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4章秋水双娇,姐妹情仇(2更)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。

    云层中穿行的明月,越来越圆。

    银色的光辉,与周围闪烁的群星,遥相呼应。

    将整个夜空,彰显得愈发浩瀚深邃。

    藏身在灌木丛中的叶天,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明月的变化上。

    而远处的祭台那边,则更加的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架直升机从西北方的军营中心,轰鸣着飞来。

    盘旋在祭台上空。

    叶天运足目力看去。

    见到一男一女,从直升机内跳到祭台上。

    由于距离太远,叶天也无法看清,那对男女的容貌。

    但他几乎可以肯定,男人就是叛军首领底瓦细,女人就是秋水明月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,底瓦细竟然允许秋水明月,出现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中。

    一旦启动,关键时刻,若是秋水明月从中作梗的话,以秋水明月的修为,后果势必不堪设想……

    直升机很快飞离了祭台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叶天又看到多猜,率领着一股足有上百人的队伍,从东南方狂奔而至。

    然后,一声令下,分散在祭台周围。

    加强对祭台的保卫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个叛徒,今夜就是你的祭日。”

    叶天望了一眼高悬在夜空的圆月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,身形一闪,消失在夜色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祭台上。

    年过半百的底瓦细,一身戎装,挂在腰间的配枪、手榴弹、指挥刀,长筒靴内侧则绑着三棱军刺,手指间的戒指,则因为淬了剧毒,而泛着幽幽的蓝光。

    身为叛军首领,也算是位高权重的一尊人物,却还自配武器,这足以说明他多疑谨慎的个性,对谁都不信任。

    此时站在祭台边缘的底瓦细,国字型的脸孔上,露出一抹难以掩饰的狂热兴奋,稀疏的花白眉峰,因为心情激动,而剧烈的抖动着。

    夜风微凉。

    更何况又是身处在百米高的祭台上。

    在底瓦细身边,则是亭亭玉立,宛若在水一方的秋水明月。

    一袭白色雪纺的连衣长裙,完美的勾勒出她曼妙无双的身体曲线。

    前凸后翘,玲珑浮凸的傲人身材,格外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裙带随着夜风,轻轻摇曳着。

    宛若即将羽化登空的圣洁仙子。

    在祭台中*央的位置,竖着一根原木。

    一个昏迷的少女,被捆绑在原木上。

    原木周围的地面,则刻画着无数诡异神秘的符文。

    符文在夜色下,散发出莹莹绿光,宛若活物。

    “秋水小姐,这一次,真是多亏了你啊。”

    底瓦细回头望向秋水明月的眼中,浮现出一抹掩饰不住的渴望与兴奋。

    口中说着话,不动声色的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秋水明月这样的绝代美人,不论身处在那种环境中,都能在第一时间内,受到周围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她有着无人可挡的魅力。

    一举一动,一呼一吸,一颦一笑,都能勾魂夺魄。

    即便是此时纹丝不动的站在一旁,也散发出令人怦然心动的气息。

    底瓦细找秋水明月合作,从很大程度上来说,就是因为秋水明月是个绝世尤物。

    能跟秋水明月在合作中有接触,这是底瓦细梦寐以求的事。

    秋水明月提出,事成之后,要把金银城分一半给她的条件,底瓦细也是不假思索的应承下来……

    面对底瓦细没话找话的寒暄,秋水明月直接选择了无视。

    黛眉微挑,略微显得有些鄙夷。

    底瓦细自讨没趣,却没感到尴尬,只是嘿嘿一笑,收回目光,望向十步之外,作为祭品的少女。

    然后,布满血丝的眼神,又望向明月。

    选择把祭台建造在这里,也是因为今夜的月圆一刻,明月刚好从祭台的正中央经过。

    届时,符文形成的阵法,会在一瞬间启动,产生神秘的力量,与月华沟通,逐渐融为一体,再之后,就是妖刀登场,吞噬纯阴之体的祭品,破天改运,逆转命格,获取超自然的气运和能力……

    明月在云层中穿梭,似慢实快,不到两分钟的时间,就到了祭台上空。

    绿光莹莹的符文,像是赋予了零星,在这一刻,变得躁动不安,似乎想要挣脱地面的束缚。

    符文中*央的少女,手足被捆绑,低垂着脸颊,让人无法看清她的容貌。

    “秋水小姐,请你做好准备。”底瓦细激动兴奋的表情,充斥在脸上,噶声道。

    妖刀就在秋水明月手中。

    由于畏惧秋水明月的实力,底瓦细也不敢动手强夺。

    秋水明月眯着眼眸,端详着头顶上方的明月。

    皎洁的月光,像水流般,倾泻在祭台上。

    天空里,星辰闪耀,夜空幽冷。

    秋水明月手腕一翻,妖刀浮现在她掌中。

    妖刀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刀,而是一块天外陨铁。

    只有巴掌大小,通体泛起银芒,有着丝丝缕缕的玄奥纹路,布满了整个妖刀的表面。

    秋水明月平静冰冷的脸上,此时也浮现出一抹激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人影,在空气中一闪,轻如树叶般落在祭台上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嘛?”

    秋水明月神色微变,另一只纤手,几乎是下意识的轻抚在腰间的武士刀上,语气中带敌意。

    昨天,她已经把秋水伊人打成重伤,即便能强撑着不死,也必然成为残废,一身修为尽失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秋水伊人,却是精神抖擞,神采飞扬,哪里像是受了重伤的样子?

    秋水伊人虽然名列,在全球境内的杀手领域,赫赫有名,但其实力,远远不如秋水明月。

    秋水明月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,近乎咆哮的怒吼声,从喉咙中爆发出去,像道道惊雷般,回荡在周围的空气中,“昨天我念在姐妹之情的份儿上,饶你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你非但不知感恩戴德,反而在今夜,又来破坏我的好事。

    你这是找死的节奏!

    谁敢阻挡我的脚步,我就杀谁!

    今夜……

    我绝不会对你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“仓”的一道龙吟声响起,手腕轻扬,武士刀卷起一抹潋滟水光,杀气冲霄,直指向十步之外的秋水伊人。

    此时的秋水伊人,也是一身白色的武士服。

    宽大的武士服,与她纤柔修长的身躯,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大袖翻飞,黑色镶金边的腰带,更是在夜风中猎猎作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