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7章新时代的情圣
    出现在郭子荣、钱不多和李朝磊三人面前的人影,赫然正是……

    温明!

    此时的温明,阴冷的眼眸中闪烁着两道摄人心魄的光芒。

    从三人脸上缓缓扫过。

    三人也都是在温明现身的第一时间内,不约而同的齐刷刷跪拜在地,向温明行礼。

    惶恐不安的等待着即将降临的厄运。

    不论是挟持张丽丽事件的后续发展,还是寻找姚云下落。

    两件事,都没有办好。

    这让三人噤若寒蝉,汗出如浆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温明不阴不阳的挥了下手,轻叹一声道,“你们刚才说的那些话,本尊全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你们说的不错,正是一条巨蟒,闯入卧室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先前温明并没有看到巨蟒的踪影,他一回头,视线就被浓郁的毒雾遮掩,他也是回到书房之后,从当时发生的种种情形中,断定出,闯入卧室的东西,正是巨蟒,而且也是巨蟒把姚云救走的……

    郭子荣三人,面面相觑,一颗心始终悬在嗓子眼儿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成精的巨蟒,带走了姚云,以他郭子荣的修为,这辈子都不可能把姚云找回来。

    但这种话,郭子荣却不敢当着温明的面,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追踪姚云行踪的任务……”温明冷电似的的眼神,落在郭子荣脸上,语速低缓,似有不甘,却又不得不就此放手,沉吟道,“取消!”

    而听到这话的郭子荣,如果不是温明就在眼前的话,他真会欢呼出声——

    总算是放下了心头的这块大石了!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郭子荣赶紧回应道。

    温明脸色一沉,屈指弹了两下。

    下一秒,“噗噗”两声闷响,从郭子荣的膝盖上传来。

    郭子荣的膝盖瞬间被洞穿,鲜血如泉.涌般,飚射而出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剧痛,令得郭子荣一声惨叫,再次跪倒在地,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自己温明为什么要惩罚自己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钱不多和李朝磊两人,也都是心神一颤,差点就尿了。

    他们再一次领略到温明喜怒无常,杀伐果断的作风。

    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感觉,霎时涌上心头,担心下一次被洞穿膝盖的厄运,就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你枉猜上意,罪不可免。”温明淡漠的眼神,始终锁定在郭子荣脸上,“本尊的心思,其实你这种猪狗不如的东西,能猜测的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温明的身形,再次化作涟漪般的水波,缓缓消失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郭子荣面如死灰,擦了一把冷汗,他终于想起来了:

    先前钱不多和李朝磊两人,向他求助关于对付张家的事时,他曾对温明的决策有过猜想……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当时说的话,竟然会被温明听到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郭子荣的后背,再次感到一阵恶寒,壮硕如牛的身躯,连连打着冷颤,内心的恐惧,升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作为局外人的钱不多和李朝磊两人,并不知道温明惩罚郭子荣的原因。

    郭子荣也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麻烦两位兄弟,送我回去。”郭子荣噶声道。

    钱不多和李朝磊两人,把郭子荣送回房中之后,走出小院,脸上的脸色也显得非常难看,各自想着心事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李朝磊突然打破沉静,压低声音,开口询问钱不多,“老钱,咱们要不是劫持张朝华这个老王八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完张朝华的回忆之后。

    叶天也陷入了沉默,他并没有从张朝华与劫匪的对话中,甄别出有效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那些该死的家伙,说的都是非常标准的普通话,比电视台的播音员,还要字正腔圆。”张朝华又补充了一句,愈发感到后悔,自己当时没有留下电话录音。

    由于叶天并没有听到劫匪的真实声音,他也无从的判断,张朝华说劫匪讲普通话的说法,是否成立。

    叶天的脑海中,突然灵光一闪,张朝华三番五次的向劫匪表示,绝不愿交出张家产业。

    张朝华的态度,很有可能会让劫匪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

    想到这儿,叶天紧蹙的眉头,一下子舒展开,目光一闪,望向杜小月,神色温和的道:“杜夫人,我有点私事,想要单独跟老张说,还请你回避。”

    杜小月和张朝华夫妇两人,都是一愣,对望了一眼,杜小月牵强的抿了抿嘴唇,跟张朝华打个招呼后,当即起身起身离开包房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站在包房走廊上的杜小月,终于看见张朝华神色憔悴的走出包房。

    “老公,叶先生都跟你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杜小月赶紧迎了上来,迫不及待的开口询问道,凤眼含羞,娇声道,“难不成你连自己的老婆,都要隐瞒?”

    张朝华尴尬的笑了笑,“还能有什么事?无非是商量怎么营救丽丽的事?你就别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你肯定有事瞒着我。”杜小月不依不饶的追问着。

    张朝华云淡风轻的道:“真的没什么事,我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杜小月嘟着嘴唇,翻了个白眼,有些不高兴的哼了一声,“你不说,就算了,看把你为难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唉,只要是能救出丽丽,哪怕你跟叶先生作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,我都无话可说,全力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口中说着话,杜小月伸手想要挽向张朝华的手腕……

    张朝华却恰巧在这时候,很自然的将手放进了裤兜里,没让杜小月得逞。

    不甘心的杜小月,又将整条手臂,轻轻环抱在张朝华的腰间。

    大半个身子依偎在张朝华身上,特别是胸前的一双丰硕之物,更是紧密无缺的挤压在张朝华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张朝华的身子,在不经意间,轻微的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若是不仔细观察,还真是难以发现这个细微的动作。

    夫妇二人,神态亲昵的走出了熙熙攘攘的咖啡厅,惹得很多女服务生,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,纷纷小声议论着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刚才走出去的那个大叔,就是张家的家主张朝华,一辈子钟情于自己的妻子,家里没有其她的老婆,也没有在外面养女人,堪称是新时代的情圣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当一个男人的权力和声望,都达到了张朝华这个层次的时候,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没有?当人家偏偏就是钟情于杜小月。

    相比其他家族的那些家主,哪一个不是娇妻美妾,妻妾成群的,张朝华简直就是一股清流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那杜小月还真风情万种,漂亮迷人,谁能看得出她是个年过四十岁的女人?

    谁又能看得出,她是两个孩子的妈?”

    “唉,人比人,气死人啊,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端咖啡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出包房的叶天,听着传入耳中的各种议论声,棱角分明的脸上,掠过一丝很不自然的神色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