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2章求抱抱
    在顾嫣然卧室的大床.上,叶天睡得非常安详,像个孩子般平静。

    顾嫣然在客厅里,把一瓶红酒喝光后,带着三分醉意,摇摇晃晃的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然后,就坐在叶天的床边,双手撑着雪白的腮帮,像个陷入爱河的小女孩般,痴迷的打量着自己的初恋情人。

    深情款款的眼眸,一眨也不眨的端详着睡梦中的叶天,时而蹙眉,时而嘟嘴的微表情。

    令得顾嫣然忍不住想要嗤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这个纵横天下,横扫八荒,无所不能得像神一样的男人,在睡觉时,竟也是这样的……

    可爱滑稽!

    顾嫣然从没想过,有朝一日,自己能把身子献给大名鼎鼎的邪神。

    更没想过,能静静地坐在邪神的床边,看着邪神睡觉时候的样子。

    上次与叶天缱绻缠.绵,被翻红浪时,顾嫣然被叶天折腾的身乏体虚,结束欢.爱时,困得连眼皮都睁不开,当即沉沉睡去,根本没精力欣赏叶天的睡相。

    想起上次的美好夜晚,顾嫣然醉意朦胧的眼中,又浮现出一抹跃跃欲试的期待,一颗芳心更是有如鹿撞砰砰乱跳着,某处隐隐传来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趋势……

    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墙壁中显示的时间:

    现在才凌晨两点。

    距离天亮,叶天醒来时,还有整整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她不由得暗暗感慨道:

    这一夜真是太漫长了!

    只要天亮,就能再次跟叶天重温旧梦,扑到叶天身上,与叶天尽情缠.绵……

    然而就这时,叶天一声大叫。

    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似的。

    一下子,从睡梦中惊醒,条件反射般坐了起来,惊恐万状的眼神,游目四顾的扫视着,浑身上下,大汗淋漓,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正在欣赏叶天微表情的顾嫣然,也被叶天此时的动作,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顾嫣然赶紧手慢脚慢的站起身,满脸关切的问叶天,“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?”

    能见到向来桀骜不驯,从容镇定的叶天,露出恐惧的表情,这对于顾嫣然来说,也是一件非常意外的事。

    她一度以为,叶天是不会感到任何恐惧的,叶天的字典里,就没有“恐惧”二字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也是从这一刻起,她才意识到自己错了:

    叶天是人,而不是……

    神!

    叶天也有自己的恐惧和惊讶!

    “没什么,做了个梦而已。”叶天长出一口气,尽可能的把自己内心的震惊和慌乱情绪,压制下去,在顾嫣然面前,露出恐惧表情,不知怎地,他却没有半点担忧。

    反而觉得应该让顾嫣然见到自己最真实的一面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顾嫣然已经在用湿毛巾,轻柔的给他擦拭身上的冷汗,温柔乖巧的模样,就像一个贤惠勤劳的妻子。

    叶天的脸上浮现出掩饰不住的萧索落寞表情。

    很少做梦,几乎与梦境绝缘的他,今夜又做梦了。

    她梦见了两个少女。

    一个叫邀月。

    另一个叫怜星。

    两个拥有不死之身,不老容颜,在百年之后的现代重生的少女。

    他的梦境,有着神奇的预知能力,能在现实中得到印证。

    当年父亲被杀,母亲跟人跑路的画面,他也在事先梦到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在方媛的床.上,梦到孙昌硕生吞活人,凶恶残暴得就像一只来自洪荒时代的野兽。

    事后,也在现实中证明了孙昌硕,有嗜好吃人的恐怖行为……

    而这次,出现在他梦境中的少女。

    他当然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都是他曾经还在华夏时的女仆。

    他救了她们。

    她们无以为报,只能以身相许,甘愿当她的女仆。

    后来又发生了种种变故,导致他与两女彻底失去联络。

    这几年,他的梦中也从没出现过两女的踪影。

    而这次,在梦中,他却见到了两女自毁分身的凄惨景象。

    他听不清两女口中喃喃自语的那些话,但他却感觉得到两女因为心存愧疚,正要为他去死……

    再之后,龙王从天而降,他的梦境,也被瞬间打断。

    “你抱抱我可以吗?”

    身上的冷汗,已完全被顾嫣然擦干,叶天突然目光温润的望着近在咫尺的顾嫣然,向顾嫣然真挚诚恳的开口提出自己的诉求。

    顾嫣然愣了一下神,放下手中的毛巾,嗤嗤一笑,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以她明察秋毫的眼力,当然看得出,现在的叶天尽管表面上一直在掩饰恐惧,但恐惧感却依旧如跗骨之蛆般,萦绕在内心深处,经久不散,折磨着叶天的心灵。

    顾嫣然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脱得不着寸缕,爬上床,背靠着床头,然后向着叶天敞开丰硕饱满的胸膛,冲着叶天招手道,“来吧,干弟弟!

    干姐姐向你保证,绝对不干干弟弟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顾嫣然脸上散发出一种母性温柔的光辉,尽管口中说着一语双关的话,但却显得非常严肃认真,是真的只想用自己的怀抱,来温暖叶天恐惧寒冷的心灵……

    叶天不再犹豫,像个迷失了方向的孩子般,再次躺在顾嫣然身边。

    然而将脑袋枕在顾嫣然两座高耸入云的雪峰中间。

    波澜不惊的呼吸着从顾嫣然身上飘散出的迷人香气,让他有一种回到了母体的温暖感觉——

    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,充斥在他的内心深处。

    令得他无法生出半点的邪念旖旎想法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说话,彼此静静的听着对方的心跳。

    一时间,卧室里一片温馨安详。

    顾嫣然甚至还用手轻抚着叶天的脸孔,将叶天的脑袋,尽可能的固定在,自己的两座云峦中间。

    而叶天的脑海中,却不断浮现出,梦中见到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船舫酒店。

    套房的大床.上。

    从怜星胸口出喷涌而出的鲜血,在眨眼间把雪白的床单,染得通红。

    像雪地上绽放出的鲜艳梅花,红得触目惊心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……你的理由?”

    怜星眼中的光芒正在逐渐隐没,生命力也在渐渐消失,整个人显得越发的衰弱,随时都会失去。

    她当然也知道,这世上,只有邀月能杀死她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,邀月竟然会这么快就对她动手!

    邀月精致绝美的脸蛋上,浮现出的凄美笑容,愈发的明显,甚至还带着一抹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她的双手正探入怜星的心脏部位,手指甚至能触碰到,怜星体内那颗依旧还在跳动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对主人,必须有着绝对的忠诚,哪怕是一丝一毫的背叛,哪怕是被逼无奈,都不可以!”邀月的语气再次变得沉稳厚重起来,斩钉截铁的回应道,“我只要杀了你,摧毁掉你的本体和分身,而我也会随之消失在这世上。

    我们本来不就该重生在百年之后的现在,你我都是世人眼中的怪物,本该死在百年前那场天下浩劫。

    刚才我说,摧毁咱们的分身,然后咱们重回主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其实,那是骗你的,我若不这么说,你哪能轻易让我,挖出你的心脏,摧毁你的本体……”

    邀月话音未落,一道她非常熟悉的沉重脚步声,突然从外面传来。

    尽管房门紧闭,但她还是听得真真切切,正向这个套房,一步步不紧不慢,犹如闲庭信步般走来!

    而被她骑.跨在身下的怜星,此时虚弱的神态,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则是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