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6章一起困觉,一起醒来
    叶天尴尬的搔搔头发,他还以为颜如雪并没有把自己跟顾嫣然在一起的事,放在心上,没想到,颜如雪兜兜转转说了一圈,居然又把话题扯到这事儿上。

    “那啥,故人重逢,纯粹是故人重逢,你别多想。”叶天倒吸一口凉气,赶紧一脸真诚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尽管他已经下定决心,要在一周后,重返京城,在顾嫣然的婚礼上,抢走顾嫣然,但还不到让颜如雪知道自己与顾嫣然有一腿的时候。

    时机不到,叶天也不敢轻易说出其中的原委。

    颜如雪森冷的眼神,直勾勾的盯着叶天的眼睛,嘶声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敢对天发誓,只是故人重逢。”叶天举手朝天,郑重其事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颜如雪吐出一口浊气,又一次白了一眼叶天,洁白的贝齿轻.咬着丰润饱满的红唇,一副欲言又止的娇羞模样,憋了好半晌,才面红耳赤的压低声音道:“其实,有些事,我不说,你也应该明白,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姐啊,你还真把我当成你肚子里蛔虫了吧?”叶天哭丧着脸,无奈的叹息道。

    颜如雪一跺脚,绝美的俏.脸上,绯红之色,愈发的明显,即便鼓足最大的勇气,她还是不好意思将此时的心中所想,通过口头言语表达出来,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就是那种事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床单?

    啪.啪.啪?

    用男人身上的长处,弥补女人身上的漏洞?

    一起困觉,一起醒来?

    在女人身上做,春天在樱花树上做的事?”叶天冲着颜如雪不怀好意的连连眨眼,越说越文艺的表达着某种运动,咧嘴笑道,“别不好意思嘛。

    都是成年人了,亏你还是叱咤商业领域的女强人,若是让人知道你在这方面,纯粹是个小透明,真不知道会让多少男人大跌眼镜,更会那些嫉妒你的女人,说你绿茶。”

    颜如雪红着脸,身子绷得紧紧的,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瞪了一眼叶天,气呼呼的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颜如雪一溜烟向卧室中跑去。

    叶天满脸苦笑,摸着鼻子,连连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脑海中,不由得浮现出先前与顾嫣然相处时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想起顾嫣然,叶天再次感到无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回到家,就冲进浴.室,把自己脱得一.丝.不.挂,浸泡在浴缸里的顾嫣然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还泡在牛奶浴的浴缸里。

    水面漂浮着,片片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。

    馥郁的花香,醇厚的牛奶香味,与顾嫣然身上天然的幽幽体.香,三种香味完美无缺的融为一体,萦绕在水汽氤氲的浴.室中。

    她身子的绝大部分都浸泡在牛奶中,只有一道浅浅的沟壑从探出.水面,以及脖颈以上的部位,露在空气中,后脑勺正在浴缸边缘的毛巾上,修长纤细的白.嫩手指端着半杯鲜血般猩红的红酒。

    双眸微眯,国色天香的绝美俏.脸上,浮现出一抹慵懒倦怠的贵妇人气质。

    饱满丰润的嘴唇,微微张开,吐出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。

    突然,“哗啦”一声水响,一条修长白.嫩的长.腿,从水下抬起,纯白的奶牛从她晶莹如玉的肌肤上滚落,滴落在水面。

    不仅是整条长.腿暴露在空气中,就连某个芳草萋萋的部位,也都一览无遗的展现出最原始的风光。

    在牛奶的渲染下,愈发显得犹如花凝晓露般娇艳诱人。

    “弟弟,原谅我不能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顾嫣然长长的睫毛,轻.颤着,口中喃喃自语了一句,声音里带着无尽的遗憾和无奈。

    然后扬起粉颈,一口喝尽杯中酒,再屈指一弹,手中的酒杯,霎时化作虚无,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似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叶天在七天之后,一定会前往京城抢亲。

    所以她必须离开,不愿连累叶天。

    到时候,只要叶天找不到她,叶天就会知难而退,重返江城,也就不会与她的未婚夫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“恨不相逢未嫁时,恨不相逢未嫁时……”

    顾嫣然的神色,再次变得激动,原本浸泡在水中的另一条手臂,轻轻一震……

    漂浮在整个水面的玫瑰花瓣,顿时像是受到感应般,纷纷从水面飞起,浮现盘旋在虚空中,相互碰撞时,更是发出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,金属摩擦时的“嗤嗤……”锐响。

    紧接着,顾嫣然轻描淡写的一掌挥出,所有的花瓣,再次化作锋利的刀片,在“嗖嗖嗖……”的脆响声中,划破空气,“轰隆”一声爆响,击碎浴.室墙壁,带着铺天盖地的杀气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以此同时,顾嫣然整个人也从浴缸里长身而起,洁白的奶牛,像道道溪流般,在她凹凸有致的身躯蜿蜒溜走,沿着起伏不平的曲线,滑落在浴缸里。

    随着身上的动作,她胸前的一对丰硕之物,更是像成熟的木瓜似的,颤颤巍巍的抖动着,在空气中跃动出道道惊心动魄的弧线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给我滚!”

    顾嫣然话音一落,外面传来一声撕心肺裂的女人惨叫声。

    纤纤玉手,再次往虚空中抓了一把。

    飞出浴.室的玫瑰花瓣,又有如神助般,飞了回来,盘旋在她胸前,每一片花瓣边缘,都沾染着鲜血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她一口浊气的吐出,闪烁着寒芒的花瓣,顷刻间崩碎成渣,纷纷扬扬飘荡在浴缸的水面上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的顾嫣然已经披上了浴袍,将身上大.片的雪白肌肤,完全遮掩住,只有膝盖以下的白.嫩小.腿,还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她赤着足,身子一闪,消失在浴.室中。

    但她再次现身在空气中时,已经来到了客厅里。

    客厅的地面上,血泊里,趴着一个蒙面黑衣人。

    从黑衣人苗条玲珑的性.感曲线上,可以判断出,这是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。

    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她的身上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痕,每一道伤痕,或浅或深,或长或短,但都有鲜血涌出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些伤痕都是刚才被顾嫣然拍出的花瓣切割出来的。

    女人的夜行衣残破不堪,不仅露出伤口,还露出大片大片的雪白滑腻肌肤。

    顾嫣然轻哼一声,语气中带着嘲讽之意,“就凭你这种修为,也敢出来混江湖?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,回去告诉你的主子,我会如约回到京城,完成婚事。

    若是他再敢派人监视我的行踪,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主母,奴婢我……”血泊中的女人,不仅是从后背到脚跟,即便是从胸前到脚背,都在刚才的花瓣杀戮中,遭到避无可避的花瓣袭杀,可谓是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若不是仗着深厚的真气,她的身体,早就被花瓣切割成碎片了……

    顾嫣然五指一张,又是一杯色泽妖艳魅惑的红酒,出现在她手掌中,手腕轻抖,摇晃着杯中红酒,语气也在这一刻,变得更加的冷漠森寒,“贱婢,你这是想死吗?”

    说着话,顾嫣然抬起一只白玉生香的纤足,毫不迟疑的向着女人的脑袋,踩了下去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