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1章嘴上笑嘻嘻,心里妈卖批
    颜如雪阴沉着脸,却是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当叶天遭到荣竹曼娜质疑时,专项工作组成员中,黄百鸣立刻第一个跳出来,指责叶天……

    黄百鸣的行为,令得颜如雪感到十分不爽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叶天如此对待黄百鸣,颜如雪会选择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看到叶天暴打黄百鸣的举动,荣竹曼娜也是暗暗感到侥幸,这尼玛是个暴力分子啊,嘴上笑嘻嘻,心理妈卖批,一言不合就动手,连自己人都打,还真他妈六亲不认……

    在叶天身上,荣竹曼娜第一次真正体会到:

    只要实力够强,就能把一切规则踩在脚下!

    荣竹曼娜依旧保持着之前躬身前倾,做出“请”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也没想到,叶天会再次把战火烧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荣竹小姐,你说是不是啊?刚才你要是听信这老小子的谗言,一口认定我就是商业间谍,然后派出两个保镖,当场杀掉我,那我岂不是含冤而死啊?

    而你,也会受人数落,谁你善恶不分,是非混淆,没有一个大家族传人应有的主见,甚至会说你愧对家族的培养,不配当荣竹世家的子女。“

    叶天笑眯眯的说着这番话,但他的每一句话都暗里藏刀,为了挑起荣竹曼娜和黄百鸣的仇怨,试图让荣竹曼娜对黄百鸣下手。

    说着话,叶天玩世不恭的眼神,又落在了荣竹曼娜的脸上,颇为期待荣竹曼娜的反应,意味深长的逼*迫荣竹曼娜开口表态,“我说的对不对,你倒是说句话呀,别让我浪费了珍贵的口水啊。”

    荣竹曼娜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,差点被叶天刚才这话气得吐血:

    说什么自己派保镖杀他?

    自己的两个金牌保镖,在这奇葩极品的妖孽面前,就像小孩子似的,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打飞……

    以荣竹曼娜的脑子,当然知道叶天这番话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刚才发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尊敬的保镖先生,您跟那位老先生有什么恩怨吗?

    能不能私底下解决,现在咱们所处的环境并不安全,随时都会有打偏的炮弹,落到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要是被炮弹给炸成碎片,那就大大的不划算了。“

    荣竹曼娜一脸疑惑不解的模样,蹙着黛眉,故作关切的回应道,不动声色的把叶天扔给她的烫手山芋,再次扔回到叶天手上。

    叶天心中不由得微微一阵恼怒,这个小娘们儿还真是有演技有脑子,若是不知底细的人,一定会被她伪装出来的模样给蒙骗了。

    而荣竹曼娜则暗暗得意,不动声色的扬起眉头,嘴角处勾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在这一回合不见刀光血影的暗斗中,总算是扳回了一局。

    “既然荣竹小姐都不跟你这种人渣一般见识,我若是还揪着你不放,难免显得我气量狭小。”叶天邪魅的眼神,转到黄百鸣身上,声情并茂,宛若诗朗诵似的开口道:“我有个朋友,也跟你一样,有爱瞎逼*逼的毛病。

    他是去年死的。

    死的时候并不安生。

    尸体在太平间,抽*出了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活化时烧得滋滋响,嘴里还在嗷嗷叫。

    足足烧了一个星期才烧完。

    烧完以后,上了灵车。

    灵车一出门就翻了,骨灰洒了一地,还被风吹走一大半。

    刚要把剩下的骨灰扫起来时,迎面来了一辆洒水车。

    唉……可怜啊。

    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……“

    叶天话音一落,一抬手,又是啪的一巴掌,直接把黄百鸣的嘴巴打歪。

    众人再次被叶天邪恶的手段,震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对叶天有一定了解的颜如雪和苏心怡,此时也是一阵无语:

    叶天竟然如此的得势不饶人,显然是铁了心要把黄百鸣往死里整……

    “如雪,不会出人命吧?”苏心怡在颜如雪耳边,小声的问。

    颜如雪黛眉紧蹙,俏*脸阴沉,宛若罩着一层寒霜,缓缓摇头,“不会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直觉!”

    苏心怡愈发感到无语。

    “这样子,就挺好的,你他妈连动嘴吃饭都费劲,就更别提开口说话了。”叶天一脸慈悲的望着黄百鸣,轻声细语的道,“你不要对我心存记恨,也不要诅咒我,更不要试图报复我,我只是为了避免你再次犯错误,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我有我的苦衷和难处,其实我也挺自责的哈。“

    众人无一不是翻着白眼,从叶天这话中,她们都知道,叶天这家话又在装逼作势了……

    黄百鸣也是因为有敬玉红搀扶着,才没有扑倒在地,但他此刻对叶天的仇恨,更是酝酿到无以复加的地步,心中狠狠的咒骂着叶天的祖宗十八代,神色间却遮掩得很到位,令人无法感受得到,他对叶天的恨意。

    叶天则混若无事的拍了拍手,有些不高兴的道:“各位美女,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别把我当成神一样的看待,其实我跟你们是一样的,都是凡夫俗子。

    走吧,能够体验一把荣竹家族车队的服务,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哦,值得一辈子回味。“

    说着话,叶天从荣竹曼娜身边大步流星的走过,向着十步之外的车队走去。

    把一个洒脱不羁的背影,留给身后,在风中凌*乱的众人。

    听到一听这话的荣竹曼娜,却是芳心一沉,黛眉再次紧蹙起来,心中暗自思忖着:

    眼前这家伙莫非曾经来过缅国,而且还跟荣竹家族打过交道,不然的话,他怎么知道荣竹家族的车队具有服务性质,而且还是令人只要享受过一次,就终身难忘……

    满腹狐疑的荣竹曼娜,愈发不敢怠慢叶天这尊神人,撇下颜如雪,三步并作两步向着叶天这边,疾步追赶而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温红来到西苑镇,韦金咪的别墅时,夜幕即将降临,西方的天边还挂着一抹参与的云霞。

    坐落在将城市中心外的西苑镇,并没有随着时间推移宁静下来,反而进入了夜晚的喧嚣。

    温红找遍整座别墅,都没有发现温明的踪迹,但她总觉得温明曾经回来过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站在泳池边的温红,原本黑白分明的瞳孔里,突然浮现出一抹碧绿的光芒。

    光芒有如琉璃,通透澄澈,像一泓清泉印入她的眼眶,然而却透发出无尽的阴邪冷漠气息。

    温红的双臂交叠,放置在胸前,娇*嫩柔软的红唇,微微开阖着,像是在进行某种古怪神秘的仪式。

    七步之外,她正前方波澜不惊的泳池,突然间波涛汹涌,暗流激荡,哗哗的水声,宛若天河之水倒卷,从天而降,席卷向人间大地。

    夜幕下的泳池水面,像沸腾了一般,惊涛骇浪,重重叠叠的浪花,从水面冲起。

    而温红的形体,也在这个时候,悄然发生了变化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