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8章吐气如兰,香泽微闻
    卓家。

    一场完美河蟹的交融之后。

    即便激烈的战役,已经谢幕,但整个奢华古雅的客厅内,每一寸空气中都隐约还回荡着,先前阵阵潜吟低唱时的旖旎消魂声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还依旧是不着寸缕的卓东来和春晓夫妇二人,紧密无缺的搂抱在一起,坐在沙发上,任由身上的汗水,汇成涓.涓细流,往下滑落。

    卓东来的眼中浮现出一抹隐约可见的倦意,但一双大手却始终在春晓身上,爱不释手的游走运作着,表现出对春晓极度的迷恋。

    至于春晓那雪白如凝脂般肌肤上,则布满了片片醉人心神的粉.嫩绯红色,如饮醇酒般,娇艳欲滴,美得不可方物,一双丹凤眼微微张开,流转着无限媚意,万种风情。

    两人非常安静的感受着从对方身上,传来的温暖和爱意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只有电视里播放着的俗套狗血剧,男女主角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声,回荡在客厅内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卓东来的手机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许国章。”

    卓东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并没有摁下接听键,而是冲着春晓解释道。

    许国章是老城区警局的中流砥柱,与卓东来交情不浅。

    朱泽楷单枪匹马闯入老城区梧桐巷子的行为,就是许国章泄露给卓东来的。

    只是卓东来搞不清楚,许国章现在打电话给自己,究竟想你干嘛?

    春晓狐媚的眼睛,瞟了一眼卓东来,神色严谨,嘶声道:“先听听他说什么,咱们再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卓厅长,朱泽楷那小子已经进入梧桐巷子,我真担心他会实在梧桐巷子里,我想带上兄弟们去救他,然而谁也不愿参与这次行动,您那边能不能给点支援?”

    许国章说这话时,语气中露出掩饰不住的颤抖之意,显然也是恐惧到了极点,顿了顿又补充道,“朱泽楷他现在毕竟也是老城区的警局局长,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。

    势必会影响到市民对警方的信任,不能因为他一个人的冒险,给整个警界带来不好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卓东来蹙了蹙眉,他也没想到向来自私自利,胆小怕事的许国章,在这个时候竟然表现得如此英勇无畏。

    “老许,你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。”卓东来宽慰道,“朱泽楷的一切行动,与警方无关,他的死活,也跟你我没有任何关系,哪怕他在行动中不幸牺牲了,那也是他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许国章愈发感到一头雾水,颇有几分不甘心的道:“卓厅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许,时间也不早了,我得休息了,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。”卓东来有点恼怒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回音一落,卓东来直截了当的挂断电话,口中埋怨道:“哼,这个许国章,平常时候,脑瓜子精明得跟贼一样,关键时刻却是个大傻.逼,我的话都说得这么清楚了,他还不死心,真是榆木脑袋,不可救药了。”

    一.丝.不.挂的春晓嫣然一笑,修长纤柔的双臂从后面抱着卓东来的脖颈,将胸前波澜壮阔的美妙风光,亲密无间的紧贴在卓东来的后背,以至于令得规模巨大的云峦,在瞬间因为挤压而变了形……

    “朱泽楷若是能活着走出梧桐巷子,那就能说明这个人的实力很强,同时也暴露出一个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春晓吐气如兰的嘴唇,在卓东来耳边,沉着冷静的分析道,“朱泽楷平息了老城区地下势力混战的局面,那么他将会扶持谁上.位,统治老城区的地下世界?”

    卓东来一回头,吻了一下春晓的脸蛋,赞赏道:“你真不愧是我的贤内助,你说的这个问题,其实我也早就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的?”春晓柔软如湖面波浪的眼眸中,突然泛起一丝好奇,追问道。

    卓东来压低声音,一脸谨慎,“我收到确切消息显示,邪神当年的旧部,已经收到召唤令,正从世界各地赶往江城,与邪神团聚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!

    我明白了!”卓东来的话,还没说完,他的嘴巴,就被春晓柔软无骨的纤手捂住,春晓明媚的眼眸中,熠熠发光,灿若星辰般令人不敢直视,“你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千万别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春晓的话也没说完,丰润的樱.唇,就被卓东来吻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到两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肥婆姐妹俩浑身上下,汗如雨下,无尽的恐惧像潮水般,一浪接一浪的向她们涌来。

    她们都在这一刻,隐约觉得,似乎正有一双眼睛,在一眨不眨的盯着她们的所思所想。

    心脏剧跳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跳出腔子。

    两分三十秒。

    “噗通……噗通”

    一连两声闷响,肥婆姐妹俩倒在地上,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叶天眼中的烈烈燃烧的金焰,也在这一刻缓缓熄灭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一口浊气吐出,叶天脸上闪过一抹倦意,下意识的坐倒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从肥婆姐妹俩的心声中,他听到了对方关于要带走半缘君的真.相……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苏心怡、张丽丽、唐果、半缘君、马王爷等人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,异口同声的向叶天问道。

    刚才叶天眼中的异状,非常隐晦,即便是坐在叶天对面的半缘君,也没有觉察到。

    其他的苏心怡等人,就更不可能知道叶天刚才启动了两大神通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

    叶天缓缓摇头,挤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半缘君嘟着嘴,蹙着眉,双手合十,语重心长的告诫道:“邪神啊,注意节制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小生知道你的身体是铁打的,但即便是铁打的,也会生锈啊。

    哪能经得住你身边这么多女人的操练?

    别把自己玩废了!

    凡是适可而止,都要有个度。

    过了就错了,所以叫过错。

    这是小生对你的忠告。

    一般人,小生还不告诉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叶天没好气的狠狠瞪了一眼满嘴跑火车的半缘君,“你不说话,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

    半缘君吐吐舌头,委屈的翻着白眼,望向天花板。

    在听到肥婆姐妹俩的心声后,叶天的心情就开始变得沉重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