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51章一群废物,丢人现眼
    温门外。

    广场上。

    随着叶天漫不经心的挥手动作。

    原先坍塌成废墟的温门建筑物,竟然在这一刻,纷纷重合,几乎是在眨眼间修复成原先的状态。

    依旧形成规模壮观,气势雄浑的亭台楼阁,假山水榭,小桥流水,还有掩映在花木之中的华美屋舍。

    就连被杜老鬼一拳摧毁的树木花草,都在此时,以神乎其技,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复原重生。

    两秒钟后,整个温门,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杜老鬼的心腹,像是见了鬼似的,大张着嘴巴,一脸震惊的望着远处金碧辉煌的建筑物。

    这一幕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他们实在难以相信,时间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手段。

    而杜老鬼也敢转过半个身,就看见六个心腹此时的表情,下意识的神色一愣,心头浮现一丝诡异的想法,脑袋向后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不望不打紧,这一望,就连杜老鬼整个人也瞬间懵逼。

    他引以为傲的破坏力,将温门震碎成渣,而叶天竟然在瞬间复原形成废墟的温门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挥手,但这其中,两人的修为深浅,只要是明眼人,都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修复远比破坏更难!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强烈的震惊,令得杜老鬼胸口处气血翻腾,一条血箭,再也压制不住,应声从口鼻之中,狂飙出去。

    身子一颤,差点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装逼不成,反被打脸!

    这尼玛没有什么,比这打脸更疼的了!

    几个心腹也在这时惊醒过来,纷纷向杜老鬼跑来,同时也有几人想要张口大骂叶天装逼犯……

    只是他们才一张口,就突然觉得嘴巴里似乎多出了某种东西,黏黏糊糊,还有些热气,憋得他们连呼吸都在瞬间急促起来,更让他们惊恐的是,他们的嘴唇像是被胶带封住,根本无法张开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一言不发的叶天,直到此时,才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,“我给你们的晚餐,准备了新鲜的翔,翔的滋味如何?应该还是热乎的吧,嗯。”

    翔!

    翔?

    六个心腹,瞬间反应过来,原来他们口中的东西,赫然是……

    翔!!

    难怪会有黏糊糊的感觉,带着热气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后,他们拼命的,试图用手将嘴唇掰开,将口中的东西吐出,然而两片嘴唇像是被缝合在一起似的,竟然牢不可分,恐惧感占满了他们的整个内心世界。

    他们谁也不知道,口中的东西,究竟是怎么进入嘴巴里的。

    第一次真正意义上,体验到邪神神秘莫测的邪恶手段!

    “我送出的礼物,没有人敢拒绝的。”

    叶天点燃一根烟,面无表情,极为平静的补充了一句,“我觉得你们吃了吧。不然的话,翔在口中,是会像炸弹一样,爆炸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“嘭!”一声爆响,从一个心腹口中传出。

    那个心腹的脑袋,瞬间应声蹦碎,成了一具无头尸体。

    似乎口中的翔,真是一枚炸弹!

    在目睹了同伴瞬间命丧黄泉的惨状后,其余五个心腹,再也不敢耽误,只能逆来顺受的将口中的东西,艰难的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面临着死亡的威胁,哪怕再难以下咽的东西,也得往下咽。

    再之后,他们惊讶的发现,自己的嘴唇又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一想到腹中之物,全都“哇哇”的呕吐着,捶胸扣嗓子眼儿,哪怕是苦胆都吐出来的,却也没能吐出刚才吞入腹中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,竟然还会摄空取物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杜老鬼直到这一刻,才冷漠肃杀的扫了一眼叶天,怫然不悦道,“算你狠。”

    刚才叶天修复杜老鬼摧毁的温门时,已在无形中重创杜老鬼的神识,令得杜老鬼的修为受损,此时连与叶天一战之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然而叶天却直接无视了杜老鬼的眼神,心平气和的挽起张丽丽的纤手,转身向同样也是痴痴.呆呆的,杜小月和张涛母子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!”

    杜老鬼狠狠骂了一句眼前的心腹,然后又补充了一句,“不中用的废物,只会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骂声中,杜老鬼一手捂着随时都会吐出鲜血的嘴唇,另一手则捂着气血翻腾的胸口,跌跌撞撞向前走出几步后,身形一闪,瞬间消失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几个心腹扛起无头尸体的同伴,失魂落魄的仓惶逃去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杜小月、张丽丽和张涛三人,才激灵灵打了个寒颤,一下子惊醒过来,惊异不定的目光,齐刷刷的望向叶天。

    “主人,刚才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张丽丽心惊胆战的小声问叶天,“你带着我走出温门时,我好像看见了舅舅,就站在远处的广场边缘,他身上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气势,我感到很害怕,于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”

    口中问出这话时,张丽丽春葱般的纤纤玉手,下意识的指向刚才杜老鬼所在的方位。

    一旁的杜小月和张涛,也说出和张丽丽同样的话。

    叶天当然不会把事情告诉眼前的三人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太过匪夷所思,只有传说中的神仙手段,才能在瞬间摧毁连绵成群的建筑物,又在瞬间将其复原。

    他担心三人,无法接受这种事实,所以只是淡淡一笑,从容不迫的解释道:“没有啊,你们也许是在天牢中,惊吓过度,以至于出现了幻觉,我这就送你们回家,好好休息,最好是踏实的睡一觉,一切都能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张丽丽和张涛姐弟,对叶天有着近乎于盲目的绝对崇拜,叶天这么一说,他们自然不会心生怀疑。

    而杜小月却是在不经意间,扫了一眼远处广场上的鲜血,以及血肉残渣,不由得心念一动,瞬间反应过来:

    刚才自己并不是因为出现幻觉,才见到大哥的,而是大哥杜老鬼真的出现在广场边缘,叶天的解释,只是为了隐瞒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已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杜小月的心也悬到了嗓子眼儿,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大哥修为精深,但她更知道叶天也不是等闲之辈……

    远处的那滩血肉,是谁留下的?

    会不会是大哥?

    杜小月心里,一阵黯然失落。

    尽管觉察到了这一点,但她却没有表露在脸上,担心被叶天看出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她的任何一个心思,都没能逃出叶天的视线。

    叶天一阵无语,杜小月这个女人的疑心病,还真不是一般的重。

    但叶天也懒得揭穿杜小月的心事,任由杜小月去胡思乱想,反正杜小月也不敢当面质问自己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辆高级轿车疾驰而来,碾碎了周围的平静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