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0章谁敢惹你,谁就得死
    叶天嘴上的烟,即将烧到尽头,轻叹道:“你这又是何苦呢?

    好死不如赖活着!

    这世上能杀死我的人,还没出世。

    你想通过杀我,来成就名声,这个想法真的很愚蠢。”

    “邪神,你他妈都死到临头了,还敢在老子面前吹牛逼?

    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?”口中叫嚣着,何成大的枪口又向叶天靠近一些。

    叶天展颜一笑,“你若现在收枪,还来得及,即便我不出手,也自然会有人杀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身边这些废物,谁敢向老子动手?”

    何成大有恃无恐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包房一侧,整个墙壁,应声崩碎成渣,一道身形闪电般蹿入,双手挥动,两道血红的光芒,在空气中燃烧起耀眼生寒的诡异火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半缘君也突然像是在原地。

    外面又有一道壮如山岳般的身影,犹如野兽般狂奔而至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城区。

    站在一处平房天台上的许国章,身穿便衣,双手举着一架夜视望远镜。

    目光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一公里外的梧桐巷子。

    梧桐巷子并不是一条巷子的名称。

    而是一个地域名字。

    江城境内,老城区最乱。

    老城区内,梧桐巷子最乱。

    早在五十年前,梧桐巷子就已是混乱的代名词,代表着罪恶、杀戮和死亡。

    各方地下势力的总部,纷纷在梧桐巷子安家落户,昼伏夜出。

    随着闫军的死,老城区内地下势力的平衡局面,瞬间被打破,各方势力陷入了混战,谁都想在新一轮的洗牌中上.位,成为新的领袖。

    这两天的老城区内,尤为混乱……

    尽管从卓东来那里得知明确的答复,但许国章还是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他不是担心朱泽楷的性命,而是心生好奇,想看看朱泽楷究竟有何能耐,竟敢以一人之力独闯梧桐巷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朱泽楷也被眼睛看到的画面,惊得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由于距离较远,尽管他听不到从梧桐巷子传来的声音,但借助望远镜看到的画面,还是让他感到一阵头皮发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何成大话音未落,他就觉得自己的身子向上飞起,本能的低头一看,竟然看到了半缘君正站在自己原先站立的位置,而且还冲着自己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不等何成大反应过来,从空气中呼啸而过的两道红色火焰,一左一右同时切入他脖子两侧的动脉。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闷响,何成大赫然听到了自己的人头,与脖子分离,向天花板飞起时的破空声响。

    再之后,何成大瞪大得犹如死鱼般的眼睛,竟然看到自己的身子,又在冲入包房内的一个壮硕青年的铁拳下,硬生生被打爆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爆响,他的身子,碎裂成渣,血肉横飞,连一个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何成大的脑袋撞在天花板上,然后又落在叶天脚边,呆滞无神的眼睛里,满是惊恐和惧意,直勾勾的盯着叶天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何苦呢?”

    叶天嘴上的烟头,终于烧到尽头,一脸苦涩的叹息道,“早就跟你说过,你杀不死我!

    听人劝,吃饱饭,不听劝,死翘翘。”

    局面再次逆转,何成大的兄弟们,虽然手上持枪,但在见到突然杀入包房内的伍凯和二货两人,神乎其技的恐怖实力时,也不由得吓得屁滚尿流,再次感到精神崩溃。

    对何成大更是恨之入骨,纯粹就是把兄弟们当成炮灰……

    “尝尝俺的五毒拍逼掌!”

    双目通红的二货,彻底杀红了眼,一声怒吼,直接无视何成大兄弟手上的手枪,身形如猛虎出笼般碾压过去。

    怒吼声中,手掌暴涨数十倍,犹如车**小,杀气震荡,暗流汹涌,整个包房内席卷起一道漫无边际的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高高向上跳起,然后一掌毫无花哨的猛拍而下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嗷嗷嗷……”

    十道惨绝人寰的哀嚎声响起之后,何成大的十个兄弟,纷纷爆碎成渣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眨眼间,就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空气中回荡着道道浓郁刺鼻的血雾。

    “现任老大,俺的掌力,是不是又有进步了?”

    二货在一掌灭杀十个小喽啰之后,赶紧跑到叶天面前,满脸堆笑,炫耀似的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的二货又从刚才的杀神附体,变成了一个神经大条,脑子不大正常的憨厚青年。

    叶天蹙着眉,苦笑道:“二货啊,你就是个二货,谁叫你把他们全都杀了的?”

    “杀了就杀了呗,谁叫他们敢惹你?”二货无所谓的摇了摇头,目光一闪,又变得暴躁起来,“谁敢惹你,谁就得死。

    俺绝不允许任何人惹你,因为你是俺的现任老大。”

    叶天丝毫不怀疑二货对自己的忠诚,深知二货耿直憨厚的心思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根本不会有所隐瞒,想得到这儿,叶天笑道:“二货,以后你在动手之前,应该先征询我的意见,我叫你怎么做,你就怎么做,不许擅自做主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!”二货搔搔脑袋,疑惑不解的道,“俺不知道啥叫擅自做主。”

    叶天知道二货的脑子不好使,笑道:“有时间再跟你解释,你只需记住我跟你说的话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二货“哦”了一声,似懂非懂的眨巴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,目光一转,当他看到半缘君时,整个人都是一愣,不解的喃喃道:“和尚?道士?”

    而半缘君却冲着二货,竖起了大拇指,由衷的感慨道:“高人啊。有绝代高人的武学传承,只可惜,唉……

    世间安得两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……”

    依旧头戴鸭舌帽,压低帽檐的伍凯,正缓缓将手上的一双血刃,收进腰间的剑鞘中,依然还是上面穿着皮夹克,下面则是一条青色牛仔裤,脚上踩着白色休闲鞋。

    没人能看到他的五官,更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先前正是二货以狂暴掌力,轰碎墙壁,伍凯以绝顶身法后发先至蹿入包房,而半缘君则将何成大扔向半空,给伍凯制造出刀的机会。

    半缘君与伍凯配合得天衣无缝,伍凯一双血刃斩下何成大的脑袋时,二货才从外面冲入包房,又配合默契的一掌震碎何成大的脑袋……

    三人的配合,进退自如,妙到毫巅,像是演练了千万遍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却是三人第一次会面。

    伍凯冲着叶天点了下头,身形一闪,消失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“刚才这位就是排名十六位的幽灵杀手伍凯吧。”半缘君眼中露出赞赏之意,“好俊的身手,好冷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蜗牛快跑说:感谢“app_52793026”书友的打赏支持,谢谢。今日卡文,四更完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