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59章奇葩怪咖,是半缘君
    回到青阳区警局的上官蔷薇,并没有直接去办公室,而是直奔审讯室而来。

    还没进入审讯室,她就听到一阵蕴藉着无限委屈的声音,从最后一间审讯室,沿着长长的通道,传入她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个奇葩。”

    上官蔷薇心中暗骂了一句,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,向审讯室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审讯室内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奇装异服的怪咖,正大大咧咧的坐在钢制的审讯椅上,一双长得有些吓人的腿,搭在对面审讯桌的边缘,而且还牛气冲天的晃悠着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是,他的衣着装扮,集中了佛道两家的显著特征:

    左侧半边是银杏色的佛衣,上面点缀着纵横交叉的金线,光芒耀眼,一看就显得价值不菲,显得颇有几分出家人不染尘埃的风范,一条手臂完全暴露在空气中,白.皙莹润的肤色,犹如琉璃般透明澄澈,散发出圣洁的光芒,即便是最善于皮肤保养的女人见了,也会忍不住心生艳羡嫉妒……

    而右侧半边则是青灰色的道袍,大袖翩翩,袖口处绣着一圈飘逸的玄奥的云纹,其余位置则点缀着飞鸟走兽,山川河流,以及诸天星象,栩栩如生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衣服上飞起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佛衣和道袍,两种风格截然不同,代表着两种不同底蕴的着装,原本根本就如水火不相容的着装,穿在他身上,却连一点违和感都没有,反而显得完美和谐,渲染出他飘逸洒脱,却有济世为怀的气质。

    只有一颗圆.滚滚的脑袋上,也是左边刮得寸草不生,光明锃亮,右边则梳着一个歪歪斜斜的道士髻,中间斜插一根乌木发簪,乍眼一看,显得不伦不类,但若是仔细观看几眼,又会给人一种搭配得和谐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连一双脚上,也是左脚穿着多耳麻鞋,右脚踩着灰色布鞋。

    左边的脸上,挂着慈悲为怀的表情,右侧脸上则是清净无为的神色。

    双手虽然带着手铐,却交叠在一起,放在身后的审讯椅背靠上,后脑勺正在手背上,微眯着眼睛,口中一遍遍重复的,哼哼着小曲儿:

    “小兔子乖乖。

    把腿.儿掰开。

    屁屁抬抬。

    叔叔要进来。

    不掰不掰就不掰。

    tt都不戴。

    叔叔你真坏……

    小兔子乖乖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怪咖对面的三个审讯员,面面相觑,都是感到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在他们这些年的工作经历中,还从没见过眼前这种怪异的奇葩。

    凡是进入审讯室的犯人,刚开始的时候,还牛逼哄哄,但在一番刑讯手段的整治下,也会听话得像个孙子似的,问什么答什么,不敢再说半个不字,而眼前的怪咖则始终不肯招供。

    他们把所有的手段,都用了一遍,非但没制服这个怪咖,反而弄得他们精疲力尽,那些用在其他犯人身上百试百灵的刑具,在怪咖身上一点作用也没有,仿佛就是在给怪咖挠痒痒。

    不论是电刑,还是铁棍的狠揍,落在怪咖身上时,怪咖反而哈哈大笑,哀求他们加大电量,才够刺激,甚至振振有词的数落他们是不是三年没吃饭了,力气这么小?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怪咖,三个审讯员已经彻底无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上官蔷薇敲开了审讯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上官蔷薇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,坐在审讯椅上的怪咖。

    虽然她早就在之前的通话中,了解到怪咖的来历,以及犯下的案子,但此时还是例行公事般,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见到上官蔷薇的到来,三个审讯员赶紧站起身,以示恭敬,其中一个中年人,哭丧着脸,望了一眼近在咫尺的怪咖,深吸一口气后,刚要开口,怪咖却抢先解释道:

    “美女警员,事情是这样婶儿的。

    小僧是个善良的人,出家人慈悲为怀,仁义为先。

    虽然贫道一个月的零花钱,只有3000块,但每个月都会拿出2700块来做善事,普度众生。

    邪神那王八蛋,当年也多次劝我说,积善之家必有余庆,要把钱留着以备不时之需,但小僧真的不忍心,看着那些在黑暗巷子里的,那些弱女子渴望的眼神。

    所以呢,为了送那些弱女子荣登极乐世界,贫道就在东湖巷子,同时普度了两个善良柔弱的女子。

    而你的手下,却被猪油蒙了心,口口声声说小僧跟女人发生关系,进行x交易。

    这还有天理,还有王法吗?

    若是佛则知道这事儿,肯定也不会宽恕你们的。

    你们就等着下地狱吧。”

    怪咖的一番话,越说越激动,说到最后几句话时,更是口沫横飞,声情并茂,像是真的受了天大委屈。“贫道心里苦啊,这年头真是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,做点善事,也被你们抓来局子里审讯。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的信任,死哪儿去了?

    难怪人情冷漠,都是你们善恶不分!

    唉,小僧命不好,时运不济,命途多舛,悲哀啊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蔷薇狠狠的咬着牙,但却强压住内心的狂怒。

    这世上能把瞟昌这种事,形容得如此清新脱俗,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的人,恐怕也只有半缘君这个奇葩怪咖了。

    三个审讯员更是满脸黑线,差点被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“嘿,你们咋不说话?是不是自知理亏了?”半缘君直到这时,才微微张开眼睛,叽里咕噜的眼睛,从上官蔷薇胸前一扫而过,再次气焰嚣张的追问了一句,然后又大大咧咧的补充道,“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浪子回头金不换,你们赶紧给小僧赔礼道歉吧。

    看在太上老君的面子上,小僧可以选择原谅你们的过失。

    毕竟人非草木,孰能无过?

    小僧也非那种得势不饶人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审讯员终于被气得吐血,相互搀扶着,才没有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这尼玛是从哪儿跑出来的怪物啊?

    上官蔷薇深吸一口气,等待审讯员离开之后,这才气定神闲的坐在半缘君对面的椅子上,明亮如星辰般的眼眸,直勾勾的锁定在半缘君身上,修长的手指,轻敲着审讯桌,轻启朱.唇,从容不迫的开口道:“师兄,别来无恙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