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9章饮血温红,风情万种
    潮.湿阴暗的巷子里。

    突然传出一声痛苦的低吟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响起一个瓮声瓮气,充满了恐惧的女声,“姐,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我们这是在哪儿?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另一个声音带着惊魂未定的意味,十分微弱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直接的邪神诡异的眼神看着我,然后我整个人都迷糊了,再之后,什么都不记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感觉,也跟你一样,邪神的眼睛太诡异了,好像能看穿我的心事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女声,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两道肥胖的身影,相互搀扶着,从巷子里走出,一步步向巷口走来。

    来到巷口时……

    在从远处传来的灯光映照下,隐约可见这两人,赫然是肥婆姐妹俩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的两人身上,布满了尘土,以及很明显的鞋印,蓬头垢面,还有脸孔肿.胀得犹如猪头似的,口鼻之中还有鲜血流出,令人忍不住感到一阵恶心。

    显然,她们在昏迷期间时,曾遭到殴打。

    两人一瘸一拐,哼哼唧唧的向对面的街道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安德鲁从巷子转角处走出,阴鸷如鹰隼的目光,望向姐妹俩消失的方向,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敢对邪神大人不敬,这次就暂且饶你们不死,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……”

    安德鲁穿着黑色的夜行衣,喃喃自语着,口中说着话,体内突然传出一阵“咔咔咔”的脆响。

    脆响声中,他的人类身体,瞬间化成狼形。

    长出了粗.壮有力的四肢,“呼”的一口浊气吐出后,身形蹿起,攀着身旁一栋高楼大厦的墙壁,“蹭蹭蹭……”犹如壁虎般,眨眼间就攀到两百米多高的大厦天台上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双足刚一落到天台的楼面时,一道魁梧健硕,犹如山岳般雄壮的身形,霎时印入他的视野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安德鲁的心脏剧烈狂跳,一丝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天台上,光线暗淡。

    夜空的明月,也在这个时候隐入云层。

    安德鲁看不清对方的脸孔,他四肢猛地往地上一蹬,下意识的想要转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然而,身形还没蹿出。

    那道人影,究竟站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像是早就料定,他会从这个方向逃离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对方一只犹如钢铁般的手掌,五指如钩般狠狠的刺入他的额头,令得他再也无法前进分毫。

    “你跟邪神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沉闷得像是彤云密布时,令人感到呼吸困难的声音,钻入安德鲁的耳中。

    安德鲁的脑门上,五个手指刺穿的窟窿内,正有鲜血汩.汩的涌.出,滑过他的眼皮,模糊了他的视线,剧烈的疼痛感,令得安德鲁浑身剧颤,闷.哼声不断的从口中传出。

    血族的狼形身体,原本粗.壮有力的四肢,拼命的在地上抓挠着,试图摆脱对方的控制,然而哪怕是他的四肢利爪,将水泥地面抓出道道肉.眼可见的深沟裂纹,对方的五指也依旧牢牢扣在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嘴皮还挺硬?”

    对方的声音里,这一次则蕴藉着掩饰不住的震怒。“再不说实话,你的命就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安德鲁,整张脸颊已经被从头顶滑落的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

    我不知道……你在……说……什么……”安德鲁知道眼前这人,与邪神叶天肯定是不共戴天的仇人,所以哪怕是死,也决不能泄露关于邪神的半点消息。

    “血族狼人?

    笑话!”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既然不肯说,那你就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“嘭”的一声,安德鲁的脑袋,在对方的五指收缩紧扣之下,应声爆碎成渣,星星点点的红白之物,疯狂四射飚溅。

    安德鲁奋力挣扎的四肢,逐渐无力的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,就成了一具冰冷的无头尸体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血族狼形尸体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一口浓痰落在安德鲁后背,身形隐藏在晦暗光线的人,再次咬牙切齿的冷哼道,“凡是靠近邪神的人,全都得死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身形一闪,冷电般窜到五百米外的东边天台边缘,一跃而下,消失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似的。

    几秒种后,从安德鲁的狼形尸体上,飘起一缕轻烟。

    天空的月亮,也在这时候,从云层中钻出。

    借助月光,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一缕轻烟,赫然也是狼形。

    随着夜风的吹拂,飘摇晃动,随时都有可能被夜风吹散。

    狼形轻烟突然冲着西方的另一栋大厦,跪倒在地,嘴巴一开一合,像是在说话。

    安德鲁所在的大厦西面,八百米外也是一栋大厦。

    此时的这栋大厦天台上。

    风情万种的温红,正一脸冷漠的望着,从安德鲁尸体上飘出的狼形轻烟。

    温红也幻化出狼首人身的形体,一对又尖又细的狼耳,轻轻.颤抖着,显然是在倾听某种声音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温红收敛起血族狼身形体,擦去嘴唇上的血迹,嘴角边则勾起一抹残忍弑杀的笑意。

    在温红的脚边,还趴着一具已经死透的干枯女尸。

    为了维持人类的形体,温红必须每天喝人血。

    在夜色的掩护下,她抓到一个独行的女子,来到这栋大厦的天台,刚把女子的血管咬破时,对面的天台上也出现了一个普通狼人,再之后,她一边饮血,一边欣赏着对面的杀戮……

    对面的安杜鲁被捏爆脑袋时,温红这边也刚好吸光了女人全身的血液。

    发生在对面的杀戮,她本来是不想管的,但她却听到黑暗中那人,曾两次的提到“邪神”二字,这让她的心,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   本能的判断出,对方应该是邪神的仇人。

    对方的修为,深不可测,温红也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从对面的天台上一跃而下,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正当温红满心失落,准备离开时,安德鲁尸体上飘出的狼形轻烟,却向她发出联络信号。

    安德鲁是正统的血族狼人,虽然只有很普通的血统,但也能在死后极短时间内,将自身生前的怨念凝聚成意识,转告给温红这种血统并不纯正的血族。

    温红只是得到血族狼人的神通传承,神通觉醒之后,才逐渐变成狼人,她的体内有一半的人类血统,一半的狼人血统,介于狼人和人类两个物种之间。

    即便她的修为远在安杜鲁之上,但客观条件就决定了她无法主动截断与安德鲁的联络,她只能被动的接听安德鲁向她传来的意识信号……

    作者蜗牛快跑说:晚上还有两更或三更,今日有事耽误了,再说一下哈,只要蜗牛不死,本书连载期间,就绝不会断更,感谢各位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厚爱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