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1章美女施主,头顶凶兆
    青阳区警局。

    审讯室。

    “这位女施主,小僧见你头顶凶兆,不日将有血光之灾啊。”

    半缘君一双狭长的丹凤眼,向上一挑,嘴角上扬,露出一抹挪揄的表情,戏谑的眼神,再次扫了一眼上官蔷薇胸前,蔚为壮观的波澜风光,“什么师兄师弟的?

    贫道不喜欢与人称兄道弟,请勿与小僧攀关系。

    小僧早已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。

    你现在最该做的事,就是恭恭敬敬的把小僧送出警局,然后再给小僧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在小僧往后的岁月中,或许会因为你温暖的怀抱,在普度其她女施主至之余,还会想念你幽幽的发香,以及震撼眼球的云峦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上官蔷薇,依旧从容淡定的坐在半缘君对面的椅子上,强压住内心的狂怒,平静的眼神,直视着半缘君玩世不恭的脸孔。

    倘若不是深知自己修为低微,与半缘君有着天然之别的差距,她的拳头早就轰杀过去了。

    自从她离开师门,下山之后,这些年中,没有哪个男人,敢用这种语气,明目张胆的调戏她。

    眼前的半缘君是一个,邪神叶天是一个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小时前,在温门外广场上见到的灰太狼,又是一个。

    这让上官蔷薇不得不承认,凡是跟叶天交往密切的人,都与叶天一个德行:

    无节操无下限无耻流氓不要脸!

    上官蔷薇认识半缘君的时间,比叶天还早。

    当年还在峨眉山的上官蔷薇,也是贴身衣服被偷的那批女弟子之一,只不过她比较幸运,胸前并没有留下手掌印,只是被幼小的半缘君偷走了内衣和内.裤。

    对于半缘君的无耻,上官蔷薇深有体会……

    上官蔷薇冷冷一笑,饶有深意的打量着半缘君,再次保持沉默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“女施主,别用这种眼神崇拜小僧,试图用你勾魂的迷人媚眼,来让小僧主动对你投怀送抱,这种小伎俩肯定不行。”

    半缘君砸吧着嘴,双眸微阖,悠然自得的说了一句,然后话锋一转,又再次暴露出他的本性,“既然你不想释放贫道。

    贫道也不妨告诉你,一个硬杠杠和想法和一个粘糊糊的建议,还有一个湿嗒嗒的过程和一个软.绵绵的结局。

    抱着你的破折号,摸着你的冒号,轻抚着你的句号,举着小僧的感叹号,穿过你的小括号,在里面留下一串省略号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贫道最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想必你也有这样的想法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蔷薇放在审讯桌下的另一只手,紧紧的攥起,她对半缘君的忍耐性,已经快到了极限,但她还是没有说话——

    因为时机还不到!

    由于上官蔷薇的沉默,令得半缘君深感无趣,又调戏了几句,只好无聊的讪讪闭嘴。

    审讯室里,一下子变得安静如死。

    只有上官蔷薇心头的怒火,猎猎燃烧着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半缘君长出一口气,这一次语气也缓和了许多,再无之前的嚣张流氓,耷.拉着脑袋,弱弱的小声问,“师妹,邪神呢,叫他来保释小僧。

    麻烦你用高贵莹白的纤纤玉.指,给他打个电话呗。

    你师兄我的最新款水果机,因为付不起昨夜普度女施主的费用,抵押给她们了。

    我现在联系不上邪神。

    你给他打电话,你就跟他说,半缘君有难,速速前来,不然的话,就断绝关系,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半缘君像是彻底变了个人似的,英俊完美的五官,肤色白.皙得近乎于透明的脸上,堆满了讨好谄媚的笑容,比古时候陪在皇帝身边的狗奴才,还要奴性十足,就差自称为“老奴”这两个字了。

    上官蔷薇心中冷笑,对半缘君用水果机抵押嫖资的行为深信不疑,因为这种事,以半缘君的性子,绝对做得出来……

    见上官蔷薇还是抿着薄薄的芳唇,一言不发,半缘君尴尬的笑了笑,搔搔头发,又恭维道:“几年不见,师妹也变得越来越水灵漂亮了,啧啧啧,这气质,这身材,这脸蛋,这大胸,这小.腰,还有这长.腿,无一处不美,无一处不动人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都散发出,令的男人欲罢不能,怦然心动的浓浓女人味儿。

    若非小僧是个出家人,肯定会向师妹发起猛烈地追求攻势。

    唉,只可惜啊,贫道实在花心得很,从小就发下宏愿,要以拯救天下女施主于水火之中为己任,不能吊死在一个女施主身上。

    小僧从你行走时的身形步态中,完全看得出来,你至今还是纯洁如玉的白璧之身,体内也没有散发出男人的阳气,说明你至今单身,并无男票。

    这样吧,作为你传唤邪神来警局的报答。

    待会儿邪神来的时候,小僧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撮合你们俩,把他介绍给你当小狼狗。

    你就可以身穿女王皮衣,挥着小皮鞭抽死丫的,还可以滴蜡什么的。

    相信师兄得永生,师兄不会骗你,玩起小狼狗比那啥小奶狗啊老逼狗啊,都带劲儿,保证会让你爱不释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这一次,上官蔷薇终于是忍无可忍,挥起拳头,一拳重重的砸在审讯桌上,面罩寒霜,眼含杀气,冷声道:“实不相瞒,一个小时前,我刚见过邪神叶天。

    我今天一共见了两次邪神。

    他给我的印象,你比更糟糕。

    因为你们都是同样的败类。

    让我给他打电话,你做梦去吧。

    这一次,犯在我手上,哼,有你的苦头吃。”

    上官蔷薇审视着对面的半缘君,尴尬无语的表情,心里不由得感到一阵畅快,定了定神,又继续开口道:“还有一件事,我的告诉你,其实抓捕你的行动,是我授权的。

    那两个女孩,也是我安排的。

    别人不敢动你,我敢!

    别人不敢关你,我敢!

    因为我也是峨眉的人,把你抓入大牢,也是为了避免你继续祸害江湖,给师门丢脸。

    我相信,少林派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半缘君前一秒还谄媚恭维的神色,此时在听到上官蔷薇这话后,赫然变得满脸黑线。

    眼中闪烁着厉芒,一声冷哼后,困住他的钢制审讯椅,以及身上的手铐脚镣,全都在冷哼声中,瞬间崩碎成渣,化作一地的废铁渣子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