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3章情到深处,物我两忘
    听着从颜如霜口中发出的诉求声。

    别说是叶天想象不到,即便是颜如霜也没想到,从小就知道自己天生,这辈子都注定要对男人避而远之,绝不可能靠近男人,更不能接触男人的自己,此时竟然会向叶天说出如此放.浪形骸,热情奔放的话。

    几句诉求的话,还没说完,颜如霜的脸色,变得更加的通红,羞涩得无地自容,暗暗想道,叶天这混蛋在听了自己这些话后,会不会把自己当成红灯区的那些站街女?

    刚才颜如霜的诉求,远比站街女说出的话,更加撩人心魄。

    再加上,她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遣词用句,更是比一般人都讲究。

    刚才的诉求,说出每个字、每个词、每句话时的语气音调转化,都充斥着勾魂的魅力,足以颠倒众生,哪怕是诸天神佛见了,也会忍不住生出凡心,为之意乱情迷……

    而叶天却显然是看出了颜如霜心中的尴尬念头,淡淡一笑,又低头吻了一下颜如霜烈焰般炽.热的红唇,温声细语的道:“不用担心,在这种时候,不论你说出多么惊世骇俗的话,都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我这种妖孽,肯定能接受,也绝不会改变你在我心中的女神形象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叶天这话,打消了颜如霜心头的顾虑,但她却始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,点了下头,红着俏.脸,又孜孜不倦的问叶天,什么时候可以突破最后的防线。

    叶天差点因此笑场,身患的颜如霜,完美的诠释了对这种事“食髓知味”的涵义。

    不等叶天作出回应,颜如霜的樱.唇,主动的吻上了叶天的唇,双手也没闲着,在身上窸窸窣窣的一阵摸索,很快她也成了一具半果的维纳斯女神。

    欺霜赛雪的每一寸粉.嫩肌肤,仿佛都在这一刻散发出醉人心神的馨香气味,召唤着叶天向她的主人,发起最终的进攻。

    凉亭内,后花园内,每一寸空气,似乎都变成了暧.昧消魂的粉红色。

    就在叶天即将进入阵地时,聒噪的手机铃声非常不合时宜的响起,打破了这意乱情迷的氛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温门。

    钱不多和李朝磊两人,也是一脸慌张失措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郭子荣强压住内心的惶恐,尽可能心平气和的问。

    虽然自从追随了温明之后,钱不多的身份,就跟他平起平坐,但他内心却还是把钱不多当成自己小辈,无非是因为傍上了温明这株高枝,才飞上枝头变凤凰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钱不多面前,他始终保持着渊渟岳峙般的沉稳从容。

    钱不多和李朝磊对望一眼,钱不多苦笑着对李朝磊道,“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“老郭,我们昨夜不是劫持了张丽丽吗?主人想要通过张丽丽来威胁张家,逼.迫张朝华献出张家的所有产业。”李朝磊哭丧着脸,心惊胆战的道,“可是,张朝华这老王八蛋,竟然不管女儿的死活,宁可舍去女儿的性命,也不愿献出家族产业。

    这他妈也配为人之父?

    十分钟前,我和老钱,再次打电话给张朝华,向他表明咱们的立场,丫的,你猜他怎么说?

    他竟然说,你们要撕票就撕吧,你们若是动了丽丽一根汗毛,丽丽的主人,会将你们碎尸万段,打出绿翔,要他献出产业,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我和老钱现在都是手足无措了,老郭你有勇有谋,能不能给出个招儿?

    要是不能把张家的产业拿下,我和老钱的人头,可能就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劫持张丽丽的整个事件,虽然是郭子荣、钱不多和李朝磊三人策划,并付诸行动的,但事后,对付张家的相关事宜却是由钱不多和李朝磊两人负责,郭子荣并没有插手。

    钱不多平时也是智计百出,但在面对着张朝华软硬不吃的态度时,也是感到一阵无语,不知该如何下手。

    “这老王八真可恨!”钱不多恶狠狠的咬着牙,狠狠跺脚道。“我最担心的就是把叶天这个魔头引来,若非主人设下禁制法则,单独关押张丽丽,以青龙会的势力,早就打探出张丽丽的具体下落了。

    即便我们可以避免张丽丽的行踪泄露,但迟迟不能拿下张家产业,主人肯定会怪罪下来……

    唉,这件事,真他妈棘手!”

    这件事本来不属于郭子荣的管,但考虑到大家都在温明的麾下作势,还是要以大局为重,想了想,沉吟道:“既然张朝华不肯放血,那就把张朝华捉来。

    我就不相信,张朝华在咱们手上,张家失去一家之主,张家内部的那些人还不愿交出家族产业。

    倘若因为张朝华被劫持,导致张家内部大乱,咱们正好可以趁乱强势拿下张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主人的目的,不仅是为了拿下张家产业,壮大温门,更是为了通过拿下张家产业这事,来震慑其他家族、世家,逼.迫他们乖乖归顺温门的统治。

    只要能达成目的,什么样的手段,都可以实施。

    劫持张丽丽也好,绑架张朝华也罢,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。

    咱们又何必拘泥于形式呢?”

    听到郭子荣的建议,钱不多和李朝磊两人都是同时眼前一亮,黯然失落的脸上,浮现出兴奋激动的表情,连连对郭子荣的提议,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他俩身在局中,以至于思维始终停留在张丽丽身上,没能跳出劫持张丽丽事件的这个圈子,眼光自然也就没有郭子荣看的这么长远。

    听着钱不多和李朝磊两人对自己的恭维,郭子荣反而显得宠若不惊,淡淡一笑,话锋一转,噶声道:“我现在也遇到了难题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,郭子荣把自己搜索姚云,始终没有半点线索的事,向钱不多和李朝磊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姚云和周王策夫妻反目,夫妻二人看穿温明真面目,以及蛇姬在关键时候现身救出姚云,重重事件发生时,钱不多和李朝磊正在温门天牢中,与张朝华交涉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并不知道这些事,即便是郭子荣的讲说,也只是说了姚云神秘失踪,在姚云的卧室中,留下了触目惊心的龟裂纹路,以及墙壁坍塌的相关事宜。

    姚云失踪前发生在卧室里的事,郭子荣也不清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