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3章国家规定,不许果聊
    “大少,您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,是因为您对大小姐思念过度,才导致出现的幻觉。”

    雷震天语重心长的告诫道,“您必须消除这个心病,才能敞开胸怀,提升武道境界。

    当年的事,与您无关。

    您真的不用自责。

    那是天灾,不是**,更不是您造成的。

    大小姐已经葬身在那场火海中,那是她的劫数,是她的命。

    她劫数难逃,怨不得任何人。

    若是她在天有灵的话,也绝不希望看到您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雷震天的话,一句句的说出,雷震天的脸上也逐渐浮现出一抹难以掩饰的悲伤和无奈。

    当年发生火灾时,他若不是在闭关修炼,以他当时的修为,完全可以闯入火海,将马家大小姐营救出来,哪怕大小姐被大火烧伤,至少也能保住大小姐一条命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些年来,雷震天也对这是深感自责。

    马鹏举蹲在地上,双手捂着脸,连连摇头,喃喃嘶声道:“我能感觉得到,她一定还活着。

    我甚至已经感觉到,她已经来到江城,就潜伏在我身边。

    她与我有着最亲密的血缘关系,心有灵犀,我能感应到她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雷震天连连摇头,一阵唉声叹气,再次诚恳的劝道:“大少,放下心结吧。

    这件事已经折磨了您十多年,将近二十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即便大小姐的死,真的与您有关。

    您这些年的折磨,也足以赎罪了。

    别再折磨自己,大小姐已经不再了,您要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雷叔,如果不是因为我,那场大火就不会发生,我……

    难辞其咎。”晶莹的泪水,沿着马鹏举的手指缝中滑出,他像个无助的孩子般哽咽道,“我就是罪魁祸首,是我害死了那一百零四口人,不仅害死了自己的姐姐,还害死了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我这种人活在这世上,只会祸害别人,我还是死了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情绪激动的马鹏举,此时已是心境大乱,口中说着话,蹭的一下,从地上一跃而起,双掌毫不犹豫的挥出,拍向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双掌所过之处,空气中乱流奔涌,蓝色的电光霹雳,闪烁明灭,声势骇然。

    正当他双掌即将落到头顶时,突然“嘭嘭”两声爆响传出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雷震天的双掌正巧,不偏不倚的拍落在马鹏举的双掌上,将马鹏举双掌的力量瞬间化解于无形。

    “雷叔……”

    脸色惨白的马鹏举激灵灵打了个寒颤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冲向天灵盖,刚才若不是雷震天及时出手,自己此时已经脑袋爆碎成渣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的心中萌生死志,只想一死了之,只有这样才能彻底赎罪……

    雷震天吐出一口浊气,突然手腕一翻,“呼”的一掌,“嘭”的一声,拍向马鹏举的胸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偌大的别墅里,只剩下

    叶天一人,显得很冷清。

    此时的叶天正在浴.室中哼着小曲冲着凉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非常不合时宜的响起,令得他大为光火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又是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“洗个澡,都不得安生。”叶天嘟囔着埋怨道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有气,但还是擦干手上的水渍,摁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就没好气的冲着电话那头的人数落道:“国家规定,不许果聊。我现在正光着身子,在浴.室里呢。

    你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

    没事的话,我就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格格格……”

    叶天连珠炮似的一通埋怨,并没有令电话那头的人生气,对方反而发出一串有如银铃般悦耳动听的娇笑声。

    这让叶天很不爽,有些生气的道:“你谁啊?再不说话,我就挂了。”

    就连叶天也不得不承认,对方的笑声非常的勾魂夺魄,能令得世间任何一个正常健康的男人,在听到笑声的瞬间时,身体会发生最原始的变化。

    叶天也不例外,此时他的某处,已经剑拔弩张,跃跃欲试了,身体内更是有一团火焰,猎猎的燃烧着……

    “邪神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哦。

    这才几天时间,就把伦家给忘记了,伦家好桑心的哦。”叶天话音一落,手机里终于传来一个妖.娆入骨的女声,像媚药般,瞬间令得叶天原本就绮念纷扰的心神,再次高涨如潮。

    叶天下意识的深吸一口气,将满腹旖旎心思,暂时压制下去,脑海中不断思索着这个女声的主人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雷震天又狠又急的一掌,落在马鹏举胸口上之后,一口带着腥臭味的黑血,从马鹏举的口鼻之中喷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,马鹏举惨白的脸色,也逐渐恢复了血色。

    马鹏举缓缓调匀气息,几秒种后,神色恢复如常,冲着雷震天拱手道:“多谢雷叔相救之恩。”

    雷震天一副不敢居功自傲的卑微神态,连声道:“大少客气了,小事一桩,大少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雷叔,我是真的感应得到,我姐还活着,而且就在我身边。”马鹏举再一次重复着之前的观点,只是这一次他的语气和神色,显得更加凝重沉稳,“我一定会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雷震天长叹一声,不再言语,在他看来,马鹏举的心结,这辈子都不可能解开了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当年发生了火灾,才令得当时只有五岁的马鹏举远走江城这个是非地,前往武当,几经艰险,拜入枯木道人门下。

    这些年,马鹏举再也没有回过江城。

    若非父兄被杀,雷震天估计,马鹏举这辈子都不会重返江城。

    “雷叔,我知道你关心我,但我说的也是事实,总有一天,我会证明给你看。”马鹏举睿智的眼眸中,流动着掩饰不住的自信目光,突然话锋一转,向雷震天说起自己要传位给马洪元的决定。

    雷震天听完马鹏举的决定后,点头道:“不论是谁上.位,我的职责都是保卫马家,您作出的任何决定,我都坚决拥护。”

    有雷震天这话,马鹏举也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