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3章揽腰
    顾嫣然在叶天怀中,静静的依偎了一会儿,毕竟眼前就是邀月的坟墓。

    她再怎么饥渴难耐,也不至于在这种环境中,再次献身给叶天,与叶天发生关系。

    而叶天也没有对顾嫣然动手动脚,而是非常绅士的轻揽着顾嫣然的纤腰。

    耳边只有从林中呼啸而过的风声,以及两人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顾嫣然对叶天是越来越满意,有原则,有底线,能够控制自身欲念,但一想到自己即将成为别人的妻子,顾嫣然的心情,就再次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沧海明月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

    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顾嫣然纤长的手指,轻抚着叶天的脸颊,柔声道,“弟弟,不要忘了我。我是永远忘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凭着顾嫣然对叶天的了解,她当然也知道,叶天同意让她返回京城完婚,那只是一个借口。

    以叶天霸道强势的性子,到时候叶天绝对会前往京城,大闹婚礼现场抢亲。

    所以不论如何,她都要尽快把自己的身子,毫无保留的献给叶天,然后立刻离开江城。

    至于以后还能不能见面,只有天知道。

    “干姐姐,我们还会再见面的。”叶天意味深长的回应了一句,拥着顾嫣然向林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京。

    第一医院。

    病房内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张红玉,突然像蛇一样扭动着身子,口鼻中传出断断续续的“嘶嘶……”声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被断肠散毒死的张红玉,竟然再次复活,而且还露出蛇一样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种诡异阴森的场面,顿时吓得黄家父子脸色苍白,心头浮现出无尽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即便是见多识广,老谋深算的黄庭山,这一刻,也感到手足冰凉,牙关格格打颤。

    仿佛身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小蛇。

    至于黄冲,则直接吓得尖声大叫,差点令得手上的孩子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襁褓中的婴儿,也在这时候,“哇哇哇……”的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呐……快来人呐……”

    定了定神后,黄庭山冲着外面,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黄家保镖一直都守护在外面,随时听候差遣。

    地上的张红玉口吐白沫,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后,呼吸声再次变得急促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红玉还残存着最后一丝意识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昨天早上发生的一些事……

    她.的.奶.水并不充足。

    有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,敲开她的家门。

    给了她一枚药丸,并且告诉她,吃了药丸,就能分泌.出大量的奶.水,而且还能消灾避难。

    在漂亮女人的忽悠下,当她迷迷糊糊的把药丸吞入腹中时,再次定睛一看,漂亮女人已经不见了,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似的。

    正当她以为自己出现了癔症时,胸前的一对云峦像是充满气体般,开始鼓.胀,再之后,就有源源不断的奶.水流出,让孩子吃了个饱。

    一整天,她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黄家保镖出现,带她直奔天京而来……

    此时,张红玉终于明白,自己之所以死而复生,是因为吃了那枚药丸的缘故,印证了漂亮女人说的“消灾避难”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这种诡异的事,令得身为当事人的张红玉,满心恐惧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很清晰真切的知道,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变成蛇,我不要变成蛇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心里有一个微弱的声音,不断的回荡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“嘭嘭……”几声爆响,外面的保镖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见到张红玉身上的诡异变化,五个彪悍冷血的保镖,也是神色一愣,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板,直冲向天灵盖。

    “他.妈.的,还愣着干啥?给我赶紧把这贱婢拿下,直接射杀。”

    黄庭山倒退几步,冲着几个保镖暴跳如雷的大吼着。

    以黄庭山的身份和地位,在天京境内,别说是弄死个把人,即便弄死十个八个的,也没人敢把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得到黄庭山的指示后,五个保镖同时掏出手枪,冲着张红玉,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安装了消音器的手枪,沉闷的枪声,连成一片,回荡在病房内。

    数十颗子弹,呼啸着落在张红玉身上。

    张红玉愈发剧烈的扭动起身子,“叮叮叮……”子弹头纷纷向四周飞射,坠落在地,竟然没有一颗子弹射.入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红玉扭着修长的身子,“咻……”的一声,身形如电,一头撞在十步之外的墙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墙壁应声破碎,露出一个巨大的窟窿。

    张红玉沿着窟窿,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这个病房位于十九层。

    距离地面,至少有七十米的高度。

    病房内众人,纷纷跑到窟窿边,向外望去。

    外面早已不见了张红玉的踪影,不论是地面,还是半空中,一切如常,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。

    “刷……”的一下,众人身上的冷汗,再次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触目惊心的窟窿,以及地面的子弹壳,昭示着这里曾发生过一场诡异离奇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真会觉得这就是一个虚无梦境!

    半晌之后,众人才相继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由于这个病房,毕竟被黄家包下,即便发生天大的事,若是没有黄家的召唤,医院也不敢派人过来,所以,病房内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,并没有医院的工作人员出现。

    黄庭山把保镖支开后,长出一口气,颓然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张红玉身上的变化,是他事先根本没想到的事。

    “老爸,接下来,我们该怎么办?这个妖女太可怕了。”面无血色的黄冲,心有余悸的望着正有冷风灌入的窟窿,噶声征求黄庭山的意见。

    沉默了几秒钟后,黄庭山捶胸顿足的拍着脑门,再一次歇斯底里的大骂黄冲不是个东西,只会给他惹事。

    黄冲自知理亏,也不敢反驳,只是低垂着脑袋,任由黄庭山咒骂。

    等面如死灰的黄庭山一通发泄完毕之后,才忧心忡忡的道:“阿冲,黄家的劫难,即将到来,这一场灭顶之灾,谁也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唉,兴亡成败,全都取决于人家的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我们自以为是强大的存在,然而在人家的眼中,却连一只蝼蚁都比不上,分分钟就能被对方捏死,弹指间就灰飞烟灭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