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5章孙家已死,温门当立
    身为当事人的叶天,连连咳嗽几声,赶紧把千面和颜如梦两女分开,免得千面凶性大发,伤害了颜如梦,导致局面越来越乱。

    如今颜如雪下落不明,尽管叶天感觉得出,颜如梦称自己为“二姐夫”,并非无心之举,但他现在却无暇追究,寻找颜如雪才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僵局虽然暂时化解,但令得叶天感到意外的是,白凝冰和白蛟两女在望向自己时的眼神中,也多出了一丝难以言状的异样目光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颜如霜的不辞而别,含恨离开,更是叶天感到一种莫名的失落。

    “对世间所有男人都不感兴趣的颜如霜,也许并不排斥我,她的,在我身上,起不到半点作用,也就是说,我跟她完全有可能成为真正公之于众的夫妻……”

    叶天也不知道怎地,居然会在这个关键时刻,想起这种事,只是如此一来,颜如雪那边,他又该怎么交代?

    昨夜与颜如霜被迫发生关系,也许还能向颜如雪解释得清,而现在的情况则是:

    颜如霜已经对自己动情。????以颜如霜的性格,还能遵守昨夜的承诺,向颜如雪隐瞒昨夜发生的事吗?

    这一刻,叶天觉得脑袋都快炸裂了。

    后远远地独敌恨所闹结帆恨

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沉重杂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艘远科远酷艘球接闹冷结学

    孙家老宅。

    郭子荣和钱不多两人,恭恭敬敬得像温顺的绵羊般,跪伏在温明脚下。

    而温明则正襟危坐的坐在太师椅上,双眸微阖,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自从六个小时前,李朝磊通知郭子荣和钱不多两人,来拜见温明之后,两人就一直跪到现在,谁也不敢率先开口,打破会议厅内的平静。

    而温明也自始至终,保持着一副老僧入定的安详神态,面对两个属下的到来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郭子荣和钱不多两人,浑身上下的衣服早就被冷汗浸得湿透,身下的地面,赫然已是一片潮.湿。

    但两人始终不敢妄动,就像两截树桩那般,直.挺.挺的跪伏在地,保持着抬头仰望向温明的姿态,脸上则定格着绝对臣服崇拜的表情……

    会议厅的气氛,安静如死。

    宛若一片绝域!

    就在这时,温明突然长身而起,在偌大的会议厅内徘徊了几步之后,身形再度凝滞停顿,波澜不惊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怒容,双拳一握,嘎嘎作响,声音阴冷如霜,一字一顿,铿锵有力的道:“这孙子,连本尊看上的女人,他也敢动,还真是要女人不要命啊。”

    后地地远方艘察战孤由月独

    随着温明口中的话,一句句的说出,整个会议厅内的气温,瞬间降低至冰点。

    “格格格……”

    “格格格……”

    钱不多和郭子荣两人,浑身颤抖,牙关打颤,冷汗再次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尽管对温明充满了无尽的恐惧和敬畏,但他们并不后悔投入温明麾下,为温明效力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温明又从十步之外,瞬间出现在太师椅上,阴沉的目光低垂着,望向脚下的郭子荣和钱不多二人,“你们为本尊建功立业的机会到了。

    从现在开始,本尊要招兵买马,扩充实力,组建江城地下世界的第三大势力,与青龙会和皇天盟,三足鼎立,最终将他们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江城四大家族,八大世家,也必须成为本尊的马前卒。

    谁敢不服,杀无赦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话时,郭子荣和钱不多两人的身子,突然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,从踢地上拎起,直接抛出几十米,然后重重落在地上,顿时摔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他们内心,因为温明这话,燃烧起来的热血,直接掩盖了他们身体上的疼痛。

    两人热血沸腾,眼中闪烁着壮志凌云的目光,再次跪伏在地,齐声回应道 :“小人明白,小人愿意为主人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还愣着干什么?”温明颇有几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示意令人两人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刚躬身退出会议厅时,温明又补充了一句,“具体该怎么做,李朝磊会告诉你们。去吧,本尊等着你们的捷报传来。”

    后科仇不情结察接冷接战月

    直到郭子荣和钱不多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温明的视野中时,温明才再次站起身,意味深长的开口道:“这个老宅子太冷清了,孙昌硕啊,你这个狗东西,你身前没能完成的愿望,本尊来替你完成,也算是对得起你传承给本尊的这一身本事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从此以后,世间再无孙家,只有温门。

    孙家已死,温门当立。

    岁在龙蛇,江城姓温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,晚霞满天,一抹斜斜的暖阳,照射.进会议厅的门口,洒在地面。

    空气中,有尘埃飞扬。

    温明又眯了眯眼,这时候,一条修长儒雅的身影,从外面走来,长长的影子,投射在地面。

    这人很快就走进了会议厅。

    然后,双膝一曲,直.挺.挺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王爷带着三十号小弟,离开老巢华兴大厦,直奔名苑华府,颜如雪的别墅而来。

    小弟全部留在外面,只有他一个人身上背着两把砍刀,满脸老泪纵横的跪爬着进入别墅,觐见叶天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嘛?”

    马王爷选择在这个时候来见自己,叶天并不觉得奇怪,真正让叶天感到意外的是,向来不带武器的马王爷,这次居然背着两口成年人巴掌宽的后背砍刀,锋利的刀光映照得一旁的颜如梦娇.躯轻.颤,面露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结不科科方后恨由月接不技

    马王爷跪在地上,痛哭流涕的嘶声道:“老大,我发现大错,以至于令得颜小姐下落不明,我来请罪,请老大杀了我,以正视听。”

    口中说着话,马王爷解下背上的砍刀,递给叶天,神色庄重诚恳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叶天一蹙眉,一脚飞起,直接将马王爷踢飞到七八米外的院子里,沉声呵斥道:“你如果真想死,又何必来见我?

    杀你?

    哼,我还怕脏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用人之际,我若是杀了你,谁还敢投靠我?

    孙科仇仇酷艘学所阳科技故

    后不远不情敌球由冷冷球艘

    你犯下的大罪,我会一笔一笔给你记上,等我接触颜如雪之后,自然会找你清算。

    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……”马王爷泪眼婆娑,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惊讶之色,他真没想到,一向杀伐果断的叶天,居然会一次又一次的宽恕自己的罪过。

    上次押解姚云,前往警局的途中,遭遇袭击,导致姚云失踪,至今下落不明,这次更是令得颜如雪在被人劫持……

    之前跟叶天结束通话后,马王爷一刻也不敢耽误,十万火急般来见叶天请死。

    叶天脸色一沉,再次沉声道:“滚出去,待命!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大!”

    马王爷擦干泪水,昂首挺胸,铿锵有力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哪怕是叶天事后跟他算账,他也认了。

    只要在解救颜如雪的行动中,好好表现,能将功补过,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心中暗暗打定主意,这次一定要全力以赴,不可有半点疏忽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