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7章玉足纤手,杀戮再现
    顾嫣然的这一脚,并没有真的踩在女人的头上。

    而是踩在了女人头边的地面。

    蒙面的女人,只有一双清亮的眼眸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即便是此时,面临着生死,她的眼中,也没有露出半点恐慌。

    反而显得异常的平静祥和。

    似乎,死亡对于她来说,并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就像吃饭喝水那样的正常普通!

    “咔擦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以顾嫣然的玉.足为中心,十步之内的木质地板,全都在这一刻,应声崩裂成蛛网般的繁复纹路,紧接着爆碎成渣,阵阵木屑粉尘,腾空而起,弥散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顾嫣然看似柔弱无骨的玉.足,赫然充斥着铁锤般狂暴的力量。

    整个地面,像是被一柄铁锤重重的敲击着。

    她此时展现出的恐怖破坏力,与她风情万种的美艳贵妇形象,显得格格不入,很有违和感。

    顾嫣然再一次冷喝道:“滚!”

    五根白.嫩如春葱般的手指,在空气中漫不经心的一拂。

    一股生命力蓬勃葱郁的气息,从她手指间挥洒在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女人原本布满伤痕的身上,顷刻间所有的伤痕,愈合如初,只有破碎的夜行衣,无声地证明着,先前发生在她身上的诡异狂暴杀戮……

    “多谢主母!”

    女人翻身跪倒在地,眼中露出受宠若惊的目光,抬头望着神色淡漠的顾嫣然,万分激动的道。

    顾嫣然露出不耐之色,再次无声的挥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女人不敢继续逗留在顾嫣然身边,战战兢兢的躬身退出客厅后,身形一闪,消失在空气中,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顾嫣然又把杯中的酒,疯狂的灌入嘴巴里,像是为了发泄某种苦闷和无奈,口中传出呵呵的笑声。

    赤着双足,踩在客厅的地板上,来回徘徊着,心事重重的蹙着黛眉。

    突然重重一跺脚,再次下定决心,必须找个完美的理由,尽快把身子,完整的交给叶天,然后就启程离开江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岸小区。

    七栋908号住户,宋青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金鼎别墅区。

    a区2栋住户,卫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江花园。

    c区109住户,吴国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瑞雪园。

    一栋101号住户,曾大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城境内,在短短半个小时内,共有十五户人家,遭到灭门之灾,共计九十七人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死状凄惨,无一不是身首异处,内脏被掏空,绝望无助的表情,定格在脸上,像是见到了人世间最恐怕离奇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十五户人家,九十七人,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在这之前,也没有任何来往,并不存在半点恩怨,分布在江城九万平房公里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然而却在半个小时内,全都被杀!

    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:

    十五户人家的户主,都是倾城集团的股东。

    手上握有倾城集团或多或少的股权。

    多的有百分之九,少的只有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看着不断从各地传来的死亡案件,上官蔷薇的黛眉,紧紧的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绍基的死因,都还没调查出半点头绪,现在又发生了连环凶杀大案。

    上官蔷薇的主要任务是按照监控邪神行踪,但在她管辖的范围内,发生了这样的大案,于情于理,她都不可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案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内,龙王也打电话给她,要求她务必尽快破案,还市民一个太平盛世,避免引起更大的恐慌。

    令得上官蔷薇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龙王说到最后一句话时,竟然暗示她,倘若案子太过棘手的话,可以向邪神寻求帮助……

    上官蔷薇越来越搞不懂龙王的真实意图,究竟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凶杀大案,必须尽快结案,老王,从即刻起,成立专案组,不分白天黑夜,不余遗力的追查这个案子,一定要把凶手绳之以法。”上官蔷薇阴沉着脸,冷电般的目光,射向近在咫尺的王渊,直截了当的作出指示,粉拳轻捶着桌面,铿锵有力的开口道,“其余的案子,暂时先放在一旁。

    你需要抽调的警力,以及用的设备,我会尽全力提供给你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从警多年,而且还是行伍出身的王渊,此时也是一身冷汗,心跳如擂鼓,嘭嘭的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能在半个小时之内,轻而易举的杀死九万平房公里之内的九十七口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手段,王渊为所未闻,见所未见,王渊甚至怀疑凶手根本不是……

    人!

    而是……

    鬼怪!

    只有神秘莫测的鬼怪,才能制造出这样的凶杀大案。

    “有难处?”见王渊迟迟不肯答复,上官蔷薇再次蹙起眉峰,追问道。

    王渊苦笑道:“上官局长,我想说几句实话,不知道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

    上官蔷薇毕竟是空降青阳区警局的局长,身边并无亲信心腹之人,若是把王渊这类精明强干的人,给彻底逼急了,她在以后的工作中,会显得非常的被动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明知王渊在推卸责任,她还得心平气和的跟王渊展开对话。

    王渊掏出一根烟,放在鼻端前,深吸一口气后,毫无保留的说出自己的猜想……

    最后又忧心忡忡的道:“我个人这条贱命,倒是无所谓,主要是手底下那帮兄弟,全都是拖家带口的人,若是在工作中有个闪失,他们的家庭也就毁了。

    倘若我们面对的,哪怕是穷凶极恶的人类,我们也还有一线胜算,一线生机,在这种对抗中,以身殉职了,也还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但我们如今要面对的是,未知的强大力量,我手下的兄弟,全都是凡夫俗子,连一个武者都没有,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胜算,我们一旦有所行动,那就是:

    傻乎乎的去送人头。

    凶手制造的惨案,固然令人发指,引起了江城市民的巨大恐慌。

    但若是贸然行动的话,只会让更多无辜的人,因此而丧命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应该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上官蔷薇再一次对王渊心生反感,明明是他自己贪生怕死,却还口口声声的说是为了手下的兄弟们着想,但考虑到如今面临的形势,上官蔷薇只能强压着怒火,故作平静的道:“你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名苑华府,颜如雪的别墅内闭目养神的叶天,自然也收到了就在刚才的半个小时内,连续发生了九十条命案的消息。

    在这个通讯方式非常便捷的年代,任何的大事小情,几乎都很难隐瞒。

    叶天捧着手机,不断的刷新着最新的案件进展。

    十五件死亡案件结束之后,凶手就仿佛人间蒸发似的,再也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想要在九平方公里的范围内,用半个小时的时间,杀死九十七个人,即便是叶天,单凭一己之力,也很难办到。

    这让叶天人不怀疑凶手,并不是人,而是实力超强的世外隐者。

    只有专修杀戮武道的世外隐者,或许能够办到。

    因为十五处死亡现场,凶手制造出的死亡惨状,都是一模一样的,这可以排除团伙作案的可能。

    即便是再有默契的杀手团伙,也不可能制造出相同的死亡现场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叶天的额头上也沁出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尽管死亡的这些人,生前与叶天并无交集,但叶天还是感到一阵同情。

    九十七条人命中,上至九十九,下至刚会走,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凶手的手段,非常残忍恐怖,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叶天倒吸一口凉气,放下手机,拍了拍脑袋,自嘲般笑道:“呵呵,自从进入华夏以来,我这铁血心肠,也越来越柔软了,真不知是我天生的好心肠觉醒,还是周围的环境改变了我。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这种变化,对于我来说,究竟是好是坏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叶天心念起伏之际,大惊失色的颜如雪,从楼上的卧室,匆匆忙忙的跑了下来,直奔叶天而来,呼吸急促,像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大事。

    这与颜如雪平时处变不惊的神态,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一见到此时的颜如雪,叶天的心,也在瞬间,悬到了嗓子眼儿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