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8章这个惊喜,来得突然
    即便只是三种奥秘,也令得枯木道人成为当今武道界,一等一的绝顶高手,斩杀钻石级境界之下的武者,轻松得犹如砍瓜切菜。

    正当马鹏举的意念试图靠接化作火球的钧天星时,一道无形烈焰“轰”的一声,向他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“呼”的一下,练功房内的整个空气,瞬间燃烧着烈火,眨眼间就把练功房点燃。

    阵阵刺鼻的焦糊味,传入马鹏举的鼻中。

    马鹏举心神一惊,外面传来众人起此彼伏的失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又失败了……”马鹏举黯然苦笑,身形一闪,双掌推出,狂暴的掌力,硬生生震退汹涌的火海,开辟出一条通道,蹿出练功房。

    外面正在忙着救活的众人,一见到马鹏举现身,知道马鹏举安然无恙后,都纷纷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的练功房,已经在烈烈大火中,烧成了一堆灰烬。

    从钧天星释放出的烈焰,足有上万度的高温,比寻常火焰的温度,高出几十倍,甚至上百倍,若非马鹏举修为深厚,能扛住高温的侵袭,及时离开练功房的话,若是换做其他人,早就被烈焰烧成碎片了。

    外面这些忙着救活的人,谁也不敢靠近练功房外的十米范围内,只能远远的抬着消防喷头,向练功房这边的洒水……

    “诶,好奇怪啊,那么大的火势,竟然说熄灭就熄灭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马家族人,疑惑不解的蹙眉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话,说出了众人心头此时的疑问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即便是引发这场火灾的马鹏举,也解释不清。

    索性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大伯马洪元在几个家丁的簇拥下,失魂落魄的跑了过来,见到马鹏举并无大碍后,这才长出一口气,老怀宽慰感慨道:“老天有眼啊,房子烧了可见重建,只要人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你是大哥在这世上,留下的唯一血脉,你可不能有任何事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我哪天死了,也没脸去见大哥。”

    马家的家主马洪峰,与马洪元是一母所生的兄弟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早就对家主之位,虎视眈眈,特别是马洪峰一死,不仅是他,就连他的几个弟弟,也想上.位,成为家主,但无奈马洪峰的长子马鹏举还活着,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夺权。

    而马洪元当初将马洪峰被杀的消息,告诉给马鹏举,就已向他的几个兄弟,表明了他的立场,他愿意辅佐马鹏举,退出与几个兄弟的夺权某位之争。

    他的理由是:

    马鹏举是马洪峰之子,于情于理都必须知道父兄被杀的噩耗,他不能隐瞒马鹏举。

    至于马鹏举是否愿意离开武当,返回江城,那是马鹏举的选择,他无权干涉。

    事态的发展,也一步步如马洪元所愿——

    马鹏举回归家族,用实际行动,向几个叔叔表明了他不肯让位的态度。

    只要他不死,他的几个叔叔,就没有机会上.位。

    这正是马洪元所期待看到的局面。

    是他召回马鹏举,马鹏举对他的态度,也比对其他叔叔更客气,更恭顺。

    他更清楚,马鹏举沉迷武道的性子,绝不可能长期离开武当,留守家族,只要办理完父兄的丧事,不出意外的话,马鹏举就会重返武当,而到那时候,他就算是马鹏举最信任的人,马鹏举势必会把马家的大权,转交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家主之位,有名无实,他并不看重,只要有实权在手,那才是最重要的……

    马洪元的深谋远虑,等到几个兄弟反应过来时,已是为时已晚,只能扼腕长叹。

    “二叔,让你担心了,我没事。”马鹏举淡淡一笑,望着满面关切之色的马洪元,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沉迷于修炼,但在参悟星象图解的过程中,也对人情世故,人性善恶有着深刻的认识,对马洪元的用心,再清楚不过,只是他不愿戳穿而已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一点是,他没办法应对马洪元的策略。

    因为马洪元完全知晓他的性子和劣势,他是绝不可能留守家族,践行家主职责的,他只能把家主大权,转交给最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二叔的种种举动,虽然别有用心,但对他也算是推心置腹,比起另外几个叔叔对家主之位昭然若揭的心思,更让他觉得二叔是可以信赖的——

    至少,二叔愿意辅佐自己。

    不像其他叔叔那样,只是为了满足自个儿的私.欲。

    马鹏举递给二叔一眼眼神,两人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。

    “二叔,我的心思,你是明白的。”马鹏举蹙着眉,语气沉重认真的开口道,“我走之后,家主的权力,由你代劳。

    我是修道之人,虽然身为家主长子,有权继承家主之位,但我不能娶妻生子,注定无后。

    我的弟弟马龙,也死在叶天手上,没有留下子嗣。

    而你这一脉,人丁兴旺,后人中也是人才济济,你退位之后,可以将家主之位,传给你的后人,我没有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更何况,你是马家的二当家,我父亲不再了,从血统方面来讲,你也是最有资格继承家主之位的人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马鹏举这种修炼有成,心如止水的人,此时在说出这番话时,语气中也逐渐流露出一抹无奈之意。

    马洪元先是一愣,虽然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个结局,但这番话真正从马鹏举口中说出时,还是令他感到一阵意外。

    这个惊喜,来得太突然了。

    打得他有些措手不及!

    “鹏举,这……

    这不太好吧?”欲迎还拒的姿态,当着马鹏举的面,马洪元还是必须演一下的,不然的话,他跟那几个弟弟明目张胆的态度,就没啥两样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有远见的人,不仅要能当表子,更要给自己当表子的行为,蒙上一层遮羞布,不然的话,是会遭人耻笑的。

    这些道理,马洪元心知肚明,而且运用得出神入化,强压住内心的狂喜,故作不安的向马鹏举抛出一个难题,“我担心你那几个叔叔,不同意你的决定。

    你也知道他们的心思,他们是不会允许我上.位的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