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9章为你心疼,为你默哀
    一声枪响之后。

    再也没有哪个吃瓜群众,还敢逗留在现场。

    全都在这一刻,感受到了来自眼前这位冷艳美女的坚决和……

    杀气!

    眨眼间,所有的围观人群,全都散去。

    留在现场的几个警员,也全都目瞪口呆的望着上官蔷薇。

    在先前的口耳相传中,他们这个时候,都已经知道了上官蔷薇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更是对这位新局长的霸气,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之前的几任局长,还没有谁敢在光天化日之下,冲着吃瓜群众鸣枪示警的……

    “有什么线索?”

    上官蔷薇阴沉着脸,收起枪,冷声问现场勘验的警员。

    几个警员愣了一下神,心惊胆战的小声回应道:“目前……目前还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继续找,查这辆运渣车的来历,查司机的身份信息,天下没有破不了的案子。

    唐局的死,不管是正常的车祸,还是有人蓄意暗杀,都必须拿出充分的证据……”上官蔷薇的话,还没说完,叶天懒洋洋的声音,又从她身后传入耳中……

    “心疼各位男性同胞三十秒,为你们默哀,竟然到了八辈子血霉,在一头大发雌威的母老虎手下工作,唉,为了生活,不易啊。”叶天说着话,已经来到了死亡现场,毫无惧色的打量着近在咫尺的上官蔷薇,目光一转,落在满地的鲜血和残肢断臂上。

    上官蔷薇刚要开口反驳叶天时,叶天却淡淡开口说了几句话,令得现场所有人,全都头皮发麻,感到一阵恐惧的寒意,从脚底板直冲向天灵盖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韩菲,已经醒来。

    但依旧还在囚室内。

    揉着疼得像是要爆裂的脑袋,背靠着墙壁,坐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口鼻之中发出阵阵痛苦的低吟声。

    耳边还能隐隐听到,从其他囚室内传来的哀嚎惨叫声,鞭打呵斥声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两个彪悍的光头拖着一个浑身浴血的青年,从韩菲所在的囚室门口经过。

    韩菲总觉得自己的脑子里,好像多出了一点东西。

    但具体是什么,她却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会想到昨夜在墙壁上摸到八卦图时的往事,她下意识的伸手,再次往墙壁上摸去。

    而这次,更是让她感到惊讶,墙壁上原本镶嵌着八卦图的位置,此时已经镂空,出现了一个凹槽,与八卦图的大小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八卦图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韩菲喃喃道,又想起自己昨夜昏迷之前,恍惚间见到了一抹金光飞入自己的眉心处,“莫非……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的韩菲,再也无法保持平静镇定心态,本能的用手摩挲挤压着眉心,感受这里的一样。

    然而触手之处,一片平.滑柔.软,并无异常。

    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!

    但她的脑袋还是疼得厉害,这让她感到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作为护士的她,最基本的医学常识还是有的,脑子里进了东西,肯定会带来大麻烦……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道她最不想看见的身影,摇摇晃晃的向着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嘴上叼着还没点燃的雪茄,手中轻晃着半杯红酒,脸上故作优雅的浮现出一抹绅士笑容,眼中则露出掩饰不住的渴望和兴奋——

    就像色.鬼遇到了大.胸,灵魂灌满了风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干嘛?赶紧去追人啊。”叶天振振有词的对上官蔷薇吩咐道,“沿着东海路一直向西,那里有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。

    运渣车司机,就是从那里开车出来的,而且他在出车前,曾跟一个名叫李朝磊的男人,有过密切接触,至于谈论了什么,我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你们只要能找到李朝磊,就能顺藤摸瓜,调查处唐绍基遇害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几乎没有人相信叶天这话,但叶天的这番话,却偏偏说的有理有据,仿佛是他亲眼所见似的。

    所有警员的目光,也都齐刷刷的望向上官蔷薇,等待着上官蔷薇的进一步指示。

    上官蔷薇略一沉吟,她越发觉得自己的这个叶姓房东,实在不是个简单的人物……

    有着深不可测实力!

    有着神秘的洞察力!

    还有着令得王渊也不敢扣押的背景!

    这哪里还像是一个普通平凡,而且猥琐下流的房东?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个混迹在市井之中的绝顶强者啊!

    见上官蔷薇迟迟没有进一步动作,叶天长出一口气,翻着白眼,正色道:“因为唐绍基生前,对我还算客气,所以我才给你们指点一条迷津的。

    你们爱信不信,反正死的又不是我同事。”

    叶天说的理由,倒是实话。

    与唐绍基并无深仇大恨,但也算是有些交集,所以刚才他启动,感悟到已成无头尸体的司机,生前发生过的一些事,接到的一些人……

    “你就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上官蔷薇锋利如刀的目光,直勾勾的盯着叶天,语气不善的质问道。“我有理由怀疑,你就是谋杀唐局长的同伙,不然的话,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?

    要么,你就是在信口开河,试图捉弄警方?”

    叶天眼中闪烁着促狭的目光,“要不咱俩打个赌呗?”

    “怎么赌?”上官蔷薇也被叶天的话,勾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她明知先前叶天那番话,很有含金量,但碍于身份和面子,而不愿采纳叶天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赢了,你就当着这些人的面,叫我一声老公,如果我输了,我就当这些人的面,叫你一声老婆,你敢赌吗?”叶天的语速越说越快,说到后来,语速简直成了连珠炮似的。

    而在气头上的上官蔷薇,却是想也没想就点头,作出回应:“行!”

    现场稍微冷静的几个警员,一个个瞠目结舌的望着上官蔷薇,为叶天的无耻暗暗咋舌,为上官蔷薇的糊涂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这哪是什么赌约?

    不论输赢,吃亏的都是上官蔷薇。

    一个并不认识的警员,刚要开口劝说上官蔷薇改变主意时,上官蔷薇猛地一挥手,“王局,带上你的人,立刻奔赴这混蛋说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王渊刚才当然也听清了叶天提出的赌约条件,暗暗对叶天的无节操行为,竖起大拇指,母老虎的屁.股也敢摸,真是胆子大啊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