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2章静观其变,历练红尘心
    卓东来的话,一说完后,就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似乎一刻也不想停留。

    站在办公室窗前的朱泽楷,则紧紧蹙起浓眉,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。

    虽然天清气爽,但他的心境却很失落。

    直到许国章再次敲开门办公室的门,才扰乱了他的心境。

    低头哈腰,像个狗奴才似的许国章,手上捧着热气腾腾的包子,来到朱泽楷面前,满脸堆笑道:“朱局,这是咱们江城味道最正宗的包子,我也是排队两个多小时才买到的,要是去晚了,根本买不着,您趁热吃吧。

    明天早上,我给您买豆浆油饼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朱泽楷当然知道许国章向自己套近乎的真正用意。

    看着许国章笑眯乐呵的表情,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,朱泽楷也不愿让许国章感到难堪,接过许国章递过来的包子,赞不绝口的吃着,吃完后又取出一张百元纸币递给许国章,故作生气的道:“老许,让你费心了,把钱手下,否则的话,以后你就不必再给我买早餐了。”

    许国章神色一变,嘶声道:“朱局,这……几块钱的东西,您不用跟我客气的,让您满意,是我作为属下,应尽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“收下吧。”朱泽楷的声音里,带着命令式的成分。

    许国章一脸尴尬,他也担心拍马屁不成,反倒拍在马腿上,生怕惹恼了朱泽楷,苦笑着将直逼塞进口袋,然后又装出不经意的模样,向朱泽楷询问卓东来来到老城区警局的目的。

    朱泽楷云淡风轻的应付道:“无非是一些工作上的事而已,我刚上任,很多事情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担心我这个新手会把工作搞砸了,所以就顺道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许国章心中暗骂朱泽楷精明似鬼,什么叫顺道?

    西河省警察厅位于江城最南方,而老城区警局则在江城最北方,卓东来住在城南的中山小区,怎么可能是顺道?

    虽然心中不满,但许国章却不敢把真实的情绪表露出来,又向朱泽楷说了几句奉承话后,才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而朱泽楷也在这一刻作出决定,不论是卓东来,还是龙王,他谁也不帮,宁可保持中立,静观其变,历练红尘凡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水月岛。

    马家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马鹏举还依旧站在烧成一地灰烬的练功房外。

    整个人像是老僧入定般,渊渟岳峙的钉在地上。

    烈日炎炎,空气中一丝风也没有,显得非常闷热。

    此时他的长袍已经被汗水浸湿。

    他古玉般的脸上,挂着一抹对往事的缅怀追忆神色,嘴角上扬,时而欢喜,时而悲痛,像是正在经历一段悲喜交加的人生。

    这时,空气中突然闪烁着一道水波般的人形涟漪。

    涟漪散尽之后,一个鹤发童颜,满脸红光闪烁的老人,出现在马鹏举面前。

    “雷叔。”

    老人的出现,对周围的气机,造成巨大的影响,也令得马鹏举一下子从追忆中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这老人正是那天晚上,叶天大闹水月岛马家时,被叶天打伤的雷震天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生息,雷震天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。

    白发披肩,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雷震天,身形一闪,来到马鹏举面前,一开口就直截了当的说出心中所想,“大少,关于邪神杀死你父兄的仇恨,你想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雷震天是马洪峰的生前好友,多年来深受马洪峰的信任,镇守在马家水月岛,被誉为马家的镇门神,马鹏举还没拜入武当之前,曾跟雷震天学过一段时间的拳脚功夫。

    这是马鹏举此次回归后,第一次见到雷震天。

    对于雷震天提出的这个问题,马鹏举并不意外,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应道: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

    时机未到,暂且让邪神多活些日子,也祈祷他千万不要死在别人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”雷震天连连点头,深邃如大海的眼眸中,浮现出欣慰的目光,“在这个节骨眼儿上,还能保持平和心静,实在是难得。

    邪神那厮的修为,有多深厚,连老夫也看不出来,只能说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老夫跟他交过手,无法判断他究竟还有多少潜力,没有施展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想起当夜与叶天的那一场恶战,即便是雷震天这样的绝顶高手,在时隔多日后的现在,依旧心有余悸,后脊梁蹿起千丝万缕般的寒气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听完雷震天对那一夜恶战的回忆,马鹏举的心境愈发的平和淡定,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蹙眉问道:“雷叔,邪神杀入水月岛,是为了救下那两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可是马龙为什么要劫持那两个小女孩呢?

    据我所知,那两个小女孩出身普通,而且还是初中生,虽然貌美如花,但马龙也不至于无耻到这个地步吧。”

    雷震天也是身形一颤,若非马鹏举问起这话,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老夫也不知道。”雷震天想了想,缓缓摇头道。“这个疑惑,也许只有伍凯才能解释。

    两个小女孩是伍凯带回来的,或许二少爷曾跟伍凯说过劫持两女的目的。

    当时谁也不知道,伍凯竟然也是邪神的人,正是因为伍凯临阵反戈,才令得二少爷死在邪神手上。”

    马鹏举却是眼前一亮,淡淡道: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……”雷震天咬着嘴唇,向来雷厉风行的他,此时脸上也一反常态的浮现出一抹犹豫之色,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,却又因为某种原因,而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马鹏举温和一笑,冷电般敏锐的目光,向四周扫了一眼,轻声细语的道:“雷叔,这里只有你我两人,有什么话,你就说吧,不必有所顾虑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,你刚才是不是又想起了大小姐?”

    得到马鹏举的允许后,雷震天这才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马鹏举长出一口气,万事不萦于怀的他,脸上也露出了苦涩的表情,点头道:“是的,我总觉得她还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马鹏举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雷震天很不礼貌的直接打断……

    雷震天铿锵有力的道:“绝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,当年那场大火,将整个兰亭小院烧成了灰烬,没有任何人生还,那时候她只是个十岁的孩子,绝对没有能力,从熊熊大火中安然离开。

    而且在火灾后,清理现场时,也发现了她的尸体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烧焦,但从尸体的形状,还是可以看得出来,那具尸体的主人,生前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一百零四口人,全都葬身火海。

    老夫当时参与了现场的清理工作,所以老夫对这件事,印象深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冥冥之中,我却总觉得,有个声音,一直在对我说,她还活着,她还活着……

    而且活得比任何人都滋润……”

    马鹏举的神态突然在这一刻,变得异常激动,有些神经质的歇斯底里的挥动着双手,大声反驳雷震天的观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