直接喝止住,赵铁铮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,“张先生,老夫可以答应你的条件。

    大明宫词重建的所有费用,全都由赵家来支付。

    你觉得怎么样?“

    赵铁铮竟然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,赵飞扬和赵蓓兄妹俩,都是一脸惊骇莫名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兄妹俩的印象中,能让爷爷低头服软的人,还没出生呢。

    这一刻,即便是张朝华也感到不可思议,他没想到赵铁铮竟然这么通情达理?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张朝华点头道。

    赵铁铮愉快的笑道:”那就这样决定了。“

    赵飞扬很不甘心的再次开口道:“爷爷,这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被赵铁铮狠厉的眼神瞪了一眼,后面也的话,也不敢再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老夫还有个不情之请。”赵铁铮的神色,在这一刻,突然变得温和下来,慈祥的目光,望着张丽丽。

    张丽丽娇*躯一颤,似有所悟,却又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而赵蓓也隐约意识到,爷爷的真正用意,其实是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