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4章外冷内热颜如雪
    倾城集团的董事会与股东大会,合二为一,如期准时召开。

    颜如雪毫无悬念的当选倾城集团的总裁。

    朱子明在会上,声泪俱下的痛斥颜小豪巧取豪夺,强抢股权转让书的内幕,再加上颜如雪提供的那短视频作为凭证。

    几个事先还试图扶持颜小豪上.位的股东,以及董事会成员,全都暗暗倒吸一口凉气,深感侥幸,纷纷改变主意,把选票投给了颜如雪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颜如雪,才能给他们带来利润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目的性,非常明显,谁能赚钱,他们就会扶持谁。

    倾城集团的总裁职务之争,至此终于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而颜如雪的心情,也喜忧参半。

    喜的是,自己依旧能掌控倾城集团,与缅国荣竹世家的合作,也即将拉开序幕。

    忧的是,因爱成恨的温红,绝对不会放过叶天。

    她完全想象得到,又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其他人都已经纷纷离开,只有朱子明还没走。

    颜如雪知道朱子明的心事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既然我答应过你的事,就一定会说到做到。”颜如雪再次向朱子明做出承诺。

    朱子明一脸感激涕零的表情,差点就给颜如雪下跪致谢了。

    他的女儿朱珠,若是真能恢复如常,他这辈子也能死而无憾……

    朱子明又对颜如雪千恩万谢的说了一番话后,才非常知趣的离开。

    他一走,颜如雪两道远山般的黛眉,顿时轻轻蹙起,愁容满面,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这时,一身保安制服的白凝冰,英姿飒爽的来到颜如雪身边,她身后还跟着一袭白裙的白蛟。

    “如雪,我们要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当颜如雪听完白凝冰的决定之后,再次神色一愣。

    白凝冰的决定,令得颜如雪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“是我哪儿对不起你?”颜如雪抿了抿樱.唇,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白凝冰面露难色,尴尬的摇头道:“不是因为你,是我突然想通了,我要回到京城,与姜雄完婚。

    姜雄这些年,为我付出了很多,我不能对不起他。

    之前,因为我的任性,令得家族和姜家产生隔阂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家族水火不容,相互残杀……”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把实情向颜如雪吐露。

    颜如雪在这之前,也隐约听说过白凝冰和姜雄是未婚夫妻的事,她还知道,白凝冰为了寻找邪神行踪,这些年走遍万水千山,最终来到江城,屈尊降贵进入倾城集团担任保安部.长。

    而姜雄为了追求白凝冰,也不远万里,从京城来到江城,进入倾城集团,担任保安部的副部.长。

    但由于叶天的出现,姜雄对叶天产生误会,最终却被叶天打残,被迫黯然离开江城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你要走,我也不拦着,什么时候举办婚宴,一定要给我发喜帖。”颜如雪向来冰冷淡漠的眼神中,此时在望着白凝冰的脸颊时,赫然浮现出一丝温度,拉着白凝冰的手,严肃认真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与白凝冰出生入死,从最开始的凌云镇恶战,再到后来的缅国之行,两女在不知不觉中结下的情谊,直到现在才真正觉察到。

    白凝冰强忍住悲伤,凄美一笑,点头道:“我一定会的。”

    随着相处时间的增长,白凝冰也知道颜如雪是个外冷内热的人,看似人近人情,实则非常的重情重义。

    两女又说了一会话后,颜如雪双眸微阖,轻轻挥手,淡淡的道:“去吧,你若是还继续站在我面前,我会忍不住想要挽留你。

    白凝冰和白蛟走后,颜如雪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像是遗失了什么宝贵东西似的。

    脑海中灵光一闪,会想到刚才自己向白凝冰追问原因时,白凝冰闪烁其词的目光,颜如雪不由得蹭的一下,站了起来,倒吸一口气,白凝冰的离开,或许不是因为想要回到京城,与姜雄完婚,而是……

    另有原因!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原因,尽管颜如雪也很想知道,但她却并不是个八卦的女人——

    既然白凝冰不可说出实情,她也不愿追问。

    毕竟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隐.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女娲补天的传说,你听过吧?”

    神龟又挣扎着让后肢双足着地,支撑着身子,站在了玄武令上,沉默了半晌之后,才长出一口气,饶有深意的问了一句。“如果你没听过,本神也懒得再跟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叶天莞尔一笑,不断的暗示自己,不管听到多么惊世骇俗的言论,也一定要保持冷静的头脑。

    “当然听过。”想到这儿,叶天郑重其事的点头道,心里愈发感到疑惑。

    神龟嗯了一声,长叹道:“古老相传,北冥有三只神龟,驮着海上的三座仙山,分别是瀛洲、蓬莱和方丈。

    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在三只神龟之下,则是本神。

    本神用背脊撑起三只神龟,以及三座仙山的重量。

    在女娲的补天大业中,本神的四肢被斩下,用来支撑沉落的四极,最终化作天柱。”

    尽管叶天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在神龟这话后,还是感到万分震惊,身子一颤,直接从床边滑落,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神龟的说法,比神话还离奇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

    你又是怎么会被困在玄武令上的?”叶天只觉得喉咙发干,涩声追问道。

    神龟极具人性化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悲愤无奈的表情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,支支吾吾了半晌之后,才苦笑道:“因为本神被……

    被骗了!“

    短短一句话,再次像惊雷般,在叶天耳边轰然炸响。

    叶天开玩笑似的说道:“谁还能骗得了你这种老怪物?”

    “女娲!”

    神龟身子巨颤,小小的眼睛里滚动着毁天灭地的仇恨怨毒目光,四肢着地,咬牙切齿的回应道,“这个贱人,她欺骗了本神的感情,还把本神禁锢在内,几千年来,只能在玄武令上沉睡,等待着有缘人的出现。”

    叶天后背一阵恶寒,这尼玛敢情又涉及到一段惊天动地的男女之情啊。

    如果神龟振振有词的说起这种事,哪怕叶天脑洞再大,也无法想象得出,神一样的女娲竟然跟东冥海上的乌龟,演绎出爱情故事。

    即便是拙劣的三流言情编剧,也编造不出这种狗血桥段……

    作者蜗牛快跑说:晚上还有两章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