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9章美丽脑袋,绽放血花(7更,鲜花60加)
    荣竹霸天双目蕴泪,庄重肃穆的沉声回应道:“时刻准备着灵主大人的召唤,追随大人征战天下,夺回曾属于我们的荣耀,再次开启热血人生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叶天只有一个字的回应。

    幽灵岛的荣耀,炸天帮的威名,决不能蒙尘。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荣竹龙城不断的暗示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,眼前的局面,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。

    特别是荣竹霸天的现身,更是像一记重锤般,狠狠的砸在荣竹龙城身上,令得他方寸大乱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荣竹龙城才开口向荣竹霸天打招呼。

    说着话,在两个保镖的搀扶下,站起身,越众而出,向着荣竹霸天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荣竹霸天从小就偏爱长子荣竹龙城,这一点,在荣竹家族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而荣竹龙城也难免恃宠而骄,即便是现在,荣竹龙城也隐隐觉得,老爹应该会站在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叶天再强大,终究只是个外人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父子联手,我就不信,这个华夏人,还能活着走出金银城……”

    荣竹龙城一边快步向父亲靠近,一边心中暗暗盘算着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荣竹峰则一脸惨白的盘膝坐在地上,默默运功调息,他对荣竹霸天有着无尽的恨意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,他都绝不会把荣竹霸天当成自己的亲人来看待。

    是荣竹霸天在他很小的时候,就抛弃了他。

    所以,见到荣竹霸天现身后,虽然他也感到惊讶,但绝不打算跟荣竹霸天握手言和。

    有些伤痛,是绝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,而逐渐消失的。

    反而会随着时间的推移,历久弥新,仿佛就在昨日发生,深深的烙印在记忆中。

    叶天牵着苏心怡的手,向后倒退几步,把场地让给荣竹霸天父子俩。

    他相信以荣竹霸天的阅历和经验,完全能处理好这件事。

    哪怕是直到现在颜如雪还被孟浩劫持在手上,叶天也丝毫不担心颜如雪的安危。

    荣竹霸天现身,叶天就知道,荣竹龙城的所有阴谋诡计,都将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“能够再次见到父亲大人的风采,身为儿子的我,欣喜万分。三年前,父亲大人驾鹤西去,我都以为这辈子,再也见不到父亲大人的音容笑貌了。”

    荣竹龙城的眼中挤出两行泪水,堂堂一大家族的家主,竟然像个小孩子似的,露出赤子之心,哽咽着,支支吾吾的开口道,“我以为只有哪天自己到了黄泉地狱,才能见到父亲,没想到老天爷对我真是不薄。

    还能让我在有生之年,再次见到父亲。“

    说着话,荣竹龙城直挺挺的跪倒在荣竹霸天面前,不断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,一脸喜极而泣的表情。

    荣竹霸天原先弓起的腰身,也在这时候,挺得笔直,像一杆标枪钉在大地上似的,炯炯有神的虎目中,蕴藉着狂怒之意。

    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荣竹龙城满是泪痕的脸孔,哼了一声,然后目光一装,落在远处的孟浩身上,沉声道:“放下你手上的枪,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儿。”

    孟浩作为荣竹家族的大管家,他当然知道荣竹霸天的身份。

    当年荣竹霸天并不希望他留在荣竹龙城身边,多亏了荣竹龙城的极力周旋,他才得以一步步在荣竹家族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在暗中为荣竹龙城出谋划策,辅佐荣竹龙城上位,而他也水涨船高,跟在荣竹龙城身边,手握大权,以华夏人的身份,荣竹家族呼风唤雨……

    此时听到荣竹霸天的命令,孟浩强忍着浑身仿佛即将炸裂的痛苦,故作镇定的笑道:“老爷子,尘归尘,土归土,您已经命归黄泉了。

    这人间的事,小人觉得,您还是不要再插手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小人的主子是……

    荣竹龙城!

    小人只听命于他一人。

    您的命令,对我……

    无效!“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周围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孟浩,竟然胆大包天,敢当面顶撞荣竹霸天。

    即便是荣竹龙城,此时也是脸色惨白,暗暗埋怨孟浩下以下犯上,不知尊卑。

    他刚要开口斡旋时,孟浩又继续补充道:“老爷子,您知道我手上这位小姐,是什么人吗?

    要是把她放了,后果有多严重,您肯定不知道。

    呵呵,算了,我也懒得跟你解释。

    求您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我这人胆儿小,我怕自己手指微微一颤,勾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‘砰’的一声枪响,这位小姐,美丽的脑袋,就绽放出凄美的血花。

    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您又怎么向您的主子交代呢?

    说到底,你我都是同一类人。

    都是伺候主子的命!

    本自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

    无非是各位其中罢了!“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耳听到孟浩这话,绝对没有人能想象得到,这世上,居然还有人敢当着荣竹霸天发表这种大逆不道的言论。

    孟浩竟然自比与荣竹霸天是同一类人!

    这货,尼玛的,是要上天的节奏啊!

    荣竹龙城的冷汗,刷的一下,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孟浩竟然成为搅屎棍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栽培多年的属下?”

    荣竹霸天不动声色的质问荣竹龙城道。

    荣竹龙城擦擦冷汗,尴尬得要死,一脸苦涩,嘶声道:“父亲大人,他之前喝了酒,现在说的都是酒话,您千万别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等他酒醒之后,我一定叫他向您道歉,哪怕是负荆请罪都可以。“

    荣竹龙城一边说话,一边暗暗观察着父亲的脸色,声音稍作停顿后,又开口道:“父亲大人,咱们父子二人,久别重逢,还是不要被这些烦心琐事,打扰了喜庆的心情。

    咱们回屋详谈,您看怎么样?“

    “我看不怎么样!”荣竹霸天一挥手,沉声呵斥道,“叫你的人,把那位小姐放了,否则,别怨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荣竹龙城也不知道,孟浩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,一反常态,公然跟老家主作对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孟浩都是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孟浩为自己做了很多事,这样人,自己决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走上绝路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