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7章冰山女神,如坐针毡
    看着眼前的一地狼藉废墟,孟浩也是被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身为管家的孟浩,很有自知之明,不该知道的事情,他绝不过问。

    强行压制住狂跳的心脏,把自己这一路上的行程,跟荣竹龙城简短的汇报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件事你办得很好。”荣竹龙城轻拍着孟浩的肩膀,面露微笑,原本仓惶的目光,也变得深深邃,闪烁着灼灼的冷光,“按照原计划行*事,命运的齿轮,即将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我以佛祖的名义起誓,事成之后,绝不会亏待你。“

    孟浩佝偻着腰身,蜡黄的脸上堆满讨好谄媚的笑容,仰望着高高在上的荣竹龙城,恭敬虔诚的回应道:“多谢家主厚爱,小人一定为家主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
    当然若是没有家主的收留,小人早就死于乱军之中了。

    小人这条命,早就是家主的了。

    为了家主的大业,能付诸实现,小人愿意付出一切代价,哪怕是死,小人也毫无怨言。“

    听到孟浩的宣誓效忠,荣竹龙城愈发感到满意,连连点头,感慨道:“我果然没看错人,要是人人都像你这么知恩图报,这世界也会美好许多。”

    当年,孟浩从华夏国,一路逃亡,来到金银城,偶然遇到外出打猎的荣竹龙城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荣竹龙城还不是家主,但也正是有孟浩的辅佐,在暗中为荣竹龙城出谋划策,才在日后的家主之位争夺中,把荣竹龙城推上了家主之位。

    荣竹龙城刚上*位那几年,也是在孟浩的建议下,排除异己,不断削弱家族中其他分支的力量,不是杀戮,就是驱逐。

    孟浩对荣竹龙城忠心耿耿,而荣竹龙城也对孟浩信任有加……

    主仆二人又交流了许多,关于稍后与颜如雪谈判工作的细节。

    所谓的谈判,在荣竹龙城眼中,纯粹就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当他得知颜如雪要亲自带来奔赴金银城,与他展开谈判时,他就做好了妥协让步的准备,不论颜如雪提出什么要求,他都会答应……

    “老孟,这一次,连老天都站在我们这边啊。”荣竹龙城又眯着眼,饶有深意的感慨着。

    此时的荣竹龙城完全把荣竹峰被黑白摩柯救走的事,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即便荣竹峰还能活过来,也无法破坏自己那个惊天计划的实施。

    孟浩笑呵呵的恭维道:“都是家主英明神武,掌控了全局,老天爷自然也要顺应家主的心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,带我去会会那个颜如雪。”荣竹龙城抬手打断孟浩的话头,沉声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装饰得非常华丽的大厅里。

    飘散着千丝万缕般的檀香。

    大厅内外,布满了荷枪实弹的保镖。

    每一个保镖都是全副武装,身形挺直如标枪般,扎在地面,纹丝不动,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一股无形的威慑力,回荡在大厅内的每一寸空气中。

    倾城集团专项工作组的成员,能进入大厅的,只有颜如雪一人。

    叶天、苏心怡等人,则完全被孟浩安置在外面的凉亭中等候。

    颜如雪不断的深吸,让自己保持镇定。

    大厅里,安静如死。

    颜如雪甚至听到了自己嘭嘭巨跳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孟浩带着她进入大厅后,言之凿凿的说,荣竹龙城很快就会到来,然后就找了个借口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然而直到现在,荣竹龙城却还没出现。

    荣竹龙城要摆明他东道主的主动优势,颜如雪完全能理解,荣竹龙城迟迟不现身,随着时间的推移,颜如雪也担心夜长梦多,再生事端……

    颜如雪不断的低头看腕表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如坐针毡,每一分每一秒,都是一种煎熬。

    外面。

    五十步之外。

    采用竹子搭建的简易凉亭中。

    桌上放着满满当当的消暑水果。

    叶天正坐在桌前,大快朵颐的消灭着桌上的水果。

    其余众人,都是一脸心事重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干嘛?

    咱们这次缅国之行,名义上说是谈判,实际上也就是业务洽谈。

    谈得拢,就合作;

    谈不拢,就打道回府,大不了倾城集团因此而倒闭。

    看你们一个个着紧张的神态,倒像是颜如雪要去送死似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让外国朋友们,笑话嘛。“

    叶天一边抽烟,一边啃着冰镇西瓜,漫不经心的说着话,“别担心,该聊天就聊天,该吃水果就吃水果,多大点事儿啊。

    唉,瞧你们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。“

    虽然口中说着轻松自若的说着这番话,但叶天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大厅内。

    他的和,两大神通同时启动,锁定住整个大厅。

    只要颜如雪那边,稍有异常,他就会瞬间出现在颜如雪面前。

    颜如雪不仅是他的雇主,更是他珍藏在时光中,很多年的一段记忆……

    他决不允许颜如雪受到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凉亭内,谁都没有跟叶天搭讪。

    叶天自讨没趣,翻了个白眼,又剥下一粒葡萄,丢进口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滴鲜血,不偏不倚正巧落在叶天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个时候,一群保镖,前呼后拥着荣竹龙城,进入大院。

    院中至少安插了上百个岗哨,每个岗哨配置两个保镖,荣竹龙城所到之处,岗哨都会立刻鞠躬致意,场面搞得颇为壮观。

    荣竹龙城一行人,途经凉亭时,他深邃的眼神,往叶天这边扫了一眼,然后云淡风轻的进入大厅。

    叶天收回目光,向上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,令得叶天的眉头,瞬间蹙起。

    凉亭的顶棚,也是用竹子和茅草搭建的。

    叶天一眼看穿顶棚,看到顶棚的茅草间趴着一个浑身浴血的人,他手背上的鲜血,正是从那人身上流出,穿过茅草,然后滴落而下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戒备森严,怎么会有受伤的人,趴在上面?”叶天暗暗寻思着。

    再次把视线拉进,看见了那人的脸孔,还看到那人微弱的心跳,则听到了对方时断时续的脉搏跳动声……

    叶天不动声色把自己手背上的血滴擦去,他也担心,血滴被周围的几人看到,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凉亭内,最坐立不安的人,还有黄百鸣。

    不仅是因为受到孟浩的胁迫,更因为黄百鸣想要报复颜如雪,此时的黄百鸣虽然嘴巴已经康复如初,但当着叶天的面,他也不敢开口说话,还得继续装出一副不能说话的模样。

    孟浩究竟要做什么?

    黄百鸣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是,黄百鸣刚才却看到了叶天手背上的血滴。

    作为老江湖的他,当然也知道叶天擦去血滴的用意。

    黄百鸣装出不经意的样子,抬头向凉亭的顶棚望去。

    不看不打紧,这一看黄百鸣直接吓得一屁*股跌坐在地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