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6章这里有只狐狸精
    面对着少女活色生香的引诱,周王策却始终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他的内心深处充满了对姚云的愧疚!

    少女又絮絮叨叨的说出许多令人面红耳赤,心跳加速的话,但始终没能让周王策作出进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听着少女完全超越她这个年龄段的那些污言秽语,连周王策都感到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令得他对少女愈发感到厌恶。

    少女却依旧不依不饶,不断的扭动着温香.软玉般的身子,往周王策的身上摩擦挤压,到了后来甚至是手口并用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少女精妙高超,非常娴熟的动作中,别说是周王策这种凡夫俗子,哪怕是诸天神佛,也经不住少女的撩.拨挑.弄。

    渐渐的周王策,又再次怨念暴涨。

    对姚云的愧疚亏欠心里,逐渐被抛到脑后。

    怀中的少女,就像一只狐狸精似的勾魂夺魄,娇.媚入骨。

    每一寸肌肤,都释放出撩人心魄的魅力!

    周王策一阵恍惚,如坠云里雾里,气喘吁吁的问,“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听下口中的动作,发出一串有如银铃般悦耳动听的娇笑声,半晌之后,才幽幽的开口道,“我也不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此时的周王策,尽管体内燃烧着无尽的火苗,但还残存着一丝理智。

    即便少女不说,他也想象得到,这个少女已经与温明有关。

    至于温明为什么要这么做,周王策却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周王策一声轻叹,喃喃道:“我总觉得你我就像是在梦中相会似的。

    因为现实中,像你这样善解人意,又乖巧温柔的女孩子,几乎死绝了。

    你能满足我的所有需求。

    有些细节的想法,即便我不说,你也能提前想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梦中,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完美的女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格格格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又欢快的笑了起来,纤纤玉手在周王策身上游走着,所到之处,仿佛带来一阵电流,在瞬间刺激得周王策体验到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。“大叔这么喜欢我,我感到很高兴。

    既然大叔觉得是在梦中,那么我的名字就叫……

    梦女吧。

    大叔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此时的少女又露出几分天真无暇的娇憨神韵,仰着脸,人畜无害的向周王策追问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原先落在地上的月光,一路转移,全都倾泻在少女的脸上。

    如玉生香。

    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如烟如雾。

    少女精致美丽的瓜子脸,令得周王策忍不住生出错觉,觉得自己似乎真的进入了梦境。

    而当他再次凝聚目光,望向少女时,月光已经从少女脸上移开,落到了床下。

    “梦女,梦中的女孩,真是个好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周王策语气中露出掩饰不住的赞许之意,他的感慨还没发完,身体突如其来的变化,就令得他后面的话,只能硬生生吞回肚子里,再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时候的少女,已经坐在了周王策身上,起伏着身子,微微张开娇艳如花瓣般的樱.唇,口中发出阵阵消魂蚀骨的潜吟低唱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跟着温红回到黑虎帮总部的颜小豪,甚至还在温红的介绍下,见到了韩菲。

    韩菲遭到温红的软禁,失去自由。

    虽然身陷囹圄,神色憔悴,但始终保持着镇定自若的神态。

    不吵不闹,始终安静如一。

    见到温红和颜小豪的到来,依然很平静的跟温红点头打招呼。

    两人不像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敌人,反倒像是相识已久的朋友。

    自从颜小豪在地窖中,看到貌若天仙的韩菲之后,就感到心.痒难耐,恨不得立刻把韩菲给上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当他知道韩菲也是叶天其中的一个女人时,更是令得颜小豪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若不是温红跟在身边,他肯定早就解开裤子,冲入羁押韩菲的囚室中了。

    颜小豪跟在温红深厚,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地窖,真可谓是一步三回头。

    再说韩菲这边,即便是面对着颜小豪没有半点掩饰的饥渴银邪目光,她也没有露出半点恐惧害怕的表情,依旧非常平静的盘膝坐在原地,直接无视了颜小豪对她的仰慕和强烈的占有欲。

    一开始落到黑虎帮手上,后来温红出现,在她即便被霸天虎玷污时,救了她,避免了她遭到霸天虎的侮辱,那时她以为温红是来救她的,事后她才知道:

    温红也是叶天的敌人。

    之所以从霸天虎手上救下她,也是为了用她来对付叶天。

    当她从温红口中得知,对叶天仇恨的真正原因时,却让她怎么也无法对温红产生敌意?

    以至于令她无法把温红当成敌人!

    温红的叶天的恨,是——

    因爱生恨。

    爱而不可得,所以恨之入骨深!

    因为同是女人,所以她完全能体会到温红非常这种矛盾的心理。

    暗无天日的狭小囚室内,禁锢了韩菲的身体,却没能约束住她宽厚仁慈的心灵。

    她甚至试图在未来的某一天,见到叶天时,能用一己之力,化解叶天和温红之间的恩怨,让叶天也接受温红对他的爱意。

    反正叶天的女人,又不是只有温红一个……

    她完全能接受其她女人,对叶天的崇拜和爱意。

    像叶天那样的绝世强者,身边若不是美女如云,那才是咄咄怪事呢?

    即便叶天真能守身如玉,从一而终,那些试图对从他身上得到某些利益的女人,是万万不会对他置之不理的,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接近叶天……

   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也是叶天足够强大,足够男人魅力的一种体现。

    尽管直到现在,她还没有与叶天发生实质性的关系,但她知道叶天对自己是真心的,而她也对叶天情有独钟。

    仅此而已,却已足够!

    她爱叶天,甚至于超过了珍爱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黑虎帮总部的地窖,说是地窖,其实根本不是用来储藏东西的,而是用来羁押犯错了的成员,或者是其他势力混入黑虎帮刺探情报的间谍,而且面积非常大。

    整个七层楼房的地下,足有上千平米的区域内,分割出无数囚室。

    自从韩菲被关入囚室以来,她时时刻刻都能听到从其他囚室传来的凄厉惨叫声,以及兴奋残忍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这里无异于人间地狱,在韩菲的印象中,凡是进入这里的人,就再也没有能活着出去的。

    几乎每个小时,就会有黑虎帮的成员,拖着一具或者两具残缺不全,鲜血淋漓的尸体,从她所在的这间囚室门口走过。

    相对其他囚徒而言,韩菲的待遇,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除了温红,时不时的会来看她一眼,跟她神经质似的,喋喋不休的说着对叶天的崇拜景仰,以及无限的恨意之后,黑虎帮的其他成员谁都不敢多看她一眼,跟不敢对她有半点言语或肢体上的调戏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因为对温红心存绝对敬畏,才强行控制住内心的兽性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温红的纤手不经意间,在斑驳而且有着细小龟裂的墙壁上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从指间传来的某种触感,令得她像是触电般,缩回手掌,内心深处更是略过无尽的恐惧和震惊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手指触碰到的东西,并不是粗糙的墙壁,而是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