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1章少在姐姐面前装纯洁
    黄冲暗暗长出一口气,再一次感受“姜还是老的辣”这句至理名言,真他妈有道理,要不是父亲派人把门锁上,以张红玉现在的态度,绝对会带着孩子远走高飞。

    “这明明就是我的孩子,你别骗我了。”为了黄家的基业,能有人继承,黄冲不断的放低姿态,小声的哀求道,“算我求你了,哪怕你不愿再跟我好,你也要把孩子留给我,这个孩子,从一生下来,就身负使命,是为了继承家业,才来到这个世上的。

    只要你把孩子留下,不论你提出什么要求,我都会全力满足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母亲,你难道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飞黄腾达,成为人中之龙吗?

    听我的话,把孩子留下。

    这孩子,若是跟着你,他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出息。

    因为你给不了他成长的空间和资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想到此时走投无路的处境,张红玉不假思索的把怀中的婴儿,举在手上,高举过头顶,态度决绝的道,“放我离开,不然我就摔死这孩子,谁也别想得到他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突然有一道苍老衰弱的轻叹声,从病房的隔间内传来:

    “唉,你这是何苦呢?

    自作孽,不可活,不可活啊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,那就留下吧。

    反正你也不会吃亏……”

    声到,人到!

    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,佝偻着身子,随时随时都有可能摔倒在地,正颤颤巍巍的站在隔间的门口,浑浊的目光,像是即将熄灭的烛光般,诡异阴森如毒蛇般望向张红玉。

    张红玉身躯一颤,顿时双.腿发软,直接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内心的恐惧感,在一刻飙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靠近溪边的林中。

    心情沉重的叶天,抱起邀月的尸体,打算将邀月埋葬在坑内。

    才走出几步,“当……”的一声脆响,从地上传来。

    叶天和顾嫣然都是同时向响声传来处望去,一枚四方形的银牌,从邀月身上,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玄武令?”顾嫣然弯腰捡起地上的银牌,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光滑如玉的银牌,蹙眉轻声念出银牌上的三个字,翻过背面,又疑惑的念道,“急急如律令?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只有巴掌大小的玄武令牌,正面刻着三个大字,字迹下面则是一直栩栩如生的神龟,昂首望天,周围两侧则是繁复玄奥的水波状云纹,背面则只有几个字迹。

    叶天想起邀月生前,在百年前是太平天国的女将,于是对顾嫣然说出自己的猜测,“这个东西或许是她们那个时代,用来调兵遣将的兵符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顾嫣然打断——

    顾嫣然摇头道:“不对,她所处的时代,已经有电报机之类的现代通讯设备,若是调动兵马的话,只需发电报就行了,省时省力,哪里还用得着使用兵符?

    据我所知,兵符其实就是虎符,虎符的正反两面雕刻的是老虎,而且还只是半个虎符,只有把两块各有一半的虎符拼接在一起,也才能确认彼此身份,从而调动兵马……”

    叶天毕竟也不是等闲之辈,受到顾嫣然这话的启发,也意识到这枚玄武令牌,绝不可能是兵符,很可能有着巨大的效用。

    当年叶天见到邀月、怜星姐妹俩时,邀月并没有跟叶天说过这枚令牌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叶天的兴趣再次被勾起。

    顾嫣然把.玩着手中的令牌,另一手则在邀月身上摸索着,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物件,找了半天,却什么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片刻后,顾嫣然长出一口气后,眼中闪烁着睿智的目光,心平气和的道:“这玩意儿是玄武令牌,玄武是四象之一。

    既然有玄武令牌,那会不会还有青龙、白.虎、朱雀三种神兽令牌?

    要是能聚齐四象神兽令牌,又会产生什么样的神迹?

    你是武者,你可能知道,这世上还存在着无数种,用现代科技无法解释的现象。

    我相信这枚玄武令,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还有背面这句咒语,更是令人生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是怀疑这个令牌是招鬼驱魔用的吧?”叶天莞尔一笑,追问道。

    顾嫣然很认真的点头道:“不排除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顾嫣然把手上的玄武令交给叶天,“这是你曾经的女人,留给你的东西,你带在身上,也算是个念想。”

    两人合力将邀月埋葬之后,顾嫣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背靠着树干,眼波流媚的望着正在吞烟吐雾的叶天,娇滴滴的开口道:“弟弟,来吧,姐姐我已经做好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顾嫣然故意将娇.嫩的舌尖伸出,在丰润绵.软的嘴唇上轻.舔.着,一股勾魂夺魄的诱人风姿,伴随着她很有韵律的轻扭起来的水蛇腰,在刹那间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眼神、笑容、肢体动作、口鼻之中发出的哼唧声,无一处不勾魂,无一处不诱.惑,充斥着令人难以拒绝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叶天当然知道顾嫣然的用意,他是故意装出什么也不懂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嫣然瞥了一眼叶天,风情万种的娇嗔道:“死鬼,少在姐姐面前装纯洁?”

    口中说着话,顾嫣然急不可耐的向着叶天怀中,犹如乳燕投林般,扑了过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看到黄庭山的出现,张红玉整个人都懵了,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当初若不是黄庭山的阻挡,她又怎么可能与黄冲分道扬镳?

    “玉红,把孩子给我。”

    黄庭山向着张玉红颤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,虚弱无力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尽管此时的黄庭山,已经佝偻着身子,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,但他身上却在无形中散发出一种山岳般厚重的气场,令人忍不住要臣服在他脚下。

    瘫坐在地的张玉红,抱着孩子,本能地向后挪动着身子,试图与黄庭山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十个月前,她第一次无意中见到黄庭山时,就对黄庭山充满了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似乎这个人就是魔鬼的化身,吃人不吐骨头,稍一靠近,就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半点……

    黄庭山的出现,也让黄冲感到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他以为父亲已经离开了病房,没想到父亲竟然一直留守在病房的隔间内。

    张玉红鼓足勇气,抱紧怀中的孩子,嘶声道:“黄老伯,这个孩子与黄家没有半点关系,我早就说过,黄家的血脉,已经在医院打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红啊,到现在你还想骗我,我这老头子虽然年事已高,眼老昏花,但也不至于废物到,连自己的孙儿都忍不住来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黄庭山显得非常的有耐心,语重心长的再次开口劝说着,“我知道黄家,包括我自己在内,曾经都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。

    昨天发生在阿冲身上的事,刚才你也听阿冲说了。

    我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,恳请你能看在与阿冲相识一场的的份儿上,把孩子还给黄家。

    你若是愿意嫁入黄家当少奶奶的话,享受一世荣华富贵,我表示热切欢迎。

    你若是不愿意,我会给你一大笔天文数字般的钱,让你远走高飞,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。

    孩子是无辜的,他来到这世上,肩负继承黄家基业的使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我绝不相信你说的鬼话!”张玉红再次把怀中的孩子高高举起,咆哮道,“老东西,你若再敢逼我,我就把孩子摔死!”

    黄庭山一声长叹,把黄冲怒骂一通之后,恳切的目光,再次望向张玉红时,突然做出一个举动,令得张红玉和黄冲,当即感到大惊失色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