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2章滚回母体,安享晚年
    许国章打量着放在桌上的一纸任命书,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动着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还围绕着几个队员。

    昨夜发生的闫军凶杀案件,令得他焦头烂额,一直忙到现在,都没时间合眼。

    刚要打个盹儿的时候,此时就站在眼前的年轻人,突然缓步走入他的办公室,然后把局长任命书,放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是新来的,姓朱名泽楷,从现在开始,我就是你们的局长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脸上露出阳光般灿烂温和的笑容,令人倍感亲切。

    但是办公室内的十几个警员,却感到一阵愤怒、疑惑。

    这年头的罪犯,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竟然敢闯入警局,冒充局长!

   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

    几个本就火气大的警员,对视一眼,纷纷离座而起,目光不善,向着朱泽楷这边靠近。

    眨眼间就把朱泽楷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等待着许国章的进一步指示。

    许国章是他们这群人的头儿。

    没有许国章的示意,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,只是在口头上宣泄着各自此时的怒火……

    “他.妈.的,臭小子,丫得你是不见棺材不掉落啊,胆子忒大了,待会儿我要是不把你扭送到小黑屋关禁闭,我就是你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像你这种胆大包天的狂徒,就应该限制自由,免得又在外面惹是生非,给社会造成不安定因素。”

    “我勒个草,世道不太平,就是因为有这种不法之徒捣乱,依我说啊,这种人就不该活在,应该一枪击毙,真他妈肆意妄为,胆子大得没边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就等着吧,待会儿你有好受的,敢冒充咱的美女局长,你完蛋了,老子不把你打出绿屎,老子就跟你姓……”

    七八个将朱泽楷包围的警员,群情激奋,议论纷纷的叫嚣着,心中的怒火,令得他们完全失去了身为警员的光辉形象。

    反观朱泽楷则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嘴角边隐约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,给人一种清风拂面的感觉,似乎一点也没有把众人的误解,甚至是辱骂,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始终放在许国章身上,也在等待着许国章的反应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许国章咚咚的敲着桌子,示意众人先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年头的诈骗犯,胆子之大,令人瞠目结舌,连朝廷大员都敢冒充,更别提冒充一个小小的警局局长了。

    许国章能在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,自然不是有勇无谋之辈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就对眼前的朱泽楷,既没有表现出愤怒仇视,也没有露出阿谀逢迎的态度,保持中立,静观众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许国章才掏出手机,给上官蔷薇拿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六个小时前,他还在闫军的凶杀现场,见过上官蔷薇,倘若上官蔷薇真的调离了老城区警局,昨夜上官蔷薇就会跟他说,但眼前的任命书却又是真的,没有半点作伪的痕迹。

    从书文的格式、措辞,再到公章大印,全都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许国章也吃不准,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内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点起床的上官蔷薇,这个时候,正驾驶着车子,行驶在前往青阳区警局的路上。

    接到许国章的电话,也是稍微一愣。

    当她听到许国章向她求证局长真伪时,她自然也不愿隐瞒许国章,将自己已经调离老城区警局的事,告诉了许国章,还略显愧疚的表示,昨夜时间匆忙,在闫军的凶杀现场,没来及通知许国章……

    与许国章结束通话后,又是一个陌生电话,打入她的手机。

    对方自称是青阳区警局的副局长王渊,向她汇报说,在船舶酒店发现了一具无名干尸,向她请示下一步的办案思路。

    “我得先把现场查看一遍,其他的事,先放在一旁。”

    上官蔷薇心神一凛,黛眉微微蹙起,心里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事,即将发生!

    由于她今早起床比较早,忙着赶往青阳区警局,没时间关注江城的当地论坛,所以她并不知道船舶酒店发生干尸的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上官蔷薇通完电话后,许国章暗暗长出一口气,后背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这他妈差点就铸成大错了!

    竟然把新任局长当成了诈骗犯。

    好在他之前并没有对朱泽楷露出任何态度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许国章赶紧站起身,但他脸上也依旧表现出和之前一样,不冷不热的神态,避免给朱泽楷留下,自己是个马屁之徒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“哎呀,误会,误会,都是一场误会,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。”许国章脸上挂着老奸巨猾的笑容,主动向朱泽楷做自我介绍,“我叫……”

    而一旁的其他警员,则在这一刻,全都傻眼了,脸色惨白的望着近在咫尺的朱泽楷。

    无形中仿佛被人狠狠的抽打了十七八个嘴巴,一个个面红耳赤,惭愧万分的低垂着脑袋。

    这他妈新局长上任第一天,就把人家给得罪了,以后还不得天天穿小鞋啊。

    众人又开始纷纷向朱泽楷赔礼道歉,极尽巧舌之能事,喋喋不休的忏悔着自己刚才莽撞冲动的行为,有眼不识泰山的短浅目光……

    整个办公室内,回荡着众人七嘴八舌的道歉言论。

    而且,声音一个比一个大,似乎生怕声音小了,朱泽楷无法听见。

    心中也在暗暗埋怨,上官蔷薇为什么不提前通知,将会有新局长就任的事。

    甚至还埋怨眼前的朱泽楷身穿普通的t恤,没有半点官架子,与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一般无二,哪里有半点局长应该展示出的威风,让他们无法一眼看出朱泽楷就是局长……

    打量着众人前倨后恭,前后几分钟内,形成的强烈反差神态,朱泽楷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师傅曾说过,红尘中,存在着形形色.色的各种人。

    想必,眼前这些畏惧权力,趋炎附势的人,就是其中一类。

    朱泽楷第一次下山,心性单纯,但绝不是傻.子。

    眼前这些警员的真实用意,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朱泽楷终于在第三十七次抬手之后,令得众人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误会,都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朱泽楷也套用了许国章的说辞,向众人宽容大度的回应道,“你们对我有误会,这很正常,我不介意。

    从现在开始,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平息老城区内的一切不安定因素,将各方地下势力全都压制住,不许他们在制造出流血杀戮事件。

    这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……”

    昨夜与龙王分开之后,朱泽楷就在第一时间内,来到老城区,而且亲眼目睹了好几场地下势力的火拼争斗。

    他的一番话说完后,却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耷.拉着脑袋,回到各自的座位上,谁也不搭理他,心中有一万头草.泥.马,奔腾呼啸而过,再次对朱泽楷充满了鄙视和嘲笑:

    这尼玛是从幼儿园出来的小朋友吗?

    没一点这个年纪的人,应有的世故圆滑。

    老城区的局面,要是这么容易控制的话,也不会因为闫军一死,就让老城区彻底陷入混乱动荡的状态。

    甚至有几个坐在远处角落里的警员,接头接耳的小声骂着,新任局长是个装逼犯。

    若是在其他领域装逼吹牛,倒是没什么,但在警局装逼,就是真的傻.逼了,还是趁早滚回母体中安享晚年吧

    众人毕竟对朱泽楷的局长身份,心存畏惧,并没有当着朱泽楷的面,大笑出声……

    “这有困难吗?”

    朱泽楷修长浓密,犹如刀裁般的眉峰,也在这一刻,紧紧的蹙了起来,但依旧淡定从容的目光,向众人脸上望去,疑惑的开口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