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42章邪神之名,名不虚传
    高个儿的鬼脸面具西装男,嘿嘿一笑,阴阳怪气的开口道:“杜夫人,你就别装了,我早就知道你已经清醒过来,不然的话,我又怎么可能过来找你?

    我来找你,其实还有另外一件大事想要通知你。

    唉,可怜呐。

    这世间最大的悲哀,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,说到这儿,戛然而止,森寒的目光,望了一眼身边身材矮小的同伴。

    身形矮小的西装男,压低声音,嗓音嘶哑,接过话头,继续道:“是啊,杜夫人,明人面前不说假话,我们把你们夫妇二人绑来这里的目的,想必你也知道,无非是为了拿下张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实不相瞒,你们的女人张丽丽就在我们手上。

    啧啧啧,那个妞儿真他娘的水灵啊,那皮肤,那脸蛋,那身材,那小蛮腰,那小屁屁,要多挺翘,就有多挺翘。

    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对她生出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请你们夫妇二人过来的目的,只是想让你们亲眼看着,你们的亲生女儿,是怎样沦为我这帮兄弟们的玩物的。

    我们打算当着你们夫妇的面,将张丽丽给那啥了。

    嘻嘻嘻,你懂的。

    在这天牢内的兄弟们,都困了十多天了。

    全都是半大小伙子,年轻人火气旺.盛,温馨提示一下,待会儿,你们夫妇肯定会欣赏到一场精彩绝伦的视觉盛宴。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被对方看穿,杜小月也索性,挣扎着扬起脸,怒瞪着对方。

    由于她的嘴巴被胶带封住,她无法开口说话,她只能用愤怒得难以遏制的眼神,瞪着囚室外的一高一矮的两个西装男。

    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,挫骨扬灰,若是眼神也能杀死人的话,两个西装男,已经在她的眼神中,死去千儿八百回了。

    “瞧瞧,好好瞧瞧,这就是张家女主人的风采,像母狗一样,啧啧啧,不过说实话,我也挺喜欢她这个年纪的女人,成熟有风韵,经验又丰富,养尊处优,身体保养得非常好,肯定很爽歪歪。”

    高个儿西装男眼中滚动着,掩饰不住的渴望与兴奋目光,似乎真想现在就把杜小月给霸王硬上弓了,语声顿了顿,又漫不经心的开口道,“你是张朝华的夫人,他最疼爱你,也最信任你,只要你劝他乖乖交出家族产业,你的女儿,你,都能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唉,单是想想,就让我非常的激动。

    母女双花的滋味,应该还是蛮不错的哦。”

    杜小月从小到大,还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屈辱,她洁白的贝齿紧咬着丰润饱满的红唇,把红唇都咬破了,强压住心头的怒火,不断暗示自己一定要冷静,局面总会迎来转机的……

    这番话一说完,两个西装男立刻搂肩搭背,扬长而去,走出十几步后,矮个儿的西装男又回头说了一句,“你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,好好珍惜吧。”

    口中说着话,屈指一弹,一道指风破空而至,穿入囚室的铁栅栏,像一根无形的手指般,灵活精准的撕去封在杜小月嘴上的胶带。

    “老张……老张……”

    杜小月来不及把呼吸喘匀,就大声的呼唤着张朝华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手脚四肢已经被绑住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呼唤了半天,却始终不见张朝华有苏醒的迹象。

    但杜小月依旧不死心,连声呼唤张朝华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的心,也在逐渐往下沉。

    难道今日的厄运,已成定局?

    杜小月的嘴唇早已破裂,神色憔悴,眼中也浮现出绝望的目光,心里满是后悔。

    后悔年幼时,没有听从大哥的建议,修习武道护身。

    若是修炼武道,即便不能救人,也能自保。

    当年作为千金大小姐的她,非常鄙夷大哥的提议,觉得以自己的身份,哪里需要什么武道护身?

    身边随时都有女保镖护卫,又何必去吃修炼武道的苦?

    想着想着,杜小月的眼角,有两行泪水滚滚而落。

    一时间,竟是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朝华还是一声不吭的趴在墙角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牢出口处的一间密室里。

    摘下鬼脸面具的钱不多和李朝磊两人,相视一笑,彼此的眼中都露出了得意的目光。

    若不是郭子荣建议,将张朝华夫妇也劫持到手,拿下张家产业的计划,就会陷入僵局。

    带人拦截在半道上,劫持张朝华夫妇的人,正是李朝磊。

    “小李,你觉得这件事的成功率有多高?”钱不多点燃一根烟后,饶有深意的问身边的李朝磊。

    钱不多生性谨慎,对于这件事,他始终不敢掉以轻心,担心会再生事端。

    李朝磊嘿嘿一笑,坐在凳子上,很肯定的回应道:“从张家那边传来的消息显示,张家正在召开长老会,肯定是跟营救张朝华有关,至于讨论的具体内容,究竟是什么,由于我安插的眼线,无法靠近会议厅,所以,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张家内部已经乱了。

    即便杜小月不能劝说张朝华改变主意,即便他们夫妇真的能眼睁睁看着,自己的女儿被咱们兄弟给骑乘了,咱们也握住了主动权,拿下张家产业,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唯一的区别就在于,一个是兵不血刃,一个是动刀动枪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朝磊这话,钱不多也蹙着眉,沉吟道:“但还是要担心叶天。

    因为在咱们劫持张朝华夫妇之前,他们三人在咖啡厅有过接触,而且叶天还故意把杜小月支开,与张朝华单独私聊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些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以叶天和张丽丽的关系,以叶天的行.事作风,他绝不会对这事,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我跟叶天曾有过两次接触,这人太恐怖,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上次在柳林镇发生的事,李朝磊至今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当时的李朝磊也在暗中观察过叶天的一举一动,听到钱不多这么一说,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,但还是强行镇定的回应道:“老钱,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。

    这次哪怕是叶天来了,也不好使。

    别忘了,这是温门。

    主人坐镇温门。

    叶天要是赶来,保证让他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钱不多脸色阴沉得极为可怕,依旧很谨慎的告诫道:“还是要小心些,邪神之名,可不是浪得虚名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钱不多语声一沉,又轻声道:“其实我们还忘掉了一个关键人物,这个人物若是也落到咱们手上,这个计划的成功率,也会大大增高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李朝磊神色一凛,几乎是条件反射般追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