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5章节操碎一地(1更求花)
    苏心怡看着病床.上脸色苍白如纸,依旧陷入昏迷的唐果,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,今晚闯入颜家的夜行人,居然会是青阳区警局的实习女警……

    唐果!

    上次在倾城大厦遭遇马家围堵时,苏心怡与唐果见过一面。

    虽然当时两人并没有交谈,但唐果正直无私的形象,非要把叶天捉拿归案的决心,却是给苏心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前,当苏心怡扯开夜行人脸上的纱巾时,看到了唐果的俏.脸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苏心怡还是搞不明白,身为警员的唐果为什么要穿着夜行衣闯入颜家……

    唐果的后背赫然有着一个黑色掌印,丝丝缕缕的黑血,正从已经变得乌黑的肌肤里,往外渗透出来。????虽然急救车及时赶到,但面对着唐果的伤势,院方也表示无能为力,在苏心怡的哀求下,只能暂时把唐果收入重症监护室,做进一步的观察治疗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凌晨。

    由于今晚发生的事,太过震撼。

    苏心怡又十分担心唐果的安危,以至于半点睡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她决不能丢下唐果不管,独自离开。

    苏心怡搜遍唐果的全身,也没发现唐果身上带着手机,以及个人证件之类的。

    后远科科酷孙学接闹通酷恨

    所以,苏心怡也无法跟唐果的家人取得联系。

    苏心怡忧心忡忡的端详着唐果,她的脑海中突然想浮现出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医院能解决的都是一般的疾病。

    而唐果的受的伤,却是武者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或许也只有她出马,才能让唐果复原……”

    说实话,她并不希望与那个人见面,但这个时候,她想不出更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倘若叶天的在话,她根本不会这么担心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后,苏心怡定了定神,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艘远地仇独后察由闹恨技指

    躺在床.上的杜夭,始终想不明白:

    叶天跟自己的老爹杜老鬼是不共戴天的生死仇敌,可是叶天却救了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按照叶天的解释是——

    “我跟杜老鬼迟早必有一战,我不希望因为你的死,导致他心神错乱,在我跟他的决战中,被我打死,那样的话,我就显得有些胜之不武了……”

    叶天的声音,始终萦绕回荡在杜夭的耳边。

    杜夭嘟着娇艳的红唇,蹙着黛眉,一声长叹后,轻抚着额头,喃喃道:“搞不懂,搞不懂这些怪物的脑子里,整天想的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既然是仇人,就应该想方设法,不择手段的把对方干掉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是真想当君子?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杜夭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先前在小院中时,被叶天一双大手紧紧搂抱在怀中的温暖感觉,以及臀.瓣间被一根火热东西顶.住时的暧昧举止……

    “啊啊啊,要死了,不能再胡思乱想了……”杜夭捂着烧得发烫的脸颊,非常抓狂的告诫自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与杜夭所在客房相隔不足两百米的另一间客房内。

    龙灵珠早已离开。

    只剩下叶天和美惠子两人。

    叶天有点无奈的看了一眼,“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后科远仇鬼结球由月鬼敌远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美惠子脸色绯红的望着叶天,满心羞涩。

    叶天轻叹一声,笑道:“真的只是睡觉,你不要想歪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我想……”还不等美惠子的话说完,叶天就一把将美惠子抱上了床,亲昵的拍拍美惠子的额头,语气温和的道:“睡觉吧,别想太多,明天还有很多事呢。”

    敌不不科情孙察战冷术所闹

    话一说话,叶天也立刻上了床,心平气和的躺在美惠子身边。

    美惠子一颗芳心宛若鹿撞,砰砰乱跳起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耳边传来叶天如雷的鼾声。

    美惠子原本还想着今晚能把自己完整的交给叶天,而叶天却显然没那方面的想法,这让美惠子不由得有些患得患失……

    甚至开始反思自己的过失,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,令得叶天开始讨厌自己……

    美惠子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而远在万里之外的千面,也同样是一眼无眠。

    凌晨时分,她正跟张丽丽窝在沙发上看韩剧,突然间接到苏心怡的电话求助。

    想到苏心怡跟叶天亲密无间的关系,苏心怡的求助,千面爱屋及乌,自然也方便拒绝,只好带上张丽丽,连连打着哈欠,直奔青阳区医院而来。

    看见重症监护室内的唐果,后背上触目惊心的伤势时,千面原本一脸玩世不恭的表情,也在瞬间愣住。

    唐果的伤势,她从没见过。

    而她虽然也是武者,对医道有一定的了解。

    孙科仇地独后球接月考后通

    但以她的医道修为,根本不足以为唐果疗伤。

    一反常态的千面,变得冷静沉着,沉思了半个小时后,才作出决定,冒险一搏,惶恐不安的默念了几句“菩萨保佑”之后……

    十根春葱般的纤纤玉.指,上下翻飞,出手如电,连连点在唐果的伤势附近。

    把唐果的血脉完全封印。

    几秒种后,千面的贴身衣物全被汗水浸.湿,脸上布满了一层汗水,整个人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一旁的苏心怡和张丽丽,都是疑惑不解的望着千面的举动。

    艘远地远方艘恨所冷后所结

    千面老气横秋的摸了一下沁出晶莹汗珠的瑶鼻,哼道:“宝宝我现在只是暂时封住她的血脉,延缓伤情扩散。

    想要让她痊愈,这世上,除了大罗金仙下凡之外,也就只有我叶天哥哥能妙手回春。

    只可惜,叶天哥哥远在金银城,倘若八个小时之后,他还不能回来。

    那么这位大胸童颜的小女警,只能香消玉殒而死啦。”

    孙远仇科独艘学接阳主早独

    孙地仇远酷敌恨所月球不不

    说着话,千面很不老实的眼神,还往唐果规模硕大的胸前风光,贪婪的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此时的唐果侧躺着身子,胸前的一双大兔兔,就像两只熟透的木瓜,挂在那里,随着微弱的呼吸,轻轻的起伏着,颤颤巍巍,一片白花花的光泽,在千面的视线中跃动着。

    “唉,真是可惜啊,这么美丽硕大的兔兔,就要随着主人的陨落,化作一抔黄土。”千面纯美无邪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遗憾和悲伤,娇嫩的舌尖轻.舔.着嘴唇,喃喃道,“人世间最大的悲剧,莫过于当我看着一双大兔兔,却无法用手去触摸感受她的软滑弹性。

    能看不能摸,唉,悲剧!

    宝宝我这心里啊,哇凉哇凉的呀。

    杯具啊,真是个杯具……”

    结仇科科酷结恨陌孤地仇秘

    敌科仇仇酷艘学由月接远战

    随着与千面接触时间的增长,苏心怡和张丽丽两女,都早已习惯了千面节操碎一地的作风,但此时还是觉得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倘若千面能像个正常女孩一样的温柔贤淑,绝对能成为无数男人眼中的女神。

    可是千面却偏偏不顾形象,自甘堕落,张口闭口就污得不要不要的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