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1章三刀六洞,刀刀见血
    姚天下伶牙俐齿,巧舌如簧,几句话就把姚家清洗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把所有的罪责,全都推到郭子荣身上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姚天下的话,说的有理有据,振振有词,完全不像是信口开河,即便是身为当事人的崆峒弟子们,也不得不信以为真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常遇秋的脸色,阴沉得可怕,不经意间目光一转,看到了几十米外的叶天,脑海中顿时闪过一道灵光。

    而这时,郭子荣的脸色,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有姚天下说的这些话作为证据,即便自己不开口.交代这些年做下的事,也足以让大师伯,按照门规处置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姚公子身为姚家最有名望的年青一代,他的话,我觉得是可信的。”钱不多深沉的眼神,凝望着常遇秋,意味深长的开口道,“而且,他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大师伯,我可以用性命担保。

    姚公子若是有半句假话,您随时可以一掌打死我。”

    钱不多想要顶替郭子荣,成为掌门人的真实目的,随着他这番话的说出,一步步昭然若揭,令得众人暗暗感到心惊。

    在崆峒派,从一开始,钱不多就是个非常另类的存在。

    刚加入崆峒派时,对郭子荣言听计从,恨不得给郭子荣跪地当狗,后来学会了郭子荣的和,两种技法之后,就一反常态,时时刻刻与郭子荣对着干,根本不听郭子荣的号令。

    当郭子荣带领崆峒弟子入京投靠姚家时,钱不多更是在半道上,公然离开崆峒派,远走天涯,隐姓埋名多年后,郭子荣才在江城发现他的行踪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的崆峒弟子都幡然醒悟过来:

    钱不多以前的种种行为,都是在为荣升掌门人而做铺垫!

    至于钱不多能不能当上掌门人,还得看常遇秋和诸葛青松两人的意见!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是钱不多扳倒郭子荣,有大功于崆峒派,即便不能成为新任掌门,也足以在崆峒派站稳脚跟,成为高人一等的存在。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,诸葛青松和常遇秋两人,年事已高,而且都对掌门之位,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掌门之位,非钱不多莫属!

    众人也知道:

    此时的钱不多看似是在征求常遇秋的意见,实则是在逼.迫常遇秋辅佐他上.位!

    “钱师侄,老夫知道你的用意。”常遇秋轻咳一声,正色道,“大家都是聪明人,不必藏着掖着,你心里在想什么,老夫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钱不多哈哈一笑,笃定从容的回应道:“大师伯,既然你都知道了,那就付诸行动吧。

    一个动作,远比一百句话更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!”常遇秋抬手道,“一码事归一码事,老夫此次出关,在你们的引导下,来到江城,首要目的是清理门户,至于后面的事嘛,从长计议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心思再怎么单纯耿直的诸葛青松,这一刻,也明白了钱不多用意,刚要开口说话,就被常遇秋投来的一个眼神制止住。

    常遇秋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钱不多再怎么急着上.位,也不敢表露得太过明显。

    他必须取得崆峒派两大元老的支持,今后才能名正言顺的号令崆峒弟子……

    “郭子荣,你的事,老夫已经全盘知晓。”

    常遇秋心事重重的向前走出脚步,炯炯有神的目光,锁定在郭子荣身上,沉声道,“你是自己动手,还是由执法堂的弟子动手,由你选择。

    根据你的罪过,你应受到三刀六洞,刀刀见血的惩罚,革除掌门人之位,有生之年,不得踏入崆峒派半步,更不许对外人说,你是崆峒派弟子。

    老夫的话,讲完了,该怎么做,你自己选择。”

    郭子荣呆若木鸡的愣在原地,脑子里一片空白,半晌之后还没作出回应。

    钱不多抢上一步,躬身自告奋勇的拍着胸膛,气度不凡的正色道:“大师伯,郭子荣这厮一定是觉得自己罪孽深重,愧对崆峒派祖师爷,也对不起诸位受他欺压胁迫的师兄弟,所以他不好意思开口,更是无颜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弟子不才,当初加入崆峒派时,正是执法堂的成员之一,今夜愿意执行门规,挥泪斩马谡。

    还请大师伯准许。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郭子荣假死的功力那么深,连叶天等人都被蒙蔽了双眼,这一次,钱不多也担心郭子荣故技重施,再次假死,试图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所以他必须亲自对郭子荣动手。

    说是三刀六洞的惩罚,但关键还得看刀子扎在身上的哪个部位。

    若是扎在手足四肢上,大不了成为残废。

    但若是扎在五脏六腑,或者咽喉上,瞬间就能毙命。

    至于说什么逐出师门,那更是胡扯的鬼话,一层处罚叛徒的遮羞布而已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内幕,钱不多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郭子荣铸成大错,他必须以死赎罪,否则不足以维护门规的尊严,更不能震慑崆峒弟子。

    至于是死在谁的手上,这个时候,随着局势的发展,已不再重要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常遇秋面无表情的冲着钱不多,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,只觉得一阵心痛,当初他对郭子荣寄以厚望,而郭子荣如今却酿成大错,反倒令得挖空心思只想上位的钱不多,成为挽救崆峒派的有功之臣。

    常遇秋一声长叹中,钱不多的身影已经窜到郭子荣面前。

    手腕一翻,钱不多的手上,顿时多出了一枚一尺长的刀子。

    一刀捅入,就能把郭子荣的身子洞穿。

    “掌门师傅,这是徒儿专门为你老人家量身定做的刀子,为了这一天,徒儿已经等待好多年了。”钱不多面目狰狞,满脸的邪恶冷笑,声音刻意压得很低,只有他和郭子荣两人听得到,“谢谢你成全了徒儿的梦想,你就放心的走吧。

    年轻貌美的师娘,还有风姿楚楚的小师妹,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她们的。

    师娘那么有风韵的女人,这些年,你不在身边,一定很寂寞的,从此后,我会满足她干涸的身子。

    至于小师妹嘛,那个可爱的小萝莉,再过几年,我就亲自破了她的身,然后把她卖到红灯区,换点零用钱花花,因为徒儿钱不多呀。

    养了三房老婆,要花很多钱的呀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钱不多手上的刀子,寒光爆闪,刷的一下,刺向郭子荣的心口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近处的叶天,远处两公里外悬浮在江心的温明,都在这一刻,身形暴起,残影般掠过,然后消失在空气中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