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1章雪肤玉肌,美人细腰
    每一根金针上,都隐约有丝丝缕缕的黑气渗出。

    诡异恐怖是凝聚成一片黑色的氤氲,漂浮在怜星身体上方的半空中。

    氤氲内甚至还散发出阵阵奇臭无比的气味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再之后,沉着冷静的方华,双手挥动,屈指连弹,“嗖嗖嗖……”又是四枚金针,化作流光,刺入怜星的头顶。

    躁动不安的怜星,直到这一刻,才终于平静下来,嘴角流出晶莹的口水,眼神呆滞,眼中布满令人心生寒意的红光,身上的每一寸雪白肌肤,都在这一刻浮现出妖艳的粉红色。

    “小.姨,你真棒!”

    见到怜星的现状,程蝶衣对怜星的担忧,也在瞬间转化为对方华的敬仰和佩服,冲着方华竖起大拇指,“我就说嘛,小.姨你一定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阿婆,阿公都是妙手回春的杏林高手,小.姨从小就天资出众,肯定差不到哪儿去。”

    方华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程蝶衣,“别忙着恭维我,万里长征这才刚刚走出第一步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程蝶衣讪讪的吐了吐香.舌,又赶紧聚精会神的观察着,方华接下来的举动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停在路边停车位上的房车内。

    在整整两个小时的剧烈鏖战之后,叶天与两女暴风骤雨般的贴身交融,终于在这一刻接近谢幕。

    看着香汗淋漓苏心怡和张丽丽,眼神迷离,雪白如凝脂般的娇.嫩肌肤上,染着片片绯色的红晕,叶天忍不住露出会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此时的叶天,正把苏心怡柔弱无骨的身子,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苏心怡双手支撑着身子,脸颊紧贴着车窗玻璃,眯着沉重的眼睛,呆滞无神的望着从车窗外走过的行人,以及飞驰而过的车辆。

    由于房车有着极佳的减震和隔音效果,即便有人趴在房车外,也根本听不到房车内的声音,更不可能感受到房车内的震动。

    张丽丽早就四仰八叉的趴在一旁,像一堆烂泥般,有气无力的呼吸着,双眸微阖,睫毛轻.颤,浑身上下都是亮晶晶的汗水,就连秀发也是湿的,一绺一绺的黏在雪肤玉.肌上。

    黑色秀发,与白色的肌肤,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力,愈发显得有活力十足。

    在叶天的疯狂冲击中,她一连三次被送上快乐的云端。

    再之后,她就无力再战了。

    她也是直到这一次,才知道叶天在床.上的实力,有多强悍。

    那简直不是人!

    而是行走的……

    媚药!

    恢复了一些力气的张丽丽,激起所有的力量,终于令得眼睛睁开一条缝隙,打量着此时叶天和苏心怡的战况。

    叶天在短暂的休整后,又继续挥师前进,在苏心怡方寸之间的阵地上,集中炮火,展开新一轮的狂轰滥炸。

    苏心怡已经连续四次飞上云端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苏心怡喉咙深处传出一道尖锐刺耳的叫声,恨不得将整个房车都吼破似的。

    紧接着,布满红晕的身躯,一阵颤抖,精致美丽的五官,也因为极度的兴奋,而明显的扭曲变形,樱.唇大大的张开着,眼睛变得更加的无神暗淡……

    叶天抹了一把苏心怡后背的汗水,从苏心怡的体内退兵。

    经过十几分钟休息的张丽丽,立刻爬到叶天面前,烟视媚行的冲着叶天笑了一下,然后将丰润饱满的嘴唇,凑了上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华仔细的将刺入怜星穴.道内的金针,一根根的拔除后,又让程蝶衣将怜星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令得怜星俯身趴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形如木偶般的怜星,哪怕是此时正处于一.丝.不.挂的原始状态,她也丝毫没有意识到,更不会有半点的羞耻感。

    怜星这个时候展现出的姿态,更是毫无保留地展现出她性.感火爆的身材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平平的俯身趴着,但却将她非常挺翘的屁屁,纤细得盈盈不堪一握的杨柳腰,完美的勾勒出来。

    精致美丽得就像上帝精雕细琢的艺术品般,令人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每一寸的肌肤,都散发出牛奶般的纯白光泽。

    就连程蝶衣的芳心,也忍不住一阵砰砰乱跳。

    在程蝶衣瞠目结舌的表情中,方华手上的数十根金针,再次刺入怜星的后背,以及翘.臀,又用同样的手法,令得针尾轻.颤,发出嗡嗡的蜂鸣声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当方华拔.出金针时,每一根金针都变成了乌黑色,化作粉末,消散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“小.姨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程蝶衣满腹疑惑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方华皱着眉峰,沉吟片刻后,才解释道:“怜星不是中邪,而是中毒,一种无色无味的慢性剧毒,名叫,顾名思义,只要中了这种毒,七天之后就会毒发身亡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更诡异的是,以现在的医疗检测手段,根本查不出这种剧毒残留在身体内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当方华口中说出这话时,她始终停顿在怜星后脑勺上的一只手,悄无声息的摁了一下怜星的后脑勺,指缝间有一抹银光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程蝶衣愣了一下神,惊恐万状的站了起来,“无影追魂七日亡,这个毒物名称,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方华的眼底深处,再次闪过一抹冷光。

    几秒种后,程蝶衣一拍脑门,恍然大悟般开口道:“小.姨,我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曾听我妈说过,当年我岁数还小,记得不是很清楚,刚才你这么一说,倒是提醒了我。

    这种剧毒,是阿公当年配制的,奇毒无比。

    能够使用这种毒物的人,也就只有方家人。

    我妈资质平庸,没有得到阿公阿婆的传承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世上能施放这种剧毒的人,只有小.姨你,还有另一个小.姨方媛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的事,不能乱说。”

    听着程蝶衣的一番话,方华的内心简直乐开了花,这才是她希望看到的效果,表面上严肃的警告程蝶衣说话要有证据,实则却巴不得程蝶衣与方媛的仇恨,越积越深,最好是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自从程蝶衣来到江城,找到她时,她就在暗中策划一切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她和韩修德两人,就把程蝶衣当成手上,用来达成目的的工具。

    程蝶衣握紧双拳,很固执的回应道:“小.姨,我明白你的意思,但我也不是傻.子,善恶是非,我还是能分得清的。

    这一整天,你都和我形影不离的呆在一起。

    你根本没有机会向怜星姐姐下毒。

    对她下毒的人,肯定是方媛那个贱人,她死了丈夫,难免心理变.态,这类人最是见不得别人过得比她好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怜星跟咱俩的关系这么好,肯定会心生妒意,于是就向怜星姐姐下毒。

    用心如此险恶,实在是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我绝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这个贱女人,太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蝶衣,别冲动。”方华语重心长的告诫道。

    在没有从龙王那里确认程蝶衣的真实身份之前,她会一如既往的挑起程蝶衣和方媛之间的仇恨,但绝不希望程蝶衣作出任何实际行动。

    随着与程蝶衣相处时间的增长,方华对程蝶衣的身份,也愈发的感到好奇。

    大姐所处的荒野山村,不通电,几乎与世隔绝,方华根本无法跟程蝶衣的母亲取得联系。

    所以她只能委托龙王,暗中调查程蝶衣的身份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