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2章有如女王,不可侵犯
    方华的双手十指,像钢琴家灵动的手指般,在怜星身上的每一根金针针尾上弹动轻捻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黑气,从沿着金针,从怜星的穴.道中飘起。

    整个客厅里,充斥着阵阵刺鼻的腥臭气息。

    像是在客厅内堆满了腐烂的死鱼。

    由于方华和程蝶衣两人的注意力,全都放在了怜星身上,谁也无暇关注空气中的腥臭气味。

    怜星依旧睁大着呆滞无神的眼睛,像是入定的老僧般,对外界发生的事,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直到半个小时后,在方华和程蝶衣两人期待的目光中,发出一声“嘤咛”,然后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啦?”

    怜星也是直到现在才意识到,自己身上一.丝.不.挂的尴尬现状,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疑惑表情。

    内心则感到非常的难为情,虽然眼前的方华和程蝶衣都是女人,但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体,毫无保留的印入另外两个女人的面,还是让她一时间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黑白分明犹如宝石般的眼眸,叽里咕噜的转动着,当她发现自己身上布满金针时,愈发感到难以置信,“华姐,蝶衣,我这是生病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啰,要不是你挥拳自残,我和小.姨担心你会把自己的脑子打坏的话,又怎么可能把你捆起来?

    更可能往你身上扎针。”程蝶衣眨动着水灵灵的眼眸,撅着嘴唇,有点炫耀的回应道,“你还不赶紧谢谢我的小.姨,要不是有她出手的话,你呀早就小命不保了。

    你知道吗?

    你中了世间最霸道的剧毒。

    呃,对了,你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?

    有没有好些?”

    程蝶衣一边喋喋不休的解释着,一边连连拍着胸口,显得愈发的可爱娇俏,完美的诠释出“萝莉”二字的真正含义。

    怜星似信非信的点了下头,脸色绯红,仔细的感受了一下从身体各处传来的感觉,只觉得阵阵温热,像是有道道暖流,在她体内流动着,非常奇妙。

    特别是两腿间那个部位,传来的感受,更是令得她忍不住想要发出羞人的吟哦声。

    如果她的双手没有被困住,还能动弹的话,她一定会用手遮掩住那个部位,避免此时已经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不堪景象,会被方华和程蝶衣看到……

    谢过方华后,怜星又小声的问道:“华姐,我后背的金针,你什么时候能给我拔除掉,我好痛呀。”

    “能感觉到痛,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方华取出纸巾,轻柔的为怜星擦去额头的汗水,慈祥的笑了一下,很有耐心的回应着,她绝美成熟的性.感脸颊上,甚至在这一刻还浮现出一抹母性的光辉,“毒性已经金针刺入,沿着穴.道,排出你的体外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两个小时之后,你就能复原了。”

    怜星抿着嘴唇,既然方华的话,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她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程蝶衣拧了一条湿毛巾,为方华擦去脸上密集的汗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方华,不仅脸上布满汗水,她的贴身衣物全被汗水浸.湿,令得她的薄纱睡衣紧紧的贴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体上。

    把迷人心神的雪肤玉.肌,若隐若现的渲染出来,格外引人瞩目。

    直到怜星后背金针不再有黑气飘出,浑身疲倦的方华,才有气无力的将怜星身上的所有金针彻底拔除。

    紧接着,程蝶衣又解开了怜星身上的绳子,恢复了怜星的自由。

    怜星也是一身大汗,每一寸肌肤上,还隐约可见一层透亮的油脂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洗个澡,身上黏糊糊的,挺难受的。”方华美丽的嘴角勾起一个倦意的笑容,拉着还是很虚弱的怜星,向浴.室扭动着纤腰,莲步轻移,缓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程蝶衣眼中闪过一道阴鸷的目光,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促狭的格格笑道:“你们两个可不许在浴.室中,做那种羞羞的事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已到凌晨。

    房车依旧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豪华的大床.上,叶天居中,张丽丽和苏心怡两女,分别依偎在他两侧,侧身躺着,两女各有一条纤柔修长的手臂,勾在他的脖颈中。

    由于侧躺的姿势,令得胸前的美妙风光,紧密无缺的挤压在叶天胸前。

    两女身上的汗水,已经干透。

    但精致绝美的俏.脸上,依旧露出无法掩饰的疲倦,嘴角勾起满足幸福的弧度,微眯着眼眸,长长的卷曲睫毛,时不时的轻.颤一下,三人都很安静的躺在床.上。

    叶天的心神,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平静。

    尽管这是他有生以来,第一次在房车内与女人交融,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,玩三人行的游戏,但他却没有感到多大的兴奋,反而在这一刻觉得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后,又将注意力放到了身边的两女身上。

    张丽丽的身形比苏心怡高出几公分,手脚纤细修长,非常的骨.感,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搭配得非常完美和谐,再加上出身大家族的缘故,给人一种高贵冷艳的感觉。

    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般,神圣不可侵犯,众生都只能能跪拜在她脚下,对她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想起当初第一次与张丽丽见面时,张丽丽飞扬跋扈的嚣张神态。

    叶天就不由得感到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当时他强行为韩菲出头,他却怎么也没想到,随着事态的发展,张丽丽竟然与他发生,而且还成了他最贴心,也是最忠心的女仆。

    作为张家小公主的张丽丽,每次跪伏在叶天脚下,为叶天做那种事时,都让叶天有种莫名的兴奋和成就感。

    这次也不例外!

    苏心怡则又是另一种风格的美女。

    娇俏艳.丽,灵动活泼,虽然有时候爱耍点小脾气,但在关键时刻却非常有原则,出身大富之家,算不得贵气,但也远非从小户人家成长起来的人,所能相提并论的。

    身材比例,虽然无法与唐果相比,但却与张丽丽不分伯仲,各有千秋。

    苏心怡胸前风光的尺寸,比张丽丽小了一号。

    两女的肤色都非常的白.皙娇.嫩,犹如凝脂般嫩滑,香泽微闻,令人在浑然忘忧的同时,又能够起男人心底那根敏感的弦。

    叶天的手掌下意识的放在了苏心怡的名器上。

    苏心怡的长.腿,还是依旧那样的丝滑绵.软,柔弱无骨,温热得像是一方美玉雕琢而成的艺术品似的。

    轻抚着苏心怡的腿,总是给叶天一种难以言状的极致享受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主人老公,你有没有发现,心怡姐的腿,真的好美啊。”张丽丽柔和的目光,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叶天手上的动作,轻声开口,打破了房车内的安静氛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