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5章黛眉蹙,凤头钗
    颜如雪成功连任倾城集团的总裁之位,作为今晚庆功宴上唯一主角的她,却婉言谢绝了出席今晚的宴会。

    追出倾城集团,并没有看到上官蔷薇的踪影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后,她给上官蔷薇打了十几个电话,却始终打不通。

    颜如雪一向静如止水的心神,也随着从信件中取出的凤头钗,而掀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她的双手依旧捧着光彩夺目的凤头钗。

    凤头钗通体使用纯银打造,精致典雅,却又不失高贵华丽,上面的每一根线条,每一处雕琢装饰,都极尽奢华,金色的凤凰展翅欲飞,勾勒得惟妙惟肖,犹如活物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振翅飞走。

    在纤细的钗体中间,镌刻着“顾彩萍”三个蝇头篆字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看到这三个字,颜如雪才追出倾城大厦,想要从上官蔷薇口中追问到,关于这枚凤头钗的来历……

    对于这根凤头钗,颜如雪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这是母亲当年用过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仅是因为钗体上有“顾彩萍”这三个字的落款,更因为凤凰双翅的五角星刻痕。

    五角星刻痕是当年颜如雪弄上去的,尽管当时年纪很小,但她却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她偷偷在凤凰双翅刻下五角星的第二天,母亲离奇失踪,至今没有半点消息。

    那时年幼的她,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在母亲的凤头钗上,留下刻痕,才导致母亲的离家出走。

    很长一段时间中,她都在自责中渡过。

    直到十岁之后,她才明白,母亲的出走,不是因为自己的过失……

    也是从母亲失踪之后,她就再也没见过凤头钗。

    凤头钗可以仿造,但凤凰双翅上的五角星刻痕,也根本不可能仿造得出,稚嫩歪斜、深浅不一的线条,以及只有经过时间沉淀后,才能散发出的古旧,这些都不是仿造品能呈现出来的特征。

    所以颜如雪完全能够肯定,此时自己手上这枚凤头钗,正是母亲当年那一枚。

    可是,母亲又在哪里?

    是谁让上官蔷薇把凤头钗交给自己的?

    无数个谜团,萦绕在颜如雪的心头,令得她的黛眉紧紧的蹙起,轻轻发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这一刻,颜如雪又很不甘心的再次拨打上官蔷薇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您拨打的用户无人接听……”

    手机那头依旧传来冰冷的电子提示音。

    这让颜如雪不由得感到一阵烦躁不安,脑海中灵光一闪,既然上官蔷薇不愿接听自己的电话,那自己就直接去青阳区警局,找上官蔷薇,当面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颜如雪不再犹豫,起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即便是颜如雪自己,也没想到,这个念头,将会成为差点把她推入厄运深渊的导火索,她这一去,整个江城各方势力的局面,再次风起云涌,重新洗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温门。

    在钱不多的提议下,郭子荣和李朝磊,三人一起来到姚云曾住过的卧室。

    卧室外的院子里,驻守着十几个严阵以待的保镖,禁止闲杂人等进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到郭子荣到来,但是只有李朝磊和钱不多两人,保镖根本不可能放行。

    卧室内,先前尽管已经在郭子荣的指挥下,仔细的清理了一遍,将里面的残肢断臂、砖块碎石全都清扫出去,但两面墙壁上巨大的窟窿孔洞,依旧显得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钱不多和李朝磊两人,也是一阵心惊胆战,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李朝磊突然翕动着鼻子,有些惊惶的道:“我咋觉得空气中有种怪怪的气味?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闻到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闻到了。”钱不多非常用力的吸了两口气,惊异不定的应和道。

    郭子荣却是一脸疑惑,显得有点尴尬,搔搔脑袋,如实回应道:“我的鼻子天生有缺陷,无法辨认气味。”

    空气中存在着异味,这一发现,倒是令得郭子荣眼前一亮,顿了顿,又追问道:“你们闻到了什么气味?”

    “腥臭……有点刺鼻……甚至还带着霉味……似乎是从阴暗潮湿的环境中散发出来的……又像是臭鸡蛋的气味……”

    钱不多也隐约意识到,这很有可能成为寻找姚云线索的突破口,所以此时他的语速非常慢,说出的话,也显得非常的谨慎,不敢胡言乱语,“这种气味有点恶心,像是来自某种动物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动物?”

    郭子荣喃喃道。

    他惊讶莫名的眼神,又下意识地望向两面墙壁的窟窿,什么动物能在瞬间,将钢筋混凝土浇筑而成的墙壁,硬生生撞碎?

    哪怕是成年大象,也没有这样的力量。

    钱不多抓耳挠腮的思索着,一双眼睛叽里咕噜乱转,又迟疑着推翻了自己之前的猜想,“也许不是动物,而是武道高手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,还没说完,就被郭子荣打断……

    郭子荣很肯定的道:“绝不可能是人类所为,这边发生变乱时,我就在这附近,周围五百米之内,天上地下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不可能瞒得过,我这双眼睛。”

    李朝磊突然一拍大腿,失声道:“会不会是蛇?我说的是那种巨蟒,而且是修炼得道,成精的巨蟒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说出后,连李朝磊都被自己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成精的蟒蛇?”郭子荣略一沉吟,吞了吞口水,颤声道,“不排除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自然界中,能修炼的不仅只有人类,还有各种动物。

    只是一般人接触不到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很愚蠢的觉得,动物成精的事,只是传奇故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郭子荣曾是崆峒派的掌门,见识广博,在这些年的江湖历练中,累积了丰富的阅历,眼界之广,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钱不多也连连点头,赞成郭子荣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老钱、老郭,可是咱们总不能向主人汇报说,是成精的蟒蛇抓走了姚云吧?”李朝磊的眉头又紧紧的蹙了起来,忧心忡忡的道,“咱们的证据,并不充分,很难让主人相信。”

    郭子荣收回落在窟窿处的目光,嘶声道:“两位兄弟,这件事因我而起,我绝不会连累你们,我这就去找主人,或许他有办法也说不定,总胜于我无头苍蝇般胡乱搜索的强。

    耽误了时间,却又找不到姚云,罪过很大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空气中突然闪烁起水流般的人形涟漪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,赫然在空气中缓缓成形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