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4章风情万种,美丽无双
    张家。

    会议厅。

    八个张家长老,看不到张朝华和杜小月夫妇,安然无恙的进入会议厅,全都在这一刻不约而同的长出一口气,悬到嗓子眼儿的心终于落了地。

    张家的危机,终于在这一刻解除!

    当张朝华把两个小时前的遭遇,向众人说了一遍后。

    令得众人忍不住一阵长吁短叹,纷纷表示要向叶天致以张家的最高谢意。

    于是在八个长老的一致决策下,同意张朝华将花费两亿三千万的房车,立刻送给叶天,以此来展示张家对叶天的真诚谢意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夫妇二人,正在书房。

    紧密相拥的依偎在一起,明明是老夫老妻了,却偏偏给人一种十六七岁小情侣般的即视感,温馨甜蜜,幸福快乐。

    劫后余生的欢喜,令得他们愈发的珍惜,这来之不易的相聚时光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的张朝华,紧紧的将杜小月那性.感成熟得,仿佛能滴出.水儿来的身子,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让杜小月挺翘浑.圆的秀臀,直接坐在他的腿上,尽情的感受着从杜小月翘.臀上传来的惊人.弹.性,以及绵.软香滑的阵阵温热。

    “老张,你觉得叶天会接受咱们的谢意吗?

    那可是两亿三千万的豪车呀,多少人几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风情万种,艳.丽无双的杜小月突然的开口,一下子打破了书房中的平静氛围。

    鼻端萦绕着从张朝华身上传出的,强烈男人气息,再加上张朝华一双并不老实安分的手,正穿过她的腋下,停顿在她胸前波澜壮阔的风光上。

    或轻或重活动着,一点点挑起了她体内最原始的某种想法,以至于现在的杜小月,连呼吸也有些急促,绯红的脸色,看起来也愈发的迷人心神。

    到了杜小月这个年纪的女人,正处于需求量大的时候,长出几口气后,才稍稍把体内的渴望,压制下去,稍作沉默后,又梦呓般小声开口道,“我的意思是说,咱们付出的代价会不会太大了一点?”

    张朝华一直活动在杜小月胸前的手,突然下滑到杜小月平坦的小腹上,隔着薄薄的紫色透视薄纱裙,感受着丝滑肌肤传来的温热柔.腻,沉吟道:“其实吧,我也没想到,向来吝啬如貔貅的长老会成员,这次竟然出手如此的大方。

    这个代价,我认为是非常值得的,长老会这次,终于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。

    他们的用意,也很简单,因为他们也想将叶先生与张家的利益捆绑在一起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有叶先生这样的绝代强者,为张家保驾护航,试问今后,谁还敢与张家为敌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杜小月的笑声里,流露出一抹掩饰不住的讥讽,柔声道,“我倒是没你这么乐观。

    这次丽丽被劫持事件,是因为被劫持的人,是丽丽。

    而叶天口口声声的把丽丽当成了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自命不凡的男人,他必须安然无恙的救出丽丽,否则他就会尊严尽失,名誉丧尽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这样做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倘若是换成你我,遭人劫持,他还会有这么积极?

    在这之前,咱们也三番五次的向他抛出橄榄枝,希望能与他拉近关系,可是他却始终敷衍咱们,不屑于与咱们为伍。

    通过今天这事,我觉得吧,咱们还是不要自作多情了。”

    由于书房内,只有张朝华和杜小月二人二人,所以此时的杜小月毫无保留的向张朝华吐露心声,表达着她对叶天的不满。

    这种不满,与她对叶天神出鬼没的实力、出神入化的手段的景仰和佩服,并不矛盾。

    前者是站在家族立场的考量,而后者则是她个人对叶天的看法。

    张朝华苦涩一笑,蹙了蹙眉,眼中却浮现出坚定不移的目光,深信不疑的回应道:“夫人,你这是对叶先生有偏见啊。

    他是个重情重义之人,你不要把他定义得那么坏。

    庇佑张家,这不是小事,他也需要仔细掂量后,才能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我愿意等待他的最终回复。

    当今世上,除了叶先生之外,再也无人能庇佑张家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这根救命稻草,我们必须抓.住,决不能轻易舍弃。”

    杜小月苦笑道:“我就怕他收下豪车,却不愿为我们做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。”张朝华的语气,显得愈发的肯定,缓缓摇头,“相信我的眼光,我绝不会看错人。

    再给他一点时间,他绝不会让我们失望。”

    杜小月倔强的回应道:“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。时间会证明,谁对谁错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张朝华朗声一笑,很有信心的回复了两个字,突然话锋一转,深吸一口后,显得非常欣慰和疑惑,又继续开口道,“这次我真没想到,你大哥也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杜小月哼了一声,娇嗔道:“那是当然,我有难,我大哥绝不会袖手旁观,倒是你们张家这帮长老们,哼,一个个就只会坐而论道,没有做出任何有效的实际行动。

    要是没有叶天,没有我大哥出马,你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杜小月的话,一句句的说出后,杜小月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伤感,而且语气中也毫不掩饰的流露出对张家长老会的不满。

    张朝华深知杜小月说的是实情,对付长老会的那帮人,他也无能为力,只好苦笑着安慰道:“好在一切都尘埃落地了,只是虚惊一场,没有受到多大的损伤,即便有创伤,我也会好好帮你治愈的……”

    口中说着话,张朝华原本只是隔着薄纱活动的双手,此时也轻车熟路的滑入杜小月身上的薄纱内。

    一双大手,上.下.其.手的运作着。

    一手在杜小月胸前的迷人风景线上,轻捻慢拢,另一手则沿着杜小月的小腹,一路向下,钻入神秘的生命禁区,五根手指在萋萋芳草中,像灵动的小蛇般时快时慢的游走着。

    杜小月再也控制不住内体的某种需求,几乎是本能的发出一声醉人的嘤咛,主动转头,柔软丰润的嘴唇,热情奔放的吻住张朝华的嘴唇,一条修长纤柔的手臂勾着张朝华的脖颈。

    书房内的气温,一点点升高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