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66章铁血红颜美人泪
    团山。

    在方华和程蝶衣两女,各怀心思,非常热情的邀请下,怜星扭扭捏捏的跟着两女,进入方华的别墅。

    方华挽着怜星修长纤柔的手臂,真挚诚恳的开口道:“小妹妹,别不好意思,这就是我家,家里只有我跟小蝶两个人居住,实在太冷清了。

    你要是不嫌弃的话,今后就住在我家吧。

    大家住在一起,相互间也能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你我能在茫茫人海之中相遇,也算是缘分,我是非常希望,你能住在我家里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方华诚意十足的目光,望着身边的怜星,等待着怜星的回复。

    短短几句话,方华就把自己的形象,塑造成一个热情好客的优雅贵妇,令人忍不住想要心生亲近之意,向她毫无保留的吐露心事%

    坐在沙发一侧的程蝶衣,轻蹙着黛眉,白皙稚嫩的脸蛋上,没有任何表情,而内心却早已掀起滔天巨浪……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方华执意要把怜星带回家的用意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因为怜星,展现出异于常人的抗击打能力。

    能够在高速行驶的汽车碰撞下,却还能安然无恙的活着。

    单是这份变.态的能力,就足以让程蝶衣为之震惊。

    所以方华不厌其烦的想要把怜星留在身边。

    身边有这种奇人异士,不仅能保护自己的安全,还能对敌人,形成强大的震慑作用……

    而这恰恰不是程蝶衣希望看到的局面。

    但以她现在的身份,她又不能公然反对方华的决定,以免暴露了她的真实身份……

    方华温润如水的目光,微微一转,计上心头,又说了一句打消怜星顾虑的话:“你不用担心,我家里没有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华姐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怜星青涩稚嫩的容颜上,浮现出一抹怯懦,她当然知道方华这话的意思,小声的回应道,“等我找到合适的安身之所,我一定会离开你家的。”

    方华嫣然一笑,轻抚双掌,喜悦之色,溢于言表,“那真是太好了,以后家里也不会这么冷清了。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既然能把怜星留下,方华就绝不会再让怜星离开。

    三女又说了一会儿话后,方华亲自给怜星安排卧室,而程蝶衣则回到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一进入卧室,程蝶衣在确定房外并没人逗留后,她才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特殊号码,面向东方,遥遥深鞠一躬,神色变得异常的虔诚。

    当程蝶衣用最简练的方式,将这两天发生在方华身上的事,以及今早与邀月相遇的事,全都巨细无遗的向手机那头的人,说了一遍之后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而程蝶衣的心脏也在这时候,砰砰乱跳起来,绝美白皙的脸上,布满了紧张焦虑的表情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道电子音传入她的耳中,只有短短几个字:

    “静观其变,随时跟进汇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船舶酒店客房内,发现干尸的案件,随着叶天强行带走干尸,而且还在警方的刻意压制下,逐渐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几经辗转,终于来到青阳区警局局长办公室的上官蔷薇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却并没有因为干尸案件的平息,而稍有好转,反倒比之前更加的阴沉冷峻。

    才到青阳区,就跟邪神发生了冲突。

    而且双方的关系,恩怨纠缠,难以厘清。

    叶天提纯了她体内的阴阳二气,而叶天偏偏又是邪神,更是她这次任务中首要关注的重要任务。

    有对立面,有恩情,有仇怨,错综复杂,令得上官蔷薇愈发明显的感觉到,这次任务纯粹就是一个烫手山芋,根本不可能得到妥善解决……

    各种念头,在她的脑海中载沉载浮,萦绕翻转着。

    还有唐绍基的死,背后隐情,也是令得上官蔷薇感到棘手。

    正当上官蔷薇心事重重的时候,敲门声从外面传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路上,顾嫣然仿佛变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从原先的风情万种,娇艳如花,变得沉默寡言,一言不发,始终紧抿着嘴唇,尽管她脸上的东西,已经被叶天为她轻柔的擦去。

    但那种东西的气味,却依旧残留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见到顾嫣然此时的神态,叶天心里充满了愧疚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很是后悔自己为上官蔷薇净化阴阳二气的决定,要不是吸入了上官蔷薇驳杂不纯的功力,也不会导致自己阳气疯长,欲念如狂,也就不会让顾嫣然用嘴为自己宣泄释放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,叶天更没想到的是: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印象中的顾嫣然,在男女之事上,都非常的放得开。

    在几次的接触中,什么样的新姿势,顾嫣然都能玩得不亦乐乎,甚至比叶天还懂。

    但偏偏在今天用嘴这件事上,令得顾嫣然性情大变……

    自从叶天宣泄之后,直到现在,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内,顾嫣然呆呆的坐在副驾驶位上,眼睛无神的打量着前方的路面,叶天也不知她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叶天一边开车,一边多次试图寻找话题,引起顾嫣然共鸣的话题。

    但总是徒劳,顾嫣然根本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这让叶天感到一丝悲伤——

    这次是真的让顾嫣然伤心了。

    叶天也多次向顾嫣然表示道歉,但顾嫣然却始终保持沉默,像是根本没听见似的。

    高速路两侧是连绵起伏的群山,正是上午九点的时候,初升的阳光洒落在山巅和大地,将整个视野都渲染得豁然开朗,光彩明媚。

    叶天蹙着眉,心念电转,不经意间,再次扫了一眼身边的顾嫣然。

    却见到顾嫣然眼圈微红,明亮的眼眸中,不知何时浮现出一层晶莹的泪光,泫然欲泣,一副楚楚动人的娇媚模样。

    这还是叶天第一次见到顾嫣然露出柔弱无助的神态!

    像个迷失了方向的孩子般。

    叶天刚要开口时,顾嫣然眼中的泪珠,夺眶而出,整张俏脸霎时间布满了泪痕,犹如梨花带雨般惹人怜爱,忍不住想要将她拥入怀中,好好安慰温存一番。

    顾嫣然无声的哽咽着,叶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叶天深知,不论多么诚恳的道歉,在这个时候,都显得苍白无力,都无法弥补先前对顾嫣然造成的心理创伤。

    正当叶天黯然神伤时,顾嫣然翕动着瑶鼻,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目光一转,直勾勾的落在叶天身上。

    犀利如刀的眼神,像是无尽的刀锋,狠狠的切割在叶天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,令得叶天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紧接着,顾嫣然又说出的一句话,则让叶天下意识的感到腿肚子一阵抽筋,倒吸一口凉气,不知道是该哭,还是该笑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