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45章温柔贤淑美惠子
    据叶天所知:

    在东瀛境内,美惠子的家乡。

    也只有妻子为丈夫穿衣服时,才需要跪在地上,以示尊重。

    而现在,美惠子跪地的礼节,让叶天几乎是本能的感觉得到:

    美惠子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她的丈夫!

    面对这样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,叶天的铁石心肠,也在这一刻化作了绕指柔情。

    由于川岛三郎只是美惠子的未婚夫,两人还没正式成为夫妻。

    美惠子也从没跪在地上,给男人穿过衣服。

    此时,为叶天穿衣,美惠子的动作,难免显得生疏,纤纤玉*指,微微颤抖着,绝美的脸上更是带着一抹羞赧之色。

    叶天目光低垂,很平静的站在美惠子面前,任由美惠子给自己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整整用了十分钟的时间,美惠子才把叶天身上的衣裤,从内到外的全部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叶天心中满是感动,连忙一把将美惠子从地上抱起。

    “美惠子,穿衣礼节,只需这一次就可以了。”叶天温和沉稳的眼神,平静如水的凝视着美惠子的俏*脸,声音和煦得犹如冬日的暖阳,令人忍不住沉醉期间,“以后,你都不必再为我穿衣。

    我是华夏人,你既然跟了我,就必须摒弃你们东瀛的那些风气。

    你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美惠子愣了一下神,蹙眉眨眼道:“我……我试试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尽快改变那些风气。”叶天语重心长的道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美惠子从小就接受东瀛最古典传统的礼仪培养的人,要她一下子改变习性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只能给她时间,一点点改变……

    美惠子嫣然一笑,颇有微词的柔声道:“其实我为你做的这些,在东瀛都是最基本的礼节,没什么大不了的,是你把这种行为,看得太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那个国家,方方面面都是在模仿华夏国,画虎不成反类犬,有些行为简直就是变*态。”叶天无奈的苦笑着。

    美惠子似懂非懂的“哦”了一声,低垂着脸,露出后脖颈处的一段粉颈,犹如羊脂白玉般娇*嫩柔*滑。

    片刻后,美惠子声若蚊蚋,显得很是羞涩的小声道:“夫君,从此以后,我就跟定你了,你在哪里,我就跟你去哪里,绝不离开你半步。

    你也不要抛下我。

    你要是抛下我,我就立刻死给你看。“

    美惠子抬眼望着叶天,眼中一片天真无邪的深情蜜*意,像个陷入爱河的少女般,令人怜爱。

    叶天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心里却是一阵为难。

    了结妖刀一事之后,带着美惠子回到江城,该怎么安置美惠子呢?

    总不能也把美惠子安顿在颜如雪的别墅里吧?

    要真是那样的话,颜如雪的别墅,可就成了自己金屋藏娇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白凝冰常住名苑华府,看白蛟那架势,短期内,也不会离开江城。

    还有苏心怡那个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女人,也在颜如雪的别墅里,有单独的卧室……

    至于千面那个自己名义上的女人,则早就入住名苑华府,与颜如雪打成一片,两女都同床共枕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叶天不由得一阵苦笑。

    看样子,自己还得卖个大别墅,才能安置得下这些女人啊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叶天又在这时,突然想起颜如雪。

    颜如雪对他要留在金银城,追查妖刀下落的行为,非常不满,负气而去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她现在还生我的气没有?”

    叶天暗自思忖着,他明知待在美惠子身边,不该想念颜如雪,但脑海中还是忍不住浮现出颜如雪,那冰山女神般高冷孤傲的绝代芳容。

    美惠子秋水盈盈般的闪烁的眸子,轻轻一眨,柔声道:“夫君你有心事?

   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的心事,应该是与一个女人有关吧?”

    叶天神色一愣,皱眉道:“别胡思乱想,问题想多了,伤脑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明白了。”美惠子柔柔一笑,眨巴着星眸。

    叶天暗暗倒吸一口凉气,美惠子虽然单纯柔弱,但不是傻*子,特别是细致入微的观察力,更是让叶天感到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天识海中,传来一阵剧烈的波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东华小区的颜如雪。

    看着冷清寂寥的家里,睹物思人,不由得触景生情,心头萦绕着一抹浓浓的悲伤。

    像幽魂般,把整个家里都饶了一遍后。

    最终来到颜华龙生前的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里摆放着各种书籍,还有一些奇珍异宝,古玩字画。

    高跟鞋踩在厚厚的地毯上,没有半点声音透出。

    进入书房那一瞬,恍惚间,颜如雪又仿佛看到了父亲正坐在书桌前品茶看书……

    颜如雪眼中的泪珠,在这一刻,终于从眼眶中滑落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时,父女俩因为倾城集团的继承人选,发生了争执。

    之后,父亲气呼呼的离开了她的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再然后,父亲死在倾城集团的地下车库,尸体碎裂成渣,死状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而自己也因此被警方定义为杀父凶手。

    后来*经过叶天的调查,得出真*相,杀死父亲的凶手,真是二叔颜华生……

    要不是有叶天陪在身边,为自己排忧解难,颜如雪完全能预料得到,自己的处境绝对会非常糟糕,早已深陷牢狱之灾了。

    “这混蛋,我怎么又想起这混蛋了?”颜如雪修长白*嫩的手指,轻轻敲击着梨花木椅子的靠背,嘴边勾起一抹像是苦笑般的弧度,喃喃自语着,“他一次又一次的气我,我*干嘛还要想他?

    我是不是犯贱?

    我的高傲,我的尊严,我的倔强,我的铠甲,在他面前,似乎一下子,就被他砰然打碎,让我不得不露出真正的自我。

    这种事……

    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莫非,这就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爱情?“

    颜如雪满脸复杂的表情,另一手几乎是下意识的摸着瑶鼻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又让她不由得想起……

    “貌似那混蛋,也总是会摸鼻子。

    我怎么能效仿他呢?

    这么恶心的动作,只有他那种混蛋才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哼哼,说到底,还不是为了装酷……”颜如雪自言自语着。

    口中说着这些话时,她原本轻敲着椅子靠背的手指,却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从靠背上,传出一种很奇怪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作者蜗牛快跑说:稍后还有一更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