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9章成熟艳丽顾嫣然
    姚云一见到温明突然出现,就立刻跪拜在地,对温明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温明则微眯着眼睛,打量着容颜憔悴的姚云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才蹙着眉,阴阳怪气的问道:“母狗,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大半夜的,怎么却哭成了泪人儿?

    是有人欺负你?还是你想起了什么伤心欲绝的往事?

    本尊还记得,前天突破你的后花园时,你虽然也大哭大叫,但也没有现在这般憔悴。”

    之后,姚云把自己傍晚时,走出会议厅,在回廊内看到的画面,如实向温明汇报了一遍,依旧跪倒在地,眼中的泪水,再次夺眶而出,满脸楚楚动人,哀艳凄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啊。”温明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,轻叹道,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

    周王策的行为确实该杀!

    不忠不义的人,活在这世上的确讨人生厌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温明这话,姚云顿时不由得心头一喜。

    从温明的话中,她能感觉得到:

    温明显然也看不惯周王策的行为!

    姚云刚要开口哀求温明出手斩杀周王策时,温明却像是看出了姚云的心事一般,继续开口道:“可是,周王策却是本尊的贵客,哪有东道主杀贵客的事儿啊。

    本尊知道你讨厌周王策,但本尊现在还不能杀他。

    再者说……”

    温明的嘴唇,突然凑到姚云耳边,意味深长的说出刚才,没说完的话,“再者说,即便要杀周王策,也应该是你亲自动手啊。

    你为他付出这么多,这些年待在颜华龙身边,以身祠虎,但依旧对周王策念念不忘,可谓是身在曹营心在汉。

    而这混蛋,却背叛了你。

    你是这世上最有资格,也是最有理由,亲手结束这畜生狗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姚云愣愣的望着温明,脑子里一片空白,耳边更是发出阵阵刺耳的嗡鸣声。

    温明一声长叹道:“到时候,本尊会给你一把非常锋利的刀子。

    你就一刀捅入他的心脏,然后冲着他的心脏部位,一刀一刀又一刀的捅.进去。

    呃,怎么形容呢?

    就像本尊挺身捅入你身子一样的捅。

    捅碎他的心脏后,你再挑断他的手筋和脚筋,划破他的大动脉,让他浑身血液流尽而死。

    本尊会事先把周王策捆绑在人字架上,让你尽情发泄怨气。”

    听着温明的这一番血腥入骨的话,姚云激灵灵打了个寒颤,心里满是恐惧,娇.躯轻.颤着,刚要开口时,温明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姚云再一次扑倒在地,身子如一滩烂泥般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而站在卧室外的温明,他斜斜上扬的嘴角,却在这时候,勾起一抹残忍神秘的弧度,嘿嘿的笑着。

    他费尽心思,从姚天下手中,救出周王策,并且把周王策带回孙家老宅,目的就是为了让姚云彻底死心和绝望。

    八个小时前,在会议厅里,他故意设下结界,让周王策看见姚云正跪在自己两腿.间,为自己服务的暧昧画面,而姚云却看不到周王策,却只能听到周王策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挑起周王策对姚云的愤怒,以为姚云已经背叛了周王策。

    再之后,温明又指示妙龄少女趁着周王策心神大乱之际,主动在周王策面前宽衣解带,勾引周王策上钩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则是,姚云看到周王策在妙龄少女身上挺动身子的消魂画面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温明暗中策划的。

    他绝不愿意看到姚云与周王策重逢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非常清楚姚云和周王策之间,彼此牵挂的深厚感情。

    尽管周王策利用姚云接近颜华龙,把姚云当成复仇的工作,但周王策却始终牵挂着姚云的安慰,更何况这段时间与姚云接触下来,温明更是惊讶的发现:

    姚云明知自己被周王策当成了工具,十八年来,还一直把周王策当成自己心爱的男人,而且时时刻刻想要与周王策重逢。

    这是温明决不能容忍的事!

    两年前,他苦苦追求过一个女孩。

    而对方却始终都没拿正眼,看过他一眼。

    所以,姚云对周王策的感情,令得他由嫉妒变成了愤怒。

    而他的父母,也是在他很小的时候,分道扬镳,他从小就跟在姐姐温红身边长大,这当他对姚云和周王策之间深厚的男女感情,由愤怒变成了要不择手段的拆散……

    “好戏又要开始了,本尊到时候,要不要把颜小豪也弄来?

    让他们一家三口‘团聚’,体验一把人伦分散的凄美.感受……”温明桀桀怪笑着,正要离开时,空气中闪烁着一道涟漪般的光芒,下一秒,李朝磊恭恭敬敬的跪倒在他脚边。

    温明收敛起冷酷的神色,变得有些着急,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事情办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面对着顾嫣然不依不饶的追问,叶天有点后悔自己跑来顾嫣然家的决定,但既然已经来了,总不能在硬着头皮回去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来你这里睡觉的。”

    叶天只能实话实说,这个时候,说得再怎么天花乱坠,也不如一句大实话更有效果。

    不料,顾嫣然却是回错了叶天的意思,格格一笑,葱白般娇.嫩的纤纤玉.指,轻点着叶天的额头,撒娇道:“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弟弟,果然是来睡姐姐的。

    干姐姐说到底不就是干姐姐嘛。

    来吧,干姐姐也要干弟弟。”

    顾嫣然这番话中的前后几个“干姐姐”,声调却各不相同,代表着不同的意思。

    叶天当然是再清楚不过,也不免感到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心中深知只有顾嫣然这种各方面都熟透了的女人,才会说出这种一语双关的话。

    要是换做颜家姐妹,或者苏心怡、白素等人,却是万万说不出这种放浪形骸的话……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叶天只能再次解释道:“我真是来你来家睡觉的,但不是为了睡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嫣然嘟着娇艳欲滴的丰润樱.唇,手上作出一个“停止”的动作,神色间却愈发变得勾魂妩媚,翕动着瑶鼻,疑惑不解的回应道:“我家有什么好睡的,还是睡你的干姐姐吧,干姐姐今夜一定让你享受到身为男人的成就感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蜗牛快跑说:晚上还有一更或两更,手上有鲜花的小伙伴,请把鲜花投给蜗牛,谢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