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6章为伊消得人憔悴
    白凝冰抿了抿唇,轻叹道:“但愿一切都能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一切有我呢。”叶天郑重其事的眼神凝望着白凝冰,淡淡的一句话,却令得白凝冰娇*躯一颤,心头涌动起一丝莫名的温暖。

    白凝冰下意识的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烧得发烫的俏*脸,涩声道:“我相信你的话,因为你是……邪神!”

    叶天又是哈哈一笑,眼底浮现出一抹复杂的深意。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事了……我先回房去,咱们,咱们稍后见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的白凝冰像是屁*股被触电似的,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话后,逃也似的离开了叶天的客房。

    “堂堂京城的白家大小姐,为了我,屈尊降贵的留在倾城集团当保安头子,也真是难为你了。”望着空空荡荡的房中,叶天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落寞,“你对我的这份情意,我有生之年,必然不会辜负你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银城。

    城西。

    周围三十里之内,都属于荣竹家族的势力范围。

    尽管这座城市,盘踞着朝廷军和叛军两个势力,但谁也不敢轻易冒犯荣竹家族的地盘。

    在荣竹家族方圆五十里之外,划定了二十里的安全区域。

    在安全区域内,任何势力都不允许持枪进入。

    这个区域,成了整个金银城,除了东瀛人的会社外,最安全的地带。

    一轮红日,高挂在天空。

    炽*热的光芒洒落在荣竹曼娜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院里内外,站满了荷枪实弹的保镖。

    正厅的门,虚掩着。

    厅内。

    即便有空调吹出的低温冷风,也依旧没能散去荣竹曼娜脸颊上的汗珠。

    昨晚她一回到自己的小院,然后就被包围。

    周围百米之内的信号,完全被屏蔽。

    把她与外界,彻底孤立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真是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保镖还带来大哥荣竹龙城的意思,若是自己敢强行闯出小院,就立刻当场格杀……

    荣竹曼娜丝毫不怀疑大哥的决心。

    荣竹龙城一言九鼎,说到做到,绝不可能跟自己开玩笑。

    荣竹曼娜虽然贵为荣竹家族的四小姐,但手无实权,身边只有两个随身侍奉的丫鬟,真正的大权却落在了家主荣竹龙城手上。

    眼看着谈判时间越来越近,荣竹曼娜的心,也越来越着急。

    但她现在偏偏又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包围在她小院内外的保镖,至少有一百人。

    以她的修为,根本不可能突破这些保镖的封锁。

    即便能突破封锁,也无法抵达家族内院,就会被沿途的岗哨乱枪射杀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赶在谈判之前,见到颜小姐她们,再这样下去,我之前所在的努力,就全都化为乌有了。”荣竹曼娜喃喃自语着,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,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,“我更不能对不起爸爸的重托,这场杀机四伏的谈判,必须终止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儿,荣竹曼娜的脑海中,终于有一个计划缓缓成形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外面的保镖忽然听到里面的荣竹曼娜,发出一声凄厉痛苦的惨叫。

    门口的四个保镖,自然不敢怠慢,立刻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原本从容不迫,优雅沉稳的荣竹曼娜,此时正躺在地上,双手捂着小腹,满地打滚,口中的惨叫声,一声比一声凄厉悲惨,嘴巴里更是有大口大口的白沫,喷吐出来,双目死死的闭着。

    几个保镖也顿时慌了神,谁也不知道荣竹曼娜生了什么病。

    虽说荣竹曼娜遭到禁足,但毕竟也是家主的亲妹妹,这些保镖谁也不敢擅自做主,分工协调,有人把荣竹曼娜手足捆绑结实,有的忙着给荣竹龙城打卫星电话,汇报这边的情况,有的则忙着跑去开车,只要有荣竹龙城的指示,他们就会把荣竹曼娜送往附近的医院就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根据昨晚与荣竹曼娜约定的时间,早上八点,荣竹家族的人准时出现在株式会社,迎接颜如雪一行人。

    荣竹家族派出的人,一共有八人,为首一人,居然还是个华夏人。

    佝偻着身子,留着一绺雪白的山羊胡,戴着银色的老花镜,穿着青色的马褂,暗黄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和气生财的笑容,让人一看就知道,这是个管家角色的身份。

    另外七人则是一身戎装,全副武装,胸前挂着冲锋枪,腰间的武装带上则挂着手雷,长筒靴的一侧则插着三棱军刺,显得杀气腾腾,令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“诸位远道而来的朋友,老朽孟浩,乃是荣竹家族的管家。

    老朽代表家主荣竹龙城,迎接各位的到来。

    想必各位也知道,如今的金银城并不太平,所以老朽身边这几位兄弟,都是全副武装的。

    各位来自太平盛世,并没有见识过战乱场面,还请诸位放心,老朽这几位兄弟,是为了保护诸位的人身安全才背着刀枪,并不是为了吓唬各位。“

    孟浩一番话说得波澜不惊,但神色间却露出一抹鄙视,心中更是大大的看不起,眼前这群华夏人,简直就是一群胆小鬼,这才见到一把很常见的机枪,就吓得面色惨白,若是让他们看见战火纷飞的震撼场面,他们岂不是要被活活吓死或者吓尿……

    混杂在人群中的叶天,不仅改变了容貌,还戴着一顶当地很常见的草帽,把脸孔完全遮掩在帽檐下。

    孟浩的话,叶天自然不会放心上,他游目四顾扫了一圈,却没有发现荣竹曼娜的踪影,不由得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昨晚荣竹曼娜离开时,曾郑重其事的说过,今天一大早她会亲自带人来株式会社迎接颜如雪一行人……

    叶天越想越不对劲,下意识的向着颜如雪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毕竟颜如雪才是专项工作组成员的领袖,在这种场合中,以自己的保镖身份,却是不方便开口。

    颜如雪会心的点了下头,语气温和的向孟浩问起,荣竹曼娜为什么不来株式会社?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嘛,是这样的,曼娜小姐昨晚一到家,就生病了,可能是路上感染风寒,到现在还躺在床*上呢?

    老朽临行前,她还千叮万嘱的命令老朽,一定要招待好诸位,让诸位有宾至如归的感觉,体现出咱们荣竹家族热情好客的门风。”

    孟浩一对狭长的三角眼中,爆起一道森寒的光芒,却依旧满脸堆笑的回应着颜如雪的疑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