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3章血族传承,狼人啸月
    江城。

    西北方。

    站在孙家老宅外的温红,紧蹙着黛眉。

    画着精致浓妆的俏*脸上,浮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波浪卷的长发,像烈焰般,随着她摇头晃脑的动作,剧烈的抖动燃烧起来,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早在韦金咪的别墅时,她就通过温明残留在空气中的气味判断出,温明此时就在孙家老宅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温明的气息,却是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没有半点痕迹,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似的。

    “人间蒸发了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“

    温红小声的喃喃自语着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的血族传承神通,有着非常强烈的自信。

    确切来说,她并不是天生的血族。

    她的祖上十八代,都是在下乡种地的乡下人……

    当年,她孤身一人,带着温明来到江城,某个夜晚,机缘巧合之下,得到了身受重伤,即将死去的血族传承。

    而她,也有人类凡体,化身成狼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些年她都没有与血族传承,彻底融合。

    一旦融合,她就再也不可能恢复成*人类形体。

    只是把血族神通中的媚*术和化身术,修炼到一定的层次。

    而今夜,却是,一方面受到月圆之夜的引诱,心性大乱,血族神通在她体内疯狂运转,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寻找温明的下落。

    所以,导致她与血族传承,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虽然身怀血族传承多年,但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神通到了哪个境界。

    毕竟,以她这几年的人生阅历和所处环境,她根本不可能接触得到真正的血族……

    从血族传承中,她很清楚,狼人的嗅觉异常敏锐,只要空气中留下一丝气味,就能循着气味,找到发出气味的人。

    “弟弟,你到底在哪儿?”

    温红明媚的眼眸中,逐渐浮现出一层晶莹的泪珠,红唇轻*颤,声音里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与温明相依为命,姐弟关系非常深厚……

    为了掩护温明做下的那些大案,她甚至进入了青阳区警局工作,出卖*身体,抱上唐绍基的大*腿,让唐绍基为自己撑腰,更是间接成为温明的保护伞。

    但令她没想到的是,从一开始,自己就中了唐绍基的圈套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以来,唐绍基只不过是在配合自己演戏而已……

    皓月当空,夜风习习。

    心境激愤的温红,再次化身狼人,对月长啸。

    “嗷呜……嗷呜……”

    长啸声,显得悲壮苍凉,在夜色下回荡不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家老宅。

    卧室。

    又是一场疾风暴雨般的交融之后,姚云雪白滑腻的身子,彻底瘫软在地上,气若游丝,连连翻着眼白。

    她的新主人,在这方面的能力,远比旧主人更加的强悍。

    此时的温明也像一滩烂泥般趴在姚云身上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姚云也觉得不对劲,片刻的修整后,查看了一下温明的鼻息,发现……

    气息全无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姚云一惊,顿时失声大叫起来,把温明推向一旁,条件反射般翻身坐起。

    一颗心脏,砰砰乱跳,像是怀中揣着兔子。

    姚云再次定睛端详着眼前的温明:

    双目大大地张开着,眼球上布满血丝,狂热兴奋的神色,定格在他的脸上,嘴巴微张,似乎想要呐喊出声,额头上青筋暴起,显得异常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一见到温明脸上的表情,姚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坏家伙竟然在攀上巅峰时,命丧黄泉!”姚云捧着胸前的一对大兔子,心中暗暗寻思着,“以前的老人经常告诫年轻人,千万不要贪*恋女*色,不然的话,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还觉得这话太过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如今,事实就在眼前,也由不得我不信。

    再强悍的男人,终究还是难逃死于女人身上的结局。“

    姚云的眉目之间,露出掩饰不住的鄙视和嘲讽。

    旧主人消失了。

    新主人也呼吸断绝,成了死人。

    姚云忍不住感到一阵得意。

    自己竟以弱质女流之躯,接连熬死两大强者。

    这份战绩,恐怕也是空前绝后的。

    不论是对孙昌硕,还是对温明,姚云都没有半点感情,只有仇恨和愤怒,她所有的顺从和温柔都是假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孙昌硕消失,温明现身,她本来还以为温明会放她一马,没想到温明却比孙昌硕更加的变本加厉,残暴血腥,不断的向她的身子,发起战斗进攻的冲刺……

    现在温明已死!

    姚云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人生赢家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大赢家!

    “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狱了。

    从此后,我就能见到小豪,见到那个我心爱的男人了,跟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老娘这也算是卧薪尝胆的现代版啊……”

    擦去身上黏糊糊的汗水,姚云发出愉快的咯咯娇笑声,喃喃自语的感慨着。

    穿上零乱的衣服,面容憔悴的姚云,又回头冲着温明啐了一口,气急败坏的埋怨道:“曹尼玛的,这回可真是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*流啊。

    哪怕是死了,也不算冤。

    嘻嘻嘻,话又说回来,丫的你把老娘弄得那么快活。

    以后再也享受不到这种滋味了,一想起来,还真的有点小郁闷呢。“

    姚云轻蹙黛眉,扭动着纤细的水蛇腰,刚要迈步走出卧室时,突然身躯一颤,一丝冷汗,霎时从额头滚落到腮边,整颗心脏都仿佛在这一刻,被恐惧感狠狠的攫住,连呼吸也在这时变得沉重凝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能得到叶天出手支援,对于美惠子来说,完全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见到你进入小院时,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于是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思,跑来看看,你到底是不是叶兄弟?

    上天对我,对川岛家族,真的太好了。

    能让我在这里遇到你!“

    美惠子欢喜得像个孩子似的,絮絮叨叨的向叶天表露着她,此时内心的激动之情。

    叶天淡淡一笑,“这或许就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“缘分?”

    美惠子犹如刀裁般的眉峰,轻轻一蹙,语气也在这时候变得有些失落,意味深长的再次重复着,“缘分……缘分……恐怕是有缘无分啊。

    这就是你们华夏人常说的造化弄人……“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叶天也被美惠子这话,弄得一头雾水,皱眉追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