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7章当炮灰都没资格
    叶天知道,白素从小就没什么心计。

    他更清楚,白素这么说,并不是在施展什么欲擒故纵的伎俩,而是发自肺腑的希望,自己能尽快回到颜如雪身边,不要让颜如雪担心。

    但,白素越是这么说,越是这么的善解人意,就令得叶天越是感到一阵自惭形秽,深感对不起白素……

    “我也明白你的意思。”叶天蹙了蹙眉,再次铿锵有力的承诺道,“你放心吧,我上次对你的诺言,一定会兑现的,请你给我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你是我在这世上,不能再愧对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我走了,你好好照顾雨欣。

    等我把手上的事处理好之后,我会把你们两个接回城里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就暂时委屈你们两个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颜如雪,现在还坐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去,叶天还会有无数千言万语,要对白素倾诉。

    听着叶天由衷的一番话,白素眼圈通红,泫然欲泣,眼中滚动着晶莹的泪珠,泪水随时都会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有叶天这番话,哪怕她现在就死,她也能含笑九泉,无怨无悔了。

    叶天转身刚要离开,就被白敬忠一把扯着袖子,“原来你就是小天啊,哈哈哈,我说怪不得呢,你咋跟当年的叶老哥长得那么像,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原来你跟叶老哥是父子关系啊。

    你看我这进了水的脑袋,直到几分钟前,才认出你的身份,唉,人一老,就不中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见白敬忠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废话,本就对白敬忠很鄙视的叶天,此时更是毫不客气的打断白敬忠的话头,直截了当的问道,“我还有其他事要处理,没时间跟你在这里废话。”

    哪怕白敬忠是白素的养父,但就凭白敬忠把白素当成商品,卖给闫军的行为,就足以让叶天忍不住要出手废了白敬忠……

    白敬忠显然并没有觉察到叶天对他的愤怒,反而依然故作老实憨厚的笑道:“你跟素素是什么时候好上的?你们什么时候能真正的在一起?

    我是打心眼儿里,希望你们两个能喜结连理,成为一对人人称羡的夫妻。

    能看到素素有个好归宿,我这糟老头子,哪怕是死,也能心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和素素姐的事,就不劳烦你操心了。”叶天强压着怒火,很不高兴的回应了一句,“你还是好好掂量一下,该怎么用那三十万卖女儿的钱,给你的宝贝儿子娶老婆,传宗接代吧。”

    不是叶天不尊重白敬忠,而是因为白敬忠的行为,令得叶天无法尊重白敬忠。

    这种态度,与白敬忠是否是白素的养父,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纯粹是叶天对事不对人的原则体现!

    “我懂,我懂,我以后一定好好照顾素素,让她做好准备,嫁给你……”白敬忠没脸没皮的谄笑着。

    叶天没好气的冷声道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一转身刚要离开时。张雨欣眼泪汪汪的拉着他的手,不让叶天离开。

    “雨欣,乖,听话,这段时间,你就跟你在素素姐身边,她会很好的照顾你的。”叶天轻柔的为张雨欣擦去眼角的泪珠,微笑着安慰道,“我很快会来接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叶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一次见到张雨欣时,不仅感到欣慰,更是感到一种莫名的心动。

    意识到后者的时候,他赶紧收敛起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张雨欣还是个孩子,年纪比千面还小,与李小玉、兰可儿是同学……

    “到时候,我带你去找小玉和可儿。”叶天轻声道。

    张雨欣撅起娇.嫩的小.嘴,非常孩子气的伸手小拇指,娇.声道:“叶大哥,我们拉钩,我才相信你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闫军带着上百号手下,抱头鼠窜的离开了古巷。

    直到冲出古巷时,才长长呼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他浑身的衣服,完全被汗水浸.湿,此时甚至可以拧出.水儿来。

    “噗通噗通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个手下,也在这时候,全都瘫坐在地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能从邪神面前,捡回一条性命,对于他们来说,无疑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从他们听到的关于对邪神的种种传闻中显示,凡是与邪神作对的人,下场只有一个,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死!

    特别是上次有幸在林家,亲眼目睹过邪神与林振武交手的闫军,更是深知自己这帮手下,虽然人多势众,但在邪神面前,却连充当炮灰都没资格。

    闫军宁可自废男人象征,也不愿被叶天灭杀。

    他刚才做出这个举动,也纯粹是冒险一搏,根本不知道叶天在当废了男人象征后,还会不会要他的命?

    这些年,盘踞在老城区,他挣下了几个亿的资产,可谓是家大业大,有儿有女,过着挥金如土的生活,决不能轻易的去死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在知道,一旦真把邪神惹恼了,以邪神的手段和实力,完全有可能踏平他的所有产业,将他满门抄斩。

    所以,一见到叶天的面,他就表现出低声下气的卑微姿态……

    由两个手下搀扶着手臂,还勉强前站在地上的闫军,长出几口气后,沉声呵斥道:“黄毛,你给老子滚过来。”

    黄毛的双臂,曾被闫军亲手斩断,但直到现在都没昏死过去,两个小弟架着他的身子,听到闫军的喝令后,将黄毛从十步之外,拖了过来,重重的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他.妈.的,你他妈长着这双眼睛,有什么用?你告诉老子!”闫军气急败坏的眼神,死死的盯着面无血色的黄毛,“连大名鼎鼎的邪神,你都没认出来,你活着也没什么卵用了。”

    黄毛是闫军最信任的手下之一,对他一向忠心耿耿,所以才会把迎娶白素这么私.密的事,交给黄毛来做……

    “你他妈太让我失望了。”闫军一声长叹后,无力的挥了挥手,嘶声道,“这些年,你对我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你就安心的走吧。

    至于说,你的家人,我会帮你照顾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闫军又冲着身后的一个小弟,吩咐道:“废了他一对眼睛,然后直接剁碎了喂我的藏獒,这样才能发挥出他活了这么多年的价值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