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6章跪谢不杀之恩
    邪神?

    邪神!

    眼前一直在扮猪吃虎的青年……

    竟然是——

    邪!

    神!

    闫军的这帮手下,虽然人微言轻,但毕竟都是在道上混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天如日中天的邪神之名,他们不可能不知道!

    黄毛的其余手下,此时已经全都吓得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刚才还试图对叶天动手的黄毛,则是直接吓尿。

    邪神这段时间内,以一人之力,搅动江城风云,凡是在道上混的人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邪神做的那些事,但却没有多少人见过邪神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难怪向来飞扬跋扈的闫军,在邪神面前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……

    只有白敬忠这个局外人,一脸懵逼的喃喃自语着,“邪神,我去,一听就很拉风的名字,看样子还是很厉害的嘛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,更是令得白敬忠,下定决心,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,都要撮合白素和邪神好上……

    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闫军,叶天的脑海中顿时想起,前些天在林家祠堂,曾见过闫军一面的事。

    当时的闫军,是以地下势力的代表人物出现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啊。”叶天懒洋洋一笑,挥了挥手,“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当时,只要是出现在林家的人,都在第一时间内听到叶天自曝邪神身份的事。

    闫军这个时候能认出自己,叶天并不觉得有多意外。

    此时的闫军浑身的衣服,都被冷汗浸.湿,嘶声道:“小人罪该万死,万万不该对您的女人心生觊觎,还请邪神责罚。”

    显然,叶天之前对黄毛说,白素是他的女人,那句话已经被闫军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责罚?你希望我怎么责罚你?”叶天轻吐出一个烟圈,意味深长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闫军吞咽一口口水,五指一张,猛地往自己裤裆里掏去。

    叶天一眼就看出,闫军修炼的是大力金刚爪,一爪抓出,足以开碑裂石,有着石破天惊的狂暴力量。

    而当叶天看清闫军的动作时,想要做制止,却已经根本来不及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“嗷”的一声惨叫,从闫军的口中传出。

    闫军犹如触电般,浑身巨颤,五官因为疼痛而剧烈的扭曲,面无血色,但依旧直.挺.挺的跪在原地。

    点点滴滴的鲜血,正从他的裤裆里,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他裤裆.部位的布料,已经破碎,露出里面一团模糊的血肉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旁的张雨欣,羞涩得尖声大叫,赶紧转移目光,望向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围众人,心底发寒,浑身的冷汗,再次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在闫军抬起的手掌中,赫然是他的男人象征!

    为了赎罪,他竟然毫不犹豫的一把摘下自己的象征物!

    不仅是闫军的小弟,就连有着见多识广阅历的叶天,此时也感到后背阵阵发凉。

    叶天曾见过把自个儿手脚四肢砍断的狠人,但像闫军这么狠的人,他也还是第一次见到!

    闫军的嘴角抽搐着,脸上强行挤出一抹笑容,颤声问:“不知道邪神现在,可否满意?小人已经自废作案工具,今后再也不能近女色。

    邪神若是想取走小人的性命,小人愿意当场自杀,以平息邪神之怒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叶天直截了当的打断了闫军的话,抬手道:“好了,此事,到此为止。白敬忠收了你的三十万彩礼,明天一大早,我会叫马凯转到你的账户上。”

    闫军都已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叶天也不方便再追究下去。

    “多谢邪神宽恕小人的罪过,小人万分感激。”闫军的声音,都在颤抖,汗出如浆,整个人像是从水池中捞出来的一般,“至于什么彩礼,小人也不要了,就当是对白素小姐的精神安慰费吧。”

    叶天呼出一口浊气,挥了挥手,正色道:“一码事归一码事,带着你的人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全都给我跪下,跪谢邪神不杀之恩。”依旧跪在地上的闫军,冲着周围的小弟,厉声吼道。

    众人早已对叶天噤若寒蝉,听到闫军的喝令,都是齐刷刷跪倒在地,山呼海啸般附和道:“谢邪神不杀之恩,谢邪神不杀之恩……”

    三声之后,闫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,森冷的目光望向黄毛的小弟,“留着你们几个废物的双手,也没什么用,给我砍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由闫军带来的一帮小弟,抡起砍刀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咔擦咔擦咔擦……”

    在刀锋与**剧烈碰撞声中,黄毛的十几个小弟,一个个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,像待宰羔羊般,全都被砍断了双手,趴在血泊里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再之后,闫军又指挥手下把现场清理干净后,才命人扛起那些昏迷的小弟,风卷残云般,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叶天松开揽在白素纤腰上的手臂,云淡风轻的拍拍白素的肩膀,“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,从此以后,再也不会有人敢来找你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张雨欣,此时在望向叶天的眼眸中,则滚动着掩饰不住的崇拜和敬仰目光,在她眼中,仿佛把叶天当成了至高无上的神。

    一颗少女的芳心,砰砰的乱跳着,随时都会跳出腔子,犹如怀中抱着一只躁动不安的兔子般,令得她面红耳赤,很不好意思的低垂着俏脸,不敢再跟叶天的眼神接触。

    “小天,谢谢你。要是没有你及时出现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”白素挤出一个凄楚的苦笑,下意识的想起,先前在叶家外堂,见到叶天与颜如雪两人亲密无间的举动,她赶紧向后倒退两步,与叶天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既然叶天还留在叶天,那么说不定颜如雪也没走。

    自己若是跟叶天靠的太近,要是被颜如雪看见,是会引起误会的……

    即便精明如叶天,一时间也没搞明白,白素与自己保持距离的用意是什么。

    叶天满脸关切的问道:“刚才的事,没吓着你吧?我也没想到这老家伙,下手这么狠。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白素羞红着玉脸,小声的回应着叶天。

    刚才闫军自废男人象征的画面,也是像噩梦般深深的烙印在她的脑海中,此时想起,还依旧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叶天长出一口气,试图用一种非常轻松的语气,化解白素内心的恐惧,“没有就好,其实也没什么的,无非就是血腥一点,这对于地下世界的人来说,很正常。

    在道上混的人嘛,就是这么的铁血彪悍。

    所以混江湖的人,通常都没有什么好下场,不是被人杀,就是杀了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白素连连点头称是,有催促叶天道,“你赶紧回到她身边吧,别让她担心你,我看得出,她心里是非常在意你的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