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90章有如软玉,像温香(6更完)
    说来也是怪,少女这番话还没说完,周王策惊讶的发现,自己的手足已经恢复如常,力量再次回到身,他猛地挥起手掌,“啪”的抽打了自己一个耳。请大家搜索(品書網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!

    痛!

    很痛!

    痛得他,眼泪鼻涕都差点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少女一见周王策的举动,立刻素手掩口,口再次发出无真无邪的咯咯娇笑声,娇美的身子又大幅度的依偎在周王策胸前。

    将饱满解释的胸脯,紧密无缺的贴在周王策的胸口,而且还轻轻摩擦研磨着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,不是梦,怎么可能是梦呢?”少女秋水般波光闪烁的眼睛,笑得弯成了两个小小的月牙儿,轻声细语的解释道,“不信的话,你用手摸.摸看。”

    柔柔的说着话的同时,少女拉起周王策的双手,一手轻抚在自己的胸前,另一手则放在自己的腿,时轻时重的摩挲着。????感受到掌犹如软.玉.温.香般的美妙肌肤,周王策还是难以相信,他觉得真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这种处变不惊,为了复仇,可以隐忍十八年的人,此时也感到满心惶恐害怕。

    而怀少女手引导他的动作,则变得越来越大胆直接。

    “蹭”的一下,周王策体内的火苗,终于在这一刻把全身点燃。

    先前那种爆炸的感觉,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又发现怀的少女,竟然变成了姚云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“阿牛……阿牛……来嘛……人家很需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的表情和语气,甚至是音调都与姚云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“阿牛”这个称呼,是周王策当年和姚云之间,秘密的约定。

    只有两个人,在做那种事的时候,姚云才会这么称呼他。

    原因是他像勤勤恳恳的老黄牛一样,埋头苦干,勤苦耕耘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称呼,周王策再也控制不自己的情绪,顿时变得神色激动,欢声大叫道:“阿云,阿云……”

    身子一翻,将怀的少女粗暴狂野的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结地远不鬼孙恨由冷陌太羽

    敌地远远方敌察接闹技结太

    他此时已经把身下少女,当成了姚云。

    把对姚云的满腹怨气,化作狠狠冲刺撞击的动力,向着少女的阵地,呐喊着冲杀而去……

    在回廊屋顶的房梁间,温明栩栩如生的一张脸,也在这一刻,缓缓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天身子一蹿,顿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,头重脚轻的失重感,瞬间袭遍他的全身,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,脑子里嗡嗡作响,蜂鸣声连续不断的回荡着,震得他脑仁生疼。

    再之后,他发现自己的所有功力全都消散一空,丹田内空空如也,经脉萎.缩,识海更是一片萧条,再无半点生机,花妖灵魂蜷缩在识海的虚空里,气若游丝,似乎随时都会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大.爷的,耗尽了我所有的功力……”

    叶天的心,气急败坏的爆了一句粗口,口却是半点声音,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意识正在逐渐模糊,整个人都像是飘荡在半空,随着风的吹拂,载沉载浮。

    这时,仅存的一丝理智,让他听到了千面几人,向他这边狂奔而来的凌.乱脚步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听到了千面几人七嘴八舌,发生争执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姚家。

    锦绣山庄。

    姚天下在浴池,把愤怒的情绪,发泄一通之后,逐渐归于平静,召唤回站在外面候命的两个不知名的小艺人,惶恐不安的为他擦干身的水渍。

    然后又命令两女尽情的为他服务。

    知道他把两女弄得死去活来,连续七八次飞云巅之后的现在,姚天下才摇摇晃晃的拍着有些沉的脑袋站起身。

    而两女早已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雪白滑腻的肌肤浮现出片片粉.嫩的桃晕,密集的汗珠汇聚成涓.涓细流,沿着身体曲线,肆意的纵横流淌,脸的倦怠神色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一手抓起一个小艺人的粉颈,像老鹰捉小鸡似的,很快将两女弄醒。

    “睡个屁?才这么会儿工夫,你们不行了?

    连本少这一关都过不了,以后你们还怎么陪那些大导演啊、投资商啊睡觉?”脸带着一抹残忍笑容的姚天下,又挥手拍打着两女的翘.臀,“本少这也是为你们日后的星途着想。

    吃得苦苦,才能开路虎。

    挨得炮炮,才能开捷豹。

    学会让人骑,才能开奥迪。

    让骑还会叫,才能开霸道。

    让骑还让啪,宝马开回家。

    让啪还让口,奔驰马有。

    本少这么做,纯粹是为了锻炼你们,你们得好好体会本少的良苦用心,别辜负了本少的一番心意。”

    后不科远方敌恨所闹指诺我

    姚天下一边说着段子,双手又转移到两女的胸前,毫不客气的揉搓碾压着,令得两女的饱满浑.圆的胸膛,在姚天下的五指间,变化出各种形状。

    在姚天下的蹂.躏下,两女原本被姚天下撞击得通红的翘.臀,此时更是布满了触目惊心的手指印,传来阵阵火辣辣的疼痛,更何况还有从胸前传来的钻心剧痛,更是令得两女眼饱含.着泪珠,想要大哭,却又不敢不出声来,只能任由泪珠,无声的夺眶而出,挂满在脸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叶天才心满意足的抓起两女的手臂,将两女丢人浴池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也跳入了浴池。

    宽大的浴池内,再次水花荡漾,噼啪作响。

    两女终于经受不住身的疼痛,哀嚎着惨叫出声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姚天下顿时感到兴味索然,冷哼一声,窜出浴池,躺在浴池外的长椅,冲着浴.室内的两女勾了勾手指,“你们若是还像条死鱼般飘在水,本少现在弄死你俩。

    本少都说了,本少这么做,也是为了让你们提前适应那个肮脏圈的氛围。

    你们不心存感激,也罢了,还在本少面前鬼哭狼嚎的?

    这像话吗?”

    孙地远不酷敌学所孤孤考后

    姚天下给自己点一根烟后,意味深长的摇头道:“本少前些天,跟绿胡子导演吃了个饭,他说要拍一部进军好来屋的商业片,需要选两个新人,作为主角。

    你们俩……”

    姚天下的话,欲言又止,而浴池涕泪如雨下的两女,已经纷纷破涕为笑,争先恐后的爬浴池,向着姚天下这边跑来,脸带着谄媚讨好的表情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