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9章绝色双娇,各怀心机
    团山。

    方家。

    客厅。

    方华正和程蝶衣依偎着坐在沙发看电视。

    两女都穿着非常合身的居家休闲服。

    方华的成熟性.感,艳.丽无双,程蝶衣的清新脱俗,美丽温柔。

    两种截然不同的美丽,相映成趣,令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江城新闻联播。

    然而两女表面上是在看电视,实则却是各怀心事。

    只不过,程蝶衣的演技,远比方华更高一些。

    “蝶衣,你在想什么呢?该不会是在想你的叶大哥吧?”方华突然打破了空气中的平静,纤纤玉手轻抚着程蝶衣白玉生香的额头,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程蝶衣面色一红,无限娇羞的小声回应道:“小.姨你又取笑我,不理你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嘛,你到底在想什么?”方华饶有兴致的笑问道。

    程蝶衣抿了抿嘴唇,黛眉轻蹙,娇.声道:“小.姨你觉得怜星真的能从叶大哥手上,拿回玄武令吗?”

    方华云淡风轻的笑了笑,纤手掠程蝶衣娇.嫩的脸蛋,眨了眨眼,模棱两可的回复了一句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这个人不简单,她说为了报答咱们的收留之恩,她愿意从叶大哥那里拿回玄武令。

    可是这世上,真有玄武令吗?”程蝶衣秋水般盈盈闪烁的明媚眼眸中,浮现出道道惊异不定的目光,嘟着红唇,“我觉得她在欺骗咱们,对她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方华嫣然一笑,打了个哈欠,面露疲倦之色,“我想出去走走,有些困了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?”

    程蝶衣摇了摇头,很干脆的回答道:“不去,逛了一天,我想回房睡觉。”

    方华摇摇晃晃的起身回房,几分钟后,换了一身米色的波西米亚风格的连衣裙,娉婷婀娜的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而程蝶衣也拖着沉重的脚步,向自己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回到卧室,在确定门外无人监听的情况下,脸上的慵懒倦怠之色,也在此时,一扫而光,绝美清纯的脸上,满是虔诚严肃之色,谨慎的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然后压低声音,将怜星索要玄武令的事,对手机那头的人,简短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随时跟进,随时汇报,只要玄武令到手,就……

    杀!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“杀”字,传入程蝶衣的耳中时,程蝶衣初具规模的身躯,竟是忍不住轻轻.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对方,却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程蝶衣呼出一口浊气,脸色变得异常的凝重,双.腿一软,像是参加了一场马拉松长跑似的,一屁.股瘫坐在地,眼神也在刹那间变得空洞无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开家门的方华,虽然脸上还挂着掩饰不住的疲倦之色,但却始终难掩她国色天香的倾城姿色,成熟性.感的艳.丽风情,令得别墅区的无数男人,纷纷向她投来炽.热的渴望眼神。

    更有几个男人,甚至嘴角流出了口水。

    方华借口说出来散步,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鱼池边,她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龙头,我有个不情之请。”电话接通后,方华压低声音,开门见山的道,“我想请你动用组织上的渠道和权限,调查我的侄女程蝶衣。

    随着接触时间的增长,我总觉得这个人怪怪的,根本不像是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单纯少女。

    我担心她会是敌人安插在我身边的,一颗定时炸弹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赫然是……

    龙王!

    龙王的回复,很干脆,只有短短的两个字,却显得铿锵有力,“可以!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方华如释重负般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龙王那特有的低沉嗓音,又再次传入方华的耳中,“程蝶衣毕竟是你的侄女,倘若她真有问题的话,你会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这一次,方华的回复,也同样的简短,只有短短一个字。

    在说出这个字时,像是变了个人似的,神色和语气中都显得冷漠无情,像一柄被鲜血染红的剑锋。

    龙王哈哈大笑,欣慰的道:“好,很好,你这是大义灭亲的行为,本王表示钦佩。”

    “龙头,我听说你把身边,最宠爱的邀月、怜星两个少女,无情的撵走,有这回事吗?”方华小声的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对于龙王的权势和手段,方华始终心存敬畏,即便现在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龙王很不满地哼了一声,沉声道:“黑蝴蝶,这是本王的私事,还轮不到你来过问。

    你只需做好自己的分内事,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从龙王语气中传出的强烈威压,即便是隔着几十公里的距离,也令得方华心神巨颤,双.腿发软,随时都有可能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天缓缓吐出一个烟圈,脸色逐渐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随着苏心怡一步步走来,他看到了在苏心怡身后,还亦步亦趋的跟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从身形体态上来分析,应该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青春活泼的妙龄少女。

    少女的身躯,全都这样在黑色的夜行衣内,只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眸,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她的手中,此时正握着一把枪,顶在苏心怡的后背。

    苏心怡虽然感到本能的恐惧,但她却并不慌张,因为她相信叶天绝不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她在二楼的业务大厅,给半缘君交了罚款后,刚走到楼梯转角处时,空气中突然幻化出一道人影,然后用枪顶.住她的后背,将她劫持……

    “这位夜行衣女施主,能否看在贫僧这张帅得惊天动地的面子上,把贫僧朋友的女人给放了?”

    不等叶天开口,半缘君就抢先开口说道,双手合十,冲着苏心怡身后的少女作揖行礼,“你手上拿着枪,这玩意儿可是会走火的,而且你此时是在警局,你这行为纯粹是在打警方的脸,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。

    你放了人质,贫僧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贫僧甚至还可以普渡一下你,送你登上极乐世界,享受作为女人的乐趣……”

    半缘君的话,还没说完,就被少女的冷喝声打断……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你敢再说一个字,我就开枪了。”

    口中说着话,少女那冷漠如冰的眼神,刷的一下,扫向叶天,直勾勾的落在叶天脸上,“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,我一定会放了你的女人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