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2章借刀杀人,意图挑事
    宋昊晨心念电转。

    他也万万没想到:

    时至今日,与叶天有着杀父之仇的马鹏举,离开武当,回到江城马家,却丝毫没提为父报仇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一门心思的主持操办马洪峰的丧事。

    当初叶天独身一人,闯入盘踞在水月岛的马家,不仅将马家的藏宝阁洗劫一空,而且杀死马家的众多高手,更是在那一夜将马洪峰、马龙父子二人双双打死。

    作为马洪峰长子的马鹏举,当时远在武当学艺。

    马家的惊变,在江城境内,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回归家族的马鹏举,于情于理都要挑起为父为兄报仇的重担。

    然而,自始至终,马鹏举都表现得异常的冷静。

    似乎被杀的人,与他毫无关联。

    这些天,刘大伟一直蛰伏在马家,打探马鹏举的下一步动向——

    他打探到的结果就是:

    马鹏举浑若无事。

    不是忙着处理父兄的丧事,就是躲在密室中修炼,几乎不见外人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马鹏举没有向叶天表露出敌意,但宋昊晨对叶天的敌意,却是与日俱增,随着时间的推移,见到叶天事事逢凶化吉,遇难呈祥,更是让宋昊晨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的未婚妻颜如雪,与叶天朝夕相处,还在老城区弄出轰动一时的烟花示爱事件,宋昊晨就忍不住想要将叶天碎尸万段,然后再把颜如雪卖入红灯区……

    上次在名苑华府与叶天第一次见面时,就被叶天打得狼狈不堪的屈辱往事,此时再次浮现在宋昊晨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后来宋昊晨又挑起林家与叶天的恩怨,试图借助林振武之手,除掉叶天,没想到最终计划落空,反倒令得林振武死心塌地的率领林家,投入到叶天的麾下,成了叶天的忠实追随者。

    再之后,宋昊晨又企图借助马鹏举对叶天的报仇心动,杀掉叶天,于是派出心腹刘大伟混入马家,作为眼线,偏偏马鹏举却出人意表的平静……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宋昊晨身形的绷紧,他身上的每个关节,都因为愤怒的情绪,而传出犹如爆竹炸响般的响声。

    响声连声一片,回荡在套房内。

    惊得依旧还在床.上,相互取乐的两个金发碧眼女郎,下意识的发出尖叫声,跳下床,抓起衣服,想要逃离套房,避免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允许你们离开了吗?”

    宋昊晨身形一闪,瞬移七八米的距离,出现在两个女郎面前,不知何时,他的双手五指,像铁钳般狠狠的扣在两女的咽喉上,他的声音冷漠阴沉,令人感到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两女都是标准的北欧人种,典型的大洋马,身高体长,手脚纤细修长,骨架宽大,比宋昊晨还高出一个头,但此时在宋昊晨面前,却像怯懦娇弱的小鸡似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宋公子,我们……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女郎由于呼吸不畅,精致漂亮的脸蛋,涨得通红,双眼翻白,断断续续的哀求着,无尽的恐惧感,在她的心头疯狂蔓延滋生,“求您放了……放了我们吧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个女郎也上气不接下气的向宋昊晨承认错误,“我们……我们错……错了……请宋公子……大……大发慈悲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女郎都是在风月场中,摸爬滚打十几年的老江湖,她们完全感受到从宋昊晨身上传出的杀气。

    只要稍有不慎,就会被宋昊晨杀掉!

    “哼,臭表子!”

    宋昊晨哼了一声,一挥手,两个女郎被他扔到了床.上,语气依旧冰冷深沉,蹙眉吩咐道:“继续做你们刚才做的那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两女跪在床边,同时应了一声,然后强压住内心恐慌,又亲密无间的搂抱在一起,热情如火的狂吻着对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们为了讨好宋昊晨,平息宋昊晨心头的怒火,每一个动作,每一个眼神,每一个声音,都比先前更加的投入,释放出的勾魂魅力,也比先前更加撩人心神。

    刘大伟根本不敢把目光转移到,两个女郎身上,他担心自己会压制不住内体,正在疯长的某种想法。

    “大伟,本公子听说魔神夜帝也来到江城了。”宋昊晨转身背对着两个女郎,瞟了一眼刘大伟,云淡风轻的道,“而且,夜帝昨晚还带走了叶天的红颜知己韩菲。”

    刘大伟心念一动,他已经隐隐猜到宋昊晨下一步的动向了。

    宋昊晨点燃手上的半截烟,沉吟道:“你不用再回马家了,尽快找到魔神夜帝的行踪。

    如果能与夜帝合作,杀掉叶天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,倘若不能,又在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总之,在灭杀叶天这件事上,我们决不能单独行动。

    我们必须联合各方势力出马才行,否则的话,肯定会招来邪神那些死党旧部的报复。

    那些亡命之徒的报复,以宋家如今的实力,根本应付不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对付叶天,本公子也不想动用家族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明白!”

    刘大伟躬身应道。

    只有短短的四个字。

    自从追随宋昊晨以来,刘大伟深知,在宋昊晨这种务实的人面前,做什么远比说什么,更重要。

    宋昊晨微眯着眼睛,望着外面的璀璨晨光,眼睛突然睁开,眼眸中精光爆起,喃喃自语道:“一个是邪神,一个是魔神。

    倘若本公子没记错的话,马鹏举和魔神几乎是一前一后,相继回到江城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多年前,宋昊晨无意间从父亲宋终那里,听到过一段关于马洪峰年轻时的风流往事……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这怎么可能呢?”宋昊晨颀长的身子,晃了几下,失魂落魄的神色,像是在突然间变了个人似的,连声否定自己猜到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刘大伟低垂着脑袋,安静的听着宋昊晨说的每个字。

    只要宋昊晨不向他抛出问题,他就宁可保持沉默,将各种疑惑腐烂在肚子里,也绝不开口。

    这是刘大伟的觉悟!

    既然做了狗,就要有做狗的觉悟。

    宋昊晨短暂的失神后,又恢复了往常时候的平静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