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0章倚红偎翠,群芳环绕
    天京。

    第一医院。

    高级vip病房内。

    四个黄家的保镖,簇拥着一个女人进入病房。

    女人的怀中,还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虽然衣着普通,神色憔悴,脸上甚至还挂着掩饰不住的恐惧和慌乱,但依旧没能掩盖住她绰约曼妙的身姿,曲线玲珑的性.感轮廓,毫无保留的从她身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秀发挽在脑后,露出一张鹅蛋型的精致五官。

    白.皙如玉的肌肤上,没有半年点血色。

    上半身的白色长袖t恤,包裹着她浑.圆饱满的云峦,下.半.身的紧身牛仔裤,则勾勒出她挺翘结实的秀臀,依旧一双修长纤柔的长.腿。

    脚上踩着一双沾满污泥的粉色运动鞋。

    从她的衣着上,完全能令人看得出,她的生活状态并不是很理想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名叫张红玉。

    她怀中的婴儿,正是她与黄冲结合之后的产物。

    婴儿正在熟睡,并不知道他的母亲,正在经历一场忐忑不安的煎熬。

    当初为了勾搭黄冲,企图进入黄家的门楣,飞上枝头变凤凰,成为黄家的少奶奶,张红玉不惜一切代价,使出浑身解数,终于让黄冲在她体内播种成功。

    自从她怀.孕之后,黄冲对她若即若离,不闻不问,又移情别恋,当着她的面,把其她女人搂在怀中。

    这让她伤透了心!

    而黄庭山更是从来没把张红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张红玉是乡下来的,祖上八辈都是地地道道的小户人家,虽然身材、容貌和气质,都非常的出众,但黄庭山根本看不上张红玉,多次严厉训斥黄冲瞎了狗眼,竟然把宝贵的黄家种子,播撒在张红玉.的体内。

    当黄庭山得知张红玉怀.孕时,当即命令黄冲与张红玉划清界限,把腹中胎儿打掉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就把黄冲逐出家门,永远不许回家。

    黄冲为了能保住自己的权势地位,暗中给了张红玉一笔打胎费,然而张红玉却在医院排队挂号时,趁机溜走。

    半年后,黄冲才收到消息说,张红玉回到了乡下老家,偷偷把孩子生下……

    黄庭山还一直以为,张红玉腹中的胎儿已经死了,于是也没追究黄冲的过失。

    直到昨天,黄冲在天京步行街,因为调戏千面,从而被千面一脚踢飞,当场丧失了男人尊严,导致黄家无后,黄冲这才支支吾吾的向黄庭山坦白说,张红玉暗中生下了孩子。

    绝望的黄庭山,一听这话,霎时大喜过望,当场安排人手,前往向下寻找张红玉。

    几经辗转,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,黄家保镖终于带着张红玉母子,回到天京,来到医院……

    “红玉……你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你知道吗?

    没有你在我身边的这段时间,我每天都是度日如年,天可怜见,还能让我在有生之年,还能再见你一眼。”身上包扎着纱布的黄冲,一见到张红玉的到来,顿时满脸激动,挣扎着从病床.上翻身坐起,想要向张红玉这边靠近。

    护送张红玉来到天京的黄家保镖,这个时候,已经悄悄退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内只剩下,黄冲、张红玉以及婴儿三人。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!”

    张红玉脸色苍白,露出一抹愤怒,眼中闪烁着怒焰,下意识地向后倒退几步,厉声呵斥道,“你个王八蛋,你对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黄冲无法坐起,又嘭的一声摔倒在床.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挥起手掌,猛抽着自己耳光,声泪俱下,演技炸裂般声情并茂的,向张红玉连声表示忏悔。

    恳请张红玉能原谅他半年前的无情冷血,还口口声声说从今往后,愿意尽全力的补偿张红玉的损失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,直到现在,张红玉都还不知道黄家保镖,带她回天京的真正用意是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,当张红玉不经意间看到黄冲两腿.间,包扎着厚厚的纱布时,不由得心念一动,想到了一些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黄冲风.流成性,沾花惹草,恨不得睡遍天下美人的作风,暗暗想到,这一次黄冲是不是调戏了不该调戏的女人,从而被人给废掉第三条腿?

    “你这里是怎么回事?”张红玉定了定神,指着黄冲两腿.间,红着脸问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算得上是老夫老妻,但好长时间不见,黄冲在她眼中早已成了陌生人。

    黄冲一声长叹,也不愿隐瞒张红玉,把昨天发生的事,向张红玉简单的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由于已经知道了叶天和千面的真实身份,他也不敢添油加醋,陈述的内容,基本上忠于事实。

    “你是为了孩子,才派人接我回到天京的?”

    张红玉轻呼一口浊气,依旧面无表情的冷声问。

    能够把倚红偎翠,群芳环绕的黄冲,迷得五迷三道,勾引上她的床,单凭这一点,就完全能够证明,张红玉绝对不是一个没脑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此刻,当她听完黄冲的讲述之后,她顿时反应过来,明白了黄家的用意。

    黄冲尽管不愿承认,但张红玉的话,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,他也必须承认,点头道:“为了孩子,同时也是为了你,这段时间,你流落在外,让你受苦了。

    以后,我不会再让你感到半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连黄冲也说不清楚,自己对张红玉,到底是爱,还是只把张红玉当成了储精罐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体废了,黄家的基业,无人继承,所以你才把我找回来。”张红玉森冷如刀的目光,盯着黄冲的眼睛,脸上带着一抹嘲讽的冷笑,“你主要是为了孩子,其实你完全可以派人把孩子,从我身边抢走就行了,干嘛非得带我回江城?”

    张红玉一语道破黄庭山的用意,这让黄冲不知该怎么接话茬儿,一时间竟有些为之语塞。

    “呵呵,姓黄的,你给我记住了,你的孩子,还在胎儿中时,就被我弄死了。”张红玉固执倔强的仰着脸,冷哼了着,当她的目光,再次落在怀中的婴儿脸上时,白.皙的脸盘上,又布满了温柔和慈爱,“这是我的孩子,与你无关,与天杀的黄家,更是半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张红玉抱着孩子,转身就要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走到门后时,赫然发现,不知何时,房门已经被人从外面锁上,她从里面根本打不开。

    她的一颗心,正在逐渐往下沉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