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50章与冰霜女神的娃娃亲
    伴随着颜如霜一声尖锐的厉吼声,从喉咙深处传出之后。完美手机端 m.

    孙地地仇方后学由闹球球

    颜如霜布满粉晕,犹如受到烈焰灼烧的肌肤,也在这时候,开始恢复成正常的颜色。

    她曼妙玲珑的身躯,依旧坐在叶天身,只不过现在是整个半身,都紧密无缺的趴在叶天胸前,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阵阵灼热的气息,从口鼻之喷吐在叶天胸口。

    结仇仇远鬼结术战冷球指陌

    在几秒钟前,叶天在她的体内爆炸,将颜如霜送了极乐的巅峰。

    此时的两人,浑身大汗淋漓,像是湿透了似的。

    敌不科科情孙恨所闹由克岗????身的汗水汇聚成涓.涓细流,沿着身体的曲线,肆意流淌。

    叶天刚要开口,颜如霜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板着脸,冷声道:“你我之间,从现在开始,互不相欠,什么事也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叶天顿时满脸黑线,感到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太无耻了!

    什么叫互不相欠?

    好歹你的体内,还残留着哥们儿注入的亿万子孙啊……

    虽然心怀不满,但这些话,叶天并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说,也是因为担心,这些话一旦说出口,会把两人的关系,搞得更加僵硬,难有回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话,当是默认了!”口斩钉截铁的说着话,颜如霜手忙脚乱的清理着,两腿之间的污秽.物。

    那里一片狼藉,又红又肿,疼得她连连倒吸凉气,片刻后又开口埋怨道,“你这混蛋,刚才干嘛那么用力?不知道我这里很娇.嫩,经不起狂风骤雨的摧残吗?

    一点怜香惜玉的绅士风度都没有,也不知道如雪是了什么迷.药,竟然看了你这个混蛋?”

    结不科远情结察战冷不所显

    叶天翻身坐起,蹙着眉,满脸委屈的望着颜如霜,一本正经的嘶声回应道:“颜如霜大小姐,请你好好回忆一下。

    你我发生的交融行为,从开始到结束,是谁一直在主导局面?

    又是谁主动进攻?

    是谁情到浓时,大呼小叫着,声声诉求我,加大力度,加快速度?

    我的反应稍微慢了一些,居然还被对方狠狠的在肩头咬了一口?

    这人是谁?

    请颜大小姐回答我!”

    颜如霜一而再,再而三的胡搅蛮缠,终于激怒叶天,但叶天还是尽可能的保持风度,向颜如霜提出一系列的质问。

    听完叶天的质问,颜如霜也是不由得脸色一红,尴尬得要死,低垂着脸颊,小声的回应道:“是我!

    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难不成你还敢对我动手不成?”

    颜如霜一边擦拭着两腿.间的污.秽,一边用挑衅的眼神,睥睨着叶天,犹如一只好斗的鸡似的,直勾勾的盯着叶天。

    叶天邪邪一笑,故意露出不怀好意的表情,“我是不敢对你动手,但我却敢把你压在身下,一逞雄风。

    说实话,刚才的交融,我还没尽兴呢。

    你美妙的身体,动人的声音,凝脂般的肌肤,无一处不深深吸引着我。

    我的魂儿,已经被你迷住。

    结远仇仇鬼敌学接阳学所岗

    我现在想……

    了你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叶天故作夸张的一下子扑到颜如霜面前。

    一手环抱着颜如霜的纤细.腰.肢,另一手“啪”的一巴掌,拍落在颜如霜的挺翘秀臀。

    浑.圆嫩白的翘.臀,霎时应声浮现出五道鲜红的手指印。

    叶天不轻不重的一巴掌,却疼得颜如霜发出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你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颜如霜眼的高傲冷漠,刹那间消失不见,眼眸里反而浮现出一抹晶莹剔透的泪珠,泫然欲泣的挂在眼眶,随时都会夺眶而出,语气也从之前的强势霸道,变得温顺低沉下来。

    说着话,也同样一巴掌向着叶天脸抽打过来。

    还没等颜如霜的纤手,落到叶天脸。

    叶天的手指轻轻捏住了颜如霜的手腕,戏谑的笑道:“颜大小姐,别跟我动手,不然的话,你会吃大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放开我!”颜如霜寒着脸,冷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孙科不仇方结察所闹阳不冷

    孙科不仇方结察所闹阳不冷  他不说,也是因为担心,这些话一旦说出口,会把两人的关系,搞得更加僵硬,难有回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叶天依言松开颜如霜的纤腰和手腕之后,倒退几步,旁敲侧击的问起颜如霜关于娃娃亲的事,于是开口道:“你知不知道娃娃亲这回事?”

    颜如霜冷哼一声,正忙着穿裤子,竟是头也不抬的回应道: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定娃娃亲?

    你这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?

    整天只会胡思乱想!

    谁要是敢给我定娃娃亲,我一定跟他没完。

    什么玩意儿嘛,切……”

    “倘若你有个未婚夫,是那种从小定下娃娃亲的,你会怎么办?”叶天把娃娃亲的事,说的刚才更具体一些,然后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说的是倘若,不是真的,你千万别误会,更不要把自己代入我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未婚夫,切,你是来搞笑的吧。”颜如霜再次冷哼道,瑶鼻翕动,明亮如秋水般的眼眸,闪烁着灼灼的光芒,“先前我跟你说过,我天生,我老妈老爸都知道。

    敌地科不鬼艘学所阳冷毫

    他们是万万不可能给我定什么狗屁娃娃亲的。

    而且,即便真的定了娃娃亲,我,也是绝对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我的人生,怎么能由他们做主。

    唉,只可惜,我的老妈,在我很小的时候不在了。

    结不科科酷后察战孤陌诺鬼

    老爸也在前段时间,死于非命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几句话时,颜如霜的语气蕴藉着淡淡的忧伤和无奈。

    从颜如霜的最后几句话,这一刻,叶天却赫然看到了颜如霜不为人知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叶天再次肯定:

    颜如霜也跟颜如雪一样,外冷内热,表面建筑起一层厚厚的铠甲,拒人于千里之人,而内心却涌动着热血和情义。

    “身患的人,天生讨厌男人,怎么可能与男人结婚?”颜如霜轻叹一声,语气再次浮现出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叶天的脑海,突然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当年,美人师傅跟他说起定下娃娃亲,他在江城有个未婚妻的事之后,美人师傅开始着手打造他的之体……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难道……难道当年美人师傅把我锻造成,是为了克制和治愈颜如霜的?

    不然的话,这两件事怎么会一前一后的出现……”

    叶天强行压制住内心的这个念头,不敢再往下想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