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0章因爱生恨,爱恨交织
    安德鲁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,恳请她能转告邪神——

    有强敌来华,要邪神尽早做好准备,不可大意……

    安德鲁甚至承诺,愿意将名下的普罗旺斯餐厅,送给温红,当做酬劳,恳请她一定要把这个消息,转告给叶天。

    温红冷冷一笑,点了下头,望向对面大厦天台上安德鲁的尸体。

    安德鲁尸体上的狼形轻烟,再次向温红跪谢,又向温红传来意念说,他的意念轻烟很快就会消失,他现在要赶回餐厅,在餐厅的转让协议上签字……

    “去吧,记住,不许耍赖哦。”温红扬起一根纤纤玉.指,娇笑道。

    她觉得今晚的运气,还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随便帮个忙,就能得到一个价值上千万的餐厅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以她对叶天因爱生恨,爱恨交织的感情,在得知有人要对叶天不利时,她当然不会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哪怕没有安德鲁传给她的意念信号,哪怕安德鲁不给她报酬,她也会想办法,将这件事转告给叶天。

    虽然如今的她对叶天,再无半点爱意,只有无尽的恨,想要把叶天碎尸万段,但杀死叶天的人,只能是她,而决不能是这世上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温红点燃一根烟,叼在丰润饱满的红唇上,黛眉上扬,眼角微眯着,喃喃自语着,“这狼人是个傻.子,竟然不知道老娘跟邪神爱恨交缠的恩怨,唉,真是傻得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可真是便宜老娘了!”

    道道缭绕轻舞的烟圈,从温红的口鼻之中吐出,她的脑海中,又忍不住浮现出先前安德鲁悲惨遭遇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强敌!

    草!

    还真不是一般的强!”温红娇艳如花的脸上,几乎是本能的露出一抹掩饰不住的恐惧,内心深处更是越想越觉得一阵惊颤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幕,留给温红的印象太深刻了!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

    一脚踏碎脚边的干枯女尸,温红的身形,闪电般横跨数百米的距离,出现在对面大厦的天台上。

    站在安德鲁的尸体面前,冷冷一笑,“看在你知恩图报的份儿上,老娘送你归西,尘归尘,土归土,去吧。”

    口中说着话,温红白.嫩如霜的纤纤玉手,冲着安德鲁的尸体,挥了一下。

    安德鲁的尸体,竟以肉.眼可见的速度,缓缓分解在空气中,眨眼间就消失得干干净净,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似的。

    温红吐出嘴上的烟头,很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身形一闪,也消失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团山。

    方家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看着楚楚动人的怜星,捧在手上,递给自己的玄武令,方华疑惑不解的蹙眉问,“令牌上怎么会有一只乌龟?”

    依旧还穿着黑色夜行衣的怜星,眨巴着翦水秋瞳,绝美纯真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茫然之色,人畜无害的回应道:“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我更不知道自己干嘛要拿到这件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在潜意识中,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我,一定要拿回这件东西……

    这件东西,名叫玄武令。

    我跟它曾经的主人,好像很熟悉,好像又很陌生。

    究竟是怎么回事,我也说不清楚……

    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几句话时,怜星扔了手上的玄武令,双手抱头,一脸痛苦之色,口中呜呜的惨叫声,眼眸中更是挂着晶莹的泪花,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的头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怜星蹲在地上,有气无力的喃喃自语着。“像是就要爆炸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在警局劫持了苏心怡,终于在几年之后,再次见到叶天,并且从叶天手上拿到玄武令之后,她的脑袋就开始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也不知道叶天是谁。

    自从上了方华的车后,她的潜意识中,就出现了一个声音,自始至终都在告诉她,每一步该怎么走……

    而现在,那个声音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方华眼底深处闪过一道欣慰的笑意,弯腰捡起地上的玄武令,踹入怀中,又将趴在地上的怜星搀扶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华姐,我的脑袋好痛,要炸了,真的好痛啊。”

    怜星挥着双拳,“咚咚咚……”的猛砸着自己的脑袋,似乎拳头砸落的不是自己的脑袋,而是别人的,非常的用力,每砸一下,都咚咚有声,令人忍不住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方华深吸一口气,满脸的关切表情,想要摁住怜星的双臂,避免怜星作出更可怕的自残行为,但根本摁不住,反而被意识混乱的怜星一口咬在手臂上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动静,自然也惊动了,在卧房中的程蝶衣。

    睡眼惺忪的程蝶衣,揉着眼睛,惊慌失措的跑下楼,不解的问方华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方华捂着鲜血淋淋的手臂,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,她回来之后,就是这个样子了,像是变了个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中邪了?”程蝶衣心惊胆战的小声作出自己的判断,楚楚动人的柔弱眼神望向方华,摇晃着方华的胳膊,撒着娇,柔声道,“小.姨,你就帮帮她吧。

    我知道,你一定有办法的,对不对?

    怜星姐姐太可怜了,再这样下去的话,我觉得她会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方华一声轻叹,拍拍程蝶衣的肩膀,苦涩的道:“其实我也没有多少把握,姑且死马当作活马医吧。”

    在方华的示意下,程蝶衣找来绳子,将怜星的手脚四肢牢牢困住,然后又扒掉怜星身上的衣裤,甚至连贴身的衣物,全都被解除干净,露出一.丝.不.挂,一尘不染的雪白身躯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方华的手上,已经多出了一盒金针。

    双手十指,犹如穿花蝴蝶般灵巧敏捷,连连挥动着,在空气中晃起道道耀眼的金光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数十根金针,刺破空气,精准的刺入怜星身上穴.道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眨眼前,怜星胸前、腹部,以及双.腿,全都布满了金针,像是刺猬般,令人忍不住感到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方华绝美的脸上滚动着道道汗水,又是一口浊气,吹向怜星身上的金针。

    下一秒,所有的金针发出“嗡嗡嗡……”的嘶鸣声,针尾轻.颤,像是受到某种神奇力量的感应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