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1章叫声老公来听听(4000字)
    从韩菲口中迸出的一个“滚”字,在颜小豪的心头,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更是令得颜小豪恼羞成怒,直到走到地下室之后,才狠狠的吐出一口浓痰。

    若不是温红一再强调,不许他触碰韩菲一根汗毛,他早就对韩菲做出实质性的动作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颜小豪更是对温红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而韩菲对叶天死心塌地的态度,也愈发令得他对韩菲,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一个个全都该死,你们都给老子等着,老子要把你们一个个都给收拾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颜小豪来见韩菲,也是偷偷摸摸来的。

    他以为温红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这个时候的温红,正风情万种的站在楼房的天台边缘,嘴角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阴邪表情,目光一眨也不眨的锁定在颜小豪身上。

    这是黑虎帮的总部,更是她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自从颜小豪昨夜跟着她来到黑虎帮之后,颜小豪的一举一动,都在她的监控之下。

    哪怕是刚才颜小豪悄悄进入地下室,去探望韩菲的事,也没能逃过她的视野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把颜小豪,带回黑虎帮总部,更不可能毫无目的性的介绍韩菲给颜小豪认识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中,按部就班的进行着……

    “叶天,你给老娘等着,你是老娘的小狼狗。

    不论你再怎么倔强,你终究逃不过老娘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既然老娘不能得到你,那么其她女人,也休想得到你。

    要么做老娘的小狼狗,要么就让老娘毁掉你,而且是……

    亲手毁掉!”温红成熟性感的娇艳容颜上,随着这番话一句句的说出,顿时浮现出一抹掩饰不住的愤怒和怨恨,双手十指,缓缓收拢,爆发出阵阵清脆震耳的“咔咔……”声响。

    眼中更是怒焰滔天,恨不得把世间万物,焚烧成灰烬,稍作沉默后,又咬牙切齿的继续开口道,“你们这些人,呵呵,终究只是老娘手上的一枚棋子。

    哪怕老娘的小狼狗在内,总有一天,也得规规矩矩的跪.舔老娘。

    当初是你拒绝了老娘的爱慕,老娘要把你身边的红颜知己,一个个亲手弄成丑八怪,然后再让你跪在老娘脚下,臣服在老娘的身下,心甘情愿的当老娘的小狼狗……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话时,温红发出阵阵疯狂得意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颜小豪,身形一闪,消失在温红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而温红也懒得追踪颜小豪的下落,因为她深信:

    以颜小豪对叶天的仇怨,再加上对韩菲的爱慕,绝对会再次重返黑虎帮总部!

    “小猫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儿,温红头也不回的冲着站在十米之外的霸天虎,不冷不淡的轻唤了一声,“给老娘给上来。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被温红以强大神秘的武力,征服之后,原本霸气冲天,不可一世的霸天虎,在温红眼中,也成了温顺的猫咪。

    温红对霸天虎更是,不论当面,还是背地里,都是把霸天虎称为:

    小猫!

    而霸天虎也规规矩矩的听从温红的召唤,从不敢表露出半点怨言和无奈。

    此时的霸天虎,听到温红的唤声,也是一如既往的三步并作两步,快步来到温红面前,佝偻着身子,像一个听话的狗奴才似的,诚惶诚恐的小声回应道:“小人在,不知帮主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加强对韩菲所在囚室的监管,但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,似松非松,似严非严。”温红神秘兮兮的轻声道。

    霸天虎能成为地下世界的一方枭雄,自然不可能是没脑子的蠢货,一听温红这话,顿时就明白了温红的意思,赶紧连连点头称是,然后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温红丰润饱满的红唇中,叼着一根女士香烟,袅袅青烟从她口鼻中飘出,将她国色生香的玉脸,渲染得光怪陆离,神秘妩媚。

    “都等着吧,你们全都是老娘的裙下之臣。

    小狼狗,老娘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三眼郎君前天没杀掉你,这一次,机会难得,但愿你要珍惜啊……”温红依旧满眼怒焰的目光,望着韩菲囚室所在的方向,自信十足的喃喃着。

    一想到叶天那英武盖世的不凡身姿,邪魅不羁的笑意,以及威武不屈的霸气,温红雪白滑腻的俏脸上,竟然在不知不觉间,浮现出一抹醉人心神的红晕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从包臀蕾丝吊带衫下,露在空气中的一双大长腿,紧紧的并拢齐在一起,轻轻摩擦着。

    一双纤手,不知何时也放在了胸前,隔着薄如蝉翼的蕾丝吊带,在某处波澜壮阔的风光上,时轻时重的活动着,还伴随着从口鼻之中发出的阵阵潜吟低唱声,没有丝毫掩饰的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大老远望去,温红曼妙丰腴的性感身躯,迎着初升的朝阳,极有韵律的扭动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当叶天觉得有一丝莫名的恐惧感,从心头升起时,王渊已经带队回到现场。

    一见到王渊等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叶天倒是显得非常平静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而上官蔷薇这个时候的脸色,则变得更加的难看。

    从徐浩东那里,根本没有得到关于叶天的半点消息。

    徐浩东一个劲儿的表示自己,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叶先生是谁。

    上官蔷薇追问到最后时,徐浩东才支支吾吾的说,他只知道对方姓叶,其他的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这让上官蔷薇气得真想很抽徐浩东的大嘴巴子,但事到临头又硬生生忍住心底的怒气和冲动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一见到王渊,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好脸色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尽管从王渊等人满脸疑惑震惊的表情上,上官蔷薇已经隐约猜到了王渊前往东海路工地,追查运渣车司机同伙的事,已经被叶天事先预料到了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忍不住亲口问出来。

    王渊带人按照叶天提供的线索,火速赶往东海路的建筑工地,通过调查后,得出的结论,与叶天说的几乎是如出一辙……

    据目击者称,运渣车就是从这个工地离开的。

    而且司机李奎,在出车前,曾跟他的堂兄李朝磊有过接触,两人当时还避开众人,特意跑到远处的角落里,勾肩搭背,小声的说着什么隐秘事情,不愿让人知道。

    再之后,李朝磊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兴致勃勃,甚至欢喜得哼着小曲儿的李奎,也开着车,离开了建筑工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王渊等人的出现,工地上的人,谁也不知道好李奎已经发生了车祸,当场横死街头……

    当王渊把调查后得出的结论,向上官蔷薇如实说出时,不仅是上官蔷薇震惊,就连叶天身边的顾嫣然,也再一次用崇拜景仰的目光,仰望着叶天,恨不得时时刻刻准备着对叶天顶礼膜拜,唱征服。

    至于徐浩东、王渊、以及参与调查的所有警员,则更是把叶天当成了无所不能的神。

    这是未卜先知的神奇能力啊!

    章鱼保罗都没这本事!

    只有神才能有如此神妙的手段!

    甚至还有警员异想天开的想到,像叶天这样的奇人异事,若是能加入警方,绝对是警界精英里的精英,能未卜先知,无形中也能为警方减轻无数的负担……

    “美女警花老婆,赶紧叫我一声老公吧,愿赌服输,你跟我的赌约,你输了。”这种无伤大雅的赌约,叶天倒是不介意继续跟上官蔷薇纠缠,“你是高高在上的局长,我只是个升斗小民,你要是不兑现自己的承诺,恐怕会让人笑话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蔷薇咬了咬贝齿,恨不得将叶天碎尸万段,如果不是当着众多属下的面,她真的有可能再一次向叶天发动攻势……

    “就是嘛,小警花,言而不信,不知其可,你虽然职务不高,但好歹也代表着官方形象。”明显是站在叶天这一边阵营中的顾嫣然,再次刺激着上官蔷薇的心境,意味深长的娇声告诫道,“我弟弟赢了,作为失败的一方的你,应该叫我弟弟一声老公。

    虽然我弟弟很吃亏,但既然立下了规矩,总不能出尔反尔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作为旁观者的众多警员,这一刻全都暗暗忍不住对顾嫣然,投来鄙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尼玛能把得了便宜还卖乖,说得如此清新脱俗的人,在这世上,恐怕也不多见。

    男青年无耻不要脸,性感妇人更是不要脸,很无耻。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这对青年男女并无血缘关系,也根本不是什么姐弟。

    哪有姐姐把饱满的胸前丰硕之物,紧贴在自己弟弟身上的?

    他俩的姐弟关系,得乱到什么程度啊?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一对不知羞耻的狗男女!

    但凡是有眼力劲儿的警员,已经在这个时候,一声不响的自发向各处走去,不愿逗留在这里,以免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。

    能亲眼见证窘迫的美女局长,对一个无耻青年口称“老公”,这种事,固然很难能勾起他们的兴趣,但毕竟还想留在警局工作。

    他们要是目睹了美女局长的窘境,饭碗肯定就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在兴趣和饭碗,两者中间。

    他们选的了后者。

    就连王渊也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煞有其事的向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警方这边,就只有徐浩东还镇定自若的站在叶天身后,完全无视了上官蔷薇能杀死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叫声老公来听听,不叫的话,就打你屁屁。”叶天眯了眯眼,肆无忌惮的眼神,落在上官蔷薇胸前波澜起伏的饱满之物上,还非常流氓的“咕”的一声,吞咽一口口水,“赶紧的,别耽误我的时间啊。”

    周围警员的离开,叶天也懒得介意。

    对一个陌生男人,称呼老公!

    这是上官蔷薇从没想过,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。

    别说是叫老公了,她至今连男朋友都没有一个。

    手都没被男人牵过。

    让她对叶天口称老公!

    这简直让她尴尬得无地自容,羞愧得要死。

    绝世容颜上的红霞,愈发的醉人。

    面对叶天咄咄逼人的语态,沉默了几秒钟后的上官蔷薇,终于昂首挺胸,鼓足勇气,小声道:“能不能换个方式?”

    “叫主人也是可以的,主人和老公,任选一个,我也不难为你,除此之外,都不可以。”叶天连连摇头,心中暗暗得意。

    一想到十分钟前,刚走出电梯口时,就被上官蔷薇用枪指着脑袋的尴尬处境,此时看着上官蔷薇吃瘪的窘态,叶天只能强忍住笑点,不让自己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上官蔷薇长长的睫毛,轻蹙着。

    愿赌服输的勇气,她当然有。

    只是让她履行对叶天的承诺,对于她这种在男女之情上,一片空白的小透明来说,实在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把女尸留在身边一天,明天一早,我派人从你身边,把女尸带走?”想到叶天对怀中这具干枯女尸,不离不弃的态度,上官蔷薇嘶声提出自己的建议。

    叶天当即摇头表示反对,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饶是向来很有计谋的上官蔷薇,这一刻也感到手足无措,局促不安的愣在原地,再次面红耳赤的小声道:“我还没有男朋友,我若是现在对你有这种称呼的话,以后我该怎么面对我的男朋友,或者丈夫?

    这肯定是不行的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蔷薇毫无底气的说着话,她现在的胆小怯懦神色,比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,还令人感到滑稽。

    特别是她的身份职务,与此时的神态相比,更是形成强烈的反差,叶天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,“你没男朋友,我也正好没有女朋友,我就吃亏一下,勉强接受你做我的女朋友吧。

    日.后,若是你表现好了,说不定我还会把你升级成我的女人,到时候你就能名正言顺的称我为老公了。

    现在叫我一声老公,也是为了能让你,日.后尽快进入角色,免得到时候你我都感到尴尬。”

    能把冷傲倔强的上官蔷薇戏弄得双眼通红,泫然欲泣,叶天突然有种小小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而正当叶天以为,自己已死死吃定了上官蔷薇时,上官蔷薇突然收起柔弱怯懦的表情,再次展现出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